新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龙族Ⅴ:悼亡者的归来)在线阅读 - 第150章 但为君故 54

第150章 但为君故 54

        一个小时之后,他们再度看到了铁轨,原本这条铁轨被雪埋没,但早已抵达此地的工兵们清扫出近一公里长的铁轨来。

        重型机车已经等着了,米26把六节车厢逐一地放在铁轨上,重新完成连接,组成了一列新的火车。它看起来和原本的那列一模一样,甚至连餐车的布局都全无二致。如果不是极其细心的人,根本不会意识到这列火车的一部分已经被更换了。

        “西伯利亚一直都是苏联最重要的战略纵深,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他们从西伯利亚调集了一千万红军去欧洲的前线。二战之后,有人提议在西伯利亚北部建立完整的铁路交通网,把那些从未曝光过的研究所、军事堡垒和半不冻港连在一起。有了这样巨大的后方,即使苏联的欧洲部分被核弹摧毁,也能靠着西伯利亚深山中的军工厂继续作战。”布宁的声音悠远,像是在讲一个百年前的故事,尽管那个国家刚刚消失了还不到30年,“但是他们低估了在西伯利亚修建铁路网的难度,又忙着跟美国人在太空里搞军备竞赛,最后宏伟的规划只实现了很少的部分,就是你脚下的这条‘黑曜石’铁路。”

        “联邦安全局不知道还有这条铁路?”路明非问。

        “联邦安全局和国防部是两个部门,这条铁路的资料只在国防部有留存,可能连国防部都没几个人记得它了。而且理论上它已经废弃很多年了,为了避免它被人利用,它和目前运营的线路之间的连接线被拆除了,所以我们必须用重型直升机吊过来。”布宁微笑,“虽然是条老铁路了,但还是能承受得住涡轮喷气机车!”

        “喷气机车?”路明非愣了一下。

        恰在这时他们的火车开始加速,前方的重型机车上方竟然冒出两道蓝色的火柱,那种火柱似乎只应该出现在喷气式战斗机的尾部。

        这个重型机车提速之快,以路明非的平衡能力,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几乎被掀翻。

        尽管身在冰天雪地,可是前方袭来滚滚的热浪,不难想像那两台喷气式发动机的强悍程度。

        布宁哈哈大笑,“SVL机车,加里宁机车厂的杰作,车顶上装了两台AN-25涡扇发动机。上世纪70年代,这家伙就能跑出250公里的高速,像你们中国的高铁那么快。”

        “这不就是在铁轨上跑的飞机么?没翅膀的那种!”路明非死死地抓着铁栏杆,以免自己被狂风吹走。

        “没错!西伯利亚大建设的年代,就是这东西横贯西伯利亚,为勇敢的年轻人们送去香烟、烈酒和心上人的照片!”布宁娴熟地把着铁栏杆,大衣的衣襟被狂风吹得翻飞。

        这时有人推开门出来,是睡眼惺忪的克里斯廷娜,想来是刚刚睡醒,想出来透透气。

        联邦安全局暗探克里斯廷娜居然还穿着昨晚那件烟雾般的礼服裙,踩着高跟鞋,不过在外面披了一件短貂大衣挡风,应该是自负体质非凡。可她刚刚吐出一口酒气,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雪花和松林都飞速地往后退,他们如同奔驰在时间的隧道中。尖细的鞋跟卡在脚下的缝隙里,克里斯廷娜差点摔个倒栽葱,幸好斜侧里伸来一条有力的胳膊,揽住了她的细腰。

        不是路明非,而是亚历山大·布宁,这老家伙一把搂住克里斯廷娜一把接住她肩上脱落的短貂,风度翩翩地给她披上,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挥手划过浩瀚的雪原。

        那个瞬间,布宁流露出一股少年人的朝气和得意,仿佛向着心仪的女孩展示自己的收藏。

        联想到布宁之前说自己是在西伯利亚长大的,路明非立刻明白了,那烈火喷油鲜花着锦的建设年代就是布宁的青春或者孩提时代。

        即使时过境迁,油已凉花已谢,在布宁的记忆中,西伯利亚永远封冻在最美好的年代。

        ***

        格鲁乌部队的装甲列车翻倒在铁轨旁,全副武装的特种兵们跪在雪地中高举着各自的武器,被俄罗斯分部的专员们团团围住。

        整个车站都化作了废墟,列车零件四散,最大的零件是半片锻造车轮,它飞出去的时候砸碎了半边月台。

        所有人,无论是甘愿被俘的格鲁乌战士们还是负责看押的俄罗斯分部专员,都心惊胆战地看向列车残骸上提刀站着的人影。

        兰斯洛特已经在那里站了许久,当他发现从列车中高举着手走出来的不是莫斯科军火商联盟的人时,他忽然就停止了行动,呆住了,所有的杀气都在那一刻涣散。

        尽管就在片刻之前,他冒着武装列车的弹雨冲锋,在和列车交错闪过的瞬间,一刀砍断了车轮之间的联动轴。那看起来根本不是人类能做出来的事。

        火车随即就失控翻出了铁轨,如果没有兰斯洛特在场,以格鲁乌特种部队的火力,俄罗斯分部的专员们能存活多少都是问题。

        俄罗斯分部长来到列车的残骸边,摇了摇头,“那列火车里一个人都没有,格鲁乌特种部队的那帮家伙说,他们也是追踪亚历山大·布宁的专列,误以为我们是布宁派来伏击的雇佣兵。”

        “怎么会这样?”兰斯洛特的声音低哑浑浊。

        “布宁的专列似乎少了几节车厢,我猜他们中途换了车头,把一列火车分成了两列。”

        兰斯洛特沉默了片刻,转身跳下车头,走向残破的月台。

        没走几步,他忽然哆嗦起来,像个癫痫病人发病似的,几秒钟前他还威严得像个杀神,现在却像站都站不稳似的,不得不用那柄危险的“饕餮”支撑身体。

        在俄罗斯分部长还没想明白要不要上去搀扶的时候,兰斯洛特已经摸出了药盒,用颤抖的手把药片送进了嘴里,用烈酒灌服。

        他扶着刀柄,半跪在雪地上。半分钟后,他重新控制住了自己,喘息着站了起来。

        “去找新的交通工具。”兰斯洛特丢下这句话,穿越铁轨,跳上月台。

        俄罗斯分部长望着这个男人的背影,不知为何他觉得这个男人快要燃烧干净了……快要死了。

        ***

        布宁专列缓缓地驶入站台,此刻他们已经越过了广阔的中西伯利亚高原,但并未接近路明非目标中的维尔霍扬斯克。

        民用地图上应该不会出现这个车站,它甚至没有名字,只在站台前有个数字编号,“23”号车站。

        但它并非一处小站,月台宽阔,足够停靠重型列车,站台上看不到人,但列车抵达之前站台上的积雪已经被清扫干净,路明非注意到了履带留下的印记,显然这个月台上曾经跑过重型的履带式机动车,坦克,或者大型牵引车之类的东西。

        服务人员贴心地把红毯铺到主人车厢前,零一身青灰色的大衣,冷着脸下车,麂皮的高跟长靴踩在红毯上,布宁在车门旁迎候,轻轻托起她的手。

        其他的客人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同样踩着高跟靴子的克里斯廷娜差点就在月台上摔了个狗啃泥,好在崇拜者够多,立刻有人一左一右地把她架起。

        零环视四周,只有茂密的松林,树冠上的积雪接近一米厚,远望去是连绵起伏的群山。鬼知道在这冰天雪地鸟不拉屎的地方为什么要修一座大型车站。

        “我们恐怕不得不在这里休息片刻,车头的燃料也消耗殆尽了,容我带皇女殿下看看我的故乡。”布宁彬彬有礼地说。

        “你在一个火车站长大?”克里斯廷娜完美地展现了自己的线性思维模式。

        布宁笑而不答,带着他们穿越树林。树林茂密得令人惊讶,树冠遮天蔽日,肥壮的鸟儿在高处梳理着自己的尾羽。也许是因为太过茂密的缘故,林中的积雪并不多,也许是清扫过,正是早晨,冬日的阳光明媚但是柔软,洒在他们身上星星点点,不像是荒原上的跋涉,倒像是早间慵懒的散步,对于来过的人来说并不稀奇,零的神情也冷淡,倒是楚子航和克里斯廷娜睁大眼睛好奇地四顾,路明非没来由地觉得这俩没准能凑一对儿。

        “这里他妈的没有GPS信号。”耳机里传来芬格尔的声音。

        在这种地方戴着耳机很容易引起怀疑,所以路明非在脑袋上扣了一顶雷锋那种遮耳朵的帽子,但看起来不像雷锋,更像智取威虎山里的土匪。

        “怎么可能?GPS是卫星信号。”路明非掉在队尾,低声说。

        “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某种设备干扰了GPS信号,”芬格尔说,“无论它是在什么地方,它还在运转。”

        GPS干扰设备并不罕见,但那台干扰设备还在工作,就说明这个车站通往的不是废墟。

        前方出现了铁丝网,铁丝网上挂着禁止进入的指示牌,但比起铁丝网,更能阻止游客的还是地理位置,没有布宁这样的财力或者带着军用装备,就是知道位置也很难抵达。

        布宁摸出钥匙打开了铁丝网上的锁,请零走在最前面,其他人跟在后面。

        越往前走视野越开阔,最后他们远远地看到了建筑物,展开在远处的,是一座真正的城市!而他们脚下踩着的大道笔直宽阔,仿佛通往白金汉宫的礼宾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