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龙族Ⅴ:悼亡者的归来)在线阅读 - 第157章 但为君故 61

第157章 但为君故 61

        这父女俩还真是没完了,一个走了又来一个,他只是个搭车的过客,这些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克里斯廷娜扭头看了他一眼,表情淡定。大概是觉得路明非已经是自己的线人了,大家大可以打开天窗说亮话,用不着藏着掖着。

        茶几上摆着两杯伏特加,这是连酒都给路明非倒好了,看起来是要深聊。

        路明非叹了口气,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深更半夜来我这,你那些崇拜者们如果喝多了提着刀来找我,我该怎么解释?”

        克里斯廷娜显然也喝了不少,但还没到醉的地步,耸耸肩,满脸无所谓的样子,“我跟他们说我觉得皇女殿下的秘书很有趣,但他一路上都没有多看我一眼,他们都说你跟皇女殿下是一对,当然不会多看我一眼,我就跟他们打了个赌。”

        “打什么赌?”路明非一愣。

        “打赌我能叫你迷上我!”克里斯廷娜雄赳赳气昂昂,“这样我来找你说话就不用怕人知道。”

        路明非心说人家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您不一样,您自己就是热闹。

        但正好套套克里斯廷娜的话,看布宁有没有说真话。

        他举杯抿了一口,“少尉小姐,是不是应该跟我解释一下您和布宁先生之间的关系?”

        “他跟你说什么了没有?”克里斯廷娜歪着头看他,眼神凶狠。

        “刚才散步的时候遇到了。”路明非故意说得含混。

        克里斯廷娜使劲地咬嘴唇咬了半天,“好!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他是我父亲!但我不承认他是我父亲!”

        路明非点点头,“他也这么说,但我不敢确定,你俩长得真不像。”

        “我妈妈是个美人,”克里斯廷娜惆怅地盯着那枚黄钻,“我像我妈妈。”

        “父亲是军火商,女儿是要摧毁军火商团伙的情报员,你家关系真头疼。”路明非把玩着杯子,“他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你想要完成任务很难了。”

        “我是不会放弃的!”克里斯廷娜冷冷地说,“我的字典里,没有放弃这个词!”

        路明非心里叹气,“我的字典里没有什么什么词”,这种中二的宣言又有什么用呢?这个世界最终是靠实力说话的,你的字典里没有的词,别人能硬为你加进去。

        “还是想让我为你搜集他犯罪的证据么?可知道了你的身份,他应该会把所有的马脚收起来。”路明非说到这里,又有点疑惑,因为布宁刚才邀请了他和零参加那场神秘的拍卖会。

        难道说那场拍卖会上并无什么危险的违禁品,不过是寻常的军火拍卖?可是这群老家族的后裔不远千里跑来西伯利亚做交易,如果只是买点ak步枪或者国际法允许交易的武器,又有点说不过去。

        “他很在乎你们那位皇女殿下,应该是有什么事有求于你们,细心点总能抓到蛛丝马迹。你放心,你立功的表现我都会写在报告上的。”克里斯廷娜严肃起来就像一位班主任。

        路明非配合地笑笑,“我会留意的。”

        “防空洞里的那个大家伙,是什么东西?”克里斯廷娜问。

        “我们在防空洞里不都说了么?”

        克里斯廷娜皱眉,“离得太远,又那么黑,没看清,也没听清。”

        路明非心说没听清就好瞎编了,斟酌了片刻,“你父亲认为苏联时代遗留下来的研究所中,有一个是专门研究神秘主义的,它的遗址就在西伯利亚,但还没被发掘出来。那个大东西是某种基因变异的动物,应该就是从那个研究所里逃出来的。你听说过那个研究所么?”

        克里斯廷娜疑惑地摇摇头,“没有,我接受的任务书上没说什么研究所,就说他们应该是在西伯利亚交易毁灭性武器技术。”

        路明非点点头,心说老爹对女儿还是很了解的,克里斯廷娜对于西伯利亚雪原上的真相知道得并不多,她很可能是某位幕后人的棋子,等她摧毁了自己老爹的团伙,没准等待她的就是牢狱之灾和一颗子弹。

        “明白了,我会帮你留意。”路明非随口敷衍。

        “你们来这里是想买什么?”克里斯廷娜又问,“核武器?洲际导弹?听说罗曼诺夫家族一直干的都是金融业,怎么会卷进军火交易里来?赚点干净的钱不好么?”

        “如果我跟你说我们什么都不想买,压根没想当你父亲的客户,你们完全搞错了,你会不会觉得我是在说谎?”路明非苦笑。

        克里斯廷娜歪着头,审慎地看了他好一会儿,点点头,“好吧,我相信你,但就算你没犯什么罪,跟联邦安全局合作也是明智的。你们要是局外人,我爹没准会杀人灭口,只有联邦安全局和格鲁乌特种部队能保护你们。”

        “明白,给机会谁不想当正义的伙伴呢?”路明非微笑。

        “正义的伙伴?这个词很好!”克里斯廷娜情报员眼睛一亮,深深认可路明非的修辞。

        路明非心说你当然觉得这个词好,因为你从某种意义上跟那个男人是类似的生物啊。

        克里斯廷娜端起茶几上的酒杯,正要喝,手忽然抖了起来,酒液洒了满桌。她脸色煞白,牙关紧咬,看得出她想要强行控制住自己的手,可颤抖越来越厉害,像是癫痫病人发病的样子。

        路明非急忙起身,正准备上前查看,却被克里斯廷娜以强硬的手势阻止了。她哆嗦着从随身小包里摸出药瓶,把两粒橙红色的药丸丢进嘴里,用剩下的半杯酒吞服。

        那是某种见效极快的药物,十几秒钟后她握着杯子的手就稳定下来,全身绷紧的状态也解除了。

        她看了路明非一眼,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伏特加,“这事儿谁也别说!”

        “癫痫?”路明非略略放心,癫痫症倒不算罕见,但癫痫病人充当情报员,关键时候犯病怎么办?

        “不,肌萎缩侧索硬化,听过没有?”克里斯廷娜深呼吸几下,躺在沙发靠背上。这还是她第一次流露出疲惫的表情。

        路明非摇头。

        “也叫渐冻人症,我的神经和肌肉系统会渐渐地萎缩,一步步地失去行动能力,最后我会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窒息死掉。”克里斯廷娜轻声说,“没有药能治,我妈妈也是死在这种病上。”

        路明非心里微微一动,克里斯廷娜的说法和布宁的说法不谋而合,那凶狠狡猾的老家伙还真没撒谎博同情。

        他默默地打量着克里斯廷娜,如零所说,情报员小姐是个真正的美人,青春洋溢,矫健婀娜,那玲珑浮凸的身段,纤细修长的双腿,简直就是上帝用黄金的圆规量着做出来的。

        可这样完美的作品却被注定悲剧的结局,就像什么书上说的,所谓悲剧,就是把最美的东西打碎。

        克里斯廷娜赶紧拉扯裙摆挡住腿,然后双手抱怀,把礼服裙的深v开口挡上了,气势汹汹,横眉立目,“看什么看?看女孩脖子以下是很失礼的!”

        “你的崇拜者们不也把你全身上下的看?”路明非耸耸肩,“你在桌子上跳舞的时候,裙摆都飞到大腿根了。”

        那些放浪形骸的酒局中,聚焦在克里斯廷娜身上的目光确实都透着裸的,让路明非有点不适应。但可能斯拉夫民族本就开放,克里斯廷娜又那么火辣撩人,激发了年轻人的征服欲。

        也难怪布宁有酒必到,在老父亲的眼里,想拱他家好白菜的猪原本并不是路明非这一头。

        “那不一样!”克里斯廷娜哼哼,“我是故意卖弄色相给他们看,他们不看我岂不是白卖弄了?我那是为完成任务!”

        路明非收回目光,“我很遗憾。”

        克里斯廷娜怔了一下,似乎是明白了路明非那番打量的意思。

        她理了理耳边的细发,“没关系,我从小就知道。虽然活不过40岁,但是我可以活得比别人都有意义!”

        “记得你答应我的事!”克里斯廷娜站起身来,整整裙子,扬长而去。

        总算可以独自清净一会儿了,路明非还想望着窗外再发会儿呆,忽然听到床底下传来细微的呼吸声!

        那毫无疑问是个高手!只有经过严格训练的人才能把呼吸控制得那么缓慢却悠长,类似太极拳中的吐息之术,这种人可以静如处子,但一旦动起来就如雷霆闪电。也是今晚喝了不少酒,他居然没有觉察到房间里其实还有第三个人!

        用胶布贴在茶几下的沙漠之鹰瞬间就到了他手里,他一个旋身单膝跪地,确保了自己和床之间的安全距离,同时锁定床下的敌人。

        “是我。”床底下传出熟悉的声音,跟着楚子航从床下爬了出来。

        路明非想要惨叫说你这尊神从哪里冒出来的?藏在我床底下偷听算什么意思?怎么每次克里斯廷娜来找他,旁边都有人听壁脚?

        “我来找师兄,师兄不在,我就说在屋里等等你,结果她撬门进来,我以为是敌人,就藏到床下去了。”楚子航拍了拍身上的灰,认真地看着路明非,“我为我之前说的话向师兄道歉。”

        “你之前说了什么?”路明非没明白。

        “师兄你不是那样的人,你心里只有师姐!”年轻人说这话的时候带着欣慰的语气。

        路明非想说你滚!但最后还是苦笑着说,“既然来了,要不要一起喝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