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龙族Ⅴ:悼亡者的归来)在线阅读 - 第158章 但为君故 62

第158章 但为君故 62

        “大晚上的还那么精神,莫非是心潮澎湃?”苏恩曦慢悠悠地说。

        顶层的大套房里,铺着丝绸床单的大床上,两个女孩并排仰卧,都睁眼看着屋顶。

        023号城市中,布宁的服务团队人数不少,都住在不远处的简易住宅楼里,条件远没有贵宾们的公寓舒适,苏恩曦就溜来零的房间里睡。在这个荒远的废城里,警卫并不多,广袤的冻土带才是安全保障。

        “没事。”一如既往的简短回答。

        “今晚出去幽会,说了什么交心的话?”苏恩曦一个翻身,玩着零胸口的蝴蝶结,两眼闪闪发亮,跟大灰狼似的。

        “你没在我身上装窃听器?”

        “就装了那么一次!说得我好像多爱知道你们那些小事情似的!”

        “问他是不是想死在西伯利亚。”

        “他怎么回答的?”

        “他说他不想死,他还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东西。”

        “阶段性心软了?”苏恩曦一把捏住零的脸蛋,看似凶狠,其实是捏着玩,“背叛老板的话,没准会死哦!虽说是最心爱的小棉袄,但你要是真坏了他的事,他也会狂怒的。”

        零静静地躺着随她捏,“他要去那里是命运,命运不是剧本,不能改写。”

        “哎哟哟,命运,说得那么严肃。”苏恩曦撇嘴,“那你还问个什么劲儿?赶快送他一程咯!”

        “只是想知道他在想什么。”零轻声说,“想听听他的遗言。”

        “都想那么明白了,还不抓紧时间?我们都到西伯利亚了,一步之遥!要我说赶快甩掉那帮人,带着路明非出发!”

        “在这里行动,最好有布宁的帮助,这是他的地盘。”

        “不就是赶路的事儿么?”苏恩曦哼哼,“妞儿你是怀疑老娘的财力?布宁能搞到的,我能搞不到?米26直升机了不起么?我给你整一个中队来!你和路明非各坐一架,四架负责护航,还有两架负责在前面飞8字给你们开路!”

        “我还想知道这帮人到底为什么来。”

        “军火商的小买卖,关我们什么事儿?”

        “不,布宁要交易的绝对不是军火,”零轻声说,“还有,这帮人都不干净。”

        “不干净?”苏恩曦一怔。

        “只要靠近某个东西,我就能解析它的结构,生物也不例外。这群人几乎都有龙族血统。”

        苏恩曦吃了一惊,“一群混血种军火商?”

        “但都不是高阶血统,如果是在卡塞尔学院,可能d级都算不上。但这么多混血种聚集在一起,如果说他们根本不知道龙族的秘密,是不可能的。”零顿了顿,“只有一个人例外。”

        “克里斯廷娜?”

        “不,唯一干净的人,是亚历山大·布宁。”

        夜已经很深了,雪下得越来越凶猛,023号城市里到处都是风的尖啸声。

        酒馆里照旧灯火通明,这座城市里的酒局从不谢幕,只要你还有喝下一杯的量,服务生永远会给你续上新的美酒。

        不过少了克里斯廷娜的酒局终究还是缺了点活力,贵宾们散去过半,剩下的都是路明非曾在布宁家中见过的那些年轻人。

        红发的索尼娅,那个在布宁家餐桌上一口干掉过二两茅台的漂亮女孩,擦燃了一根火柴,靠近面前的啤酒杯,杯中立刻飘起了淡青色的火焰,可想而知这杯酒的烈度。

        酒桌上的客人们都鼓起掌来,索尼娅站起身来,抓起啤酒杯,吹灭火焰,一饮而尽,满桌都是欢快的口哨声。

        这种俄罗斯风格的喝酒游戏被称为“熊爪”,从一大杯啤酒开始,第一个人喝一口,倒入伏特加添满,第二个人再喝一口,倒入伏特加添满,转着圈喝下去,酒精度越来越高,最后变成一大杯纯伏特加。当这杯酒烈到可以被点燃的时候,就由轮到的那个人一口喝干,然后游戏重新开始。

        这种“往死里喝”的游戏他们已经玩了半个晚上,还能在桌上战斗的是酒量最豪的那几个。

        索尼娅缓缓地吐气,吐出的几乎是一口纯粹的酒精蒸汽。

        她靠在沙发靠背上,叼上了一支“莫斯科人”卷烟,斜眼看着右手边那个英俊的卷发青年,透着一股老辣的风情万种。

        卷发青年微笑着为索尼娅点燃卷烟,他凑上前的时候低着头,肆无忌惮地往索尼娅低胸的礼服里看。索尼娅一巴掌推在他脑门上,把他推回自己的沙发里。

        “维什尼亚克你这个混蛋,怎么不去看你的克里斯廷娜小姐?”索尼娅冷笑,“整晚你的眼睛都长在她的大腿上!”

        卷发青年维什尼亚克大笑,“索尼娅妒忌了!妒忌我们的年轻姑娘!”

        满桌人都大笑,有人举手打了个响指,这是在招呼服务生送新的啤酒和伏特加来,游戏还要继续。

        “听说卫国战争时有个家伙喝饱了伏特加,点燃了一支烟,火从他的食道一直烧到胃里,最后烧死了。”索尼娅把烟深深地吸进肺里,盯着那支燃烧着的烟卷,眼神略显阴沉。

        酒桌上忽然沉默下来,欢闹的气氛一瞬间冷至零度。

        “所以你是钱不够了么?”维什尼亚克慢悠悠地问。

        “你在新圣女公墓里的墓地选好了么?我会去献花的。”索尼娅冷冷地说。

        “是啊,维什尼亚克,你快到时间了吧?”鼻头长着小雀斑的瓦洛佳说,没有外人在的场合,他也并不那么腼腆。

        “管好你自己!”维什尼亚克低下头,也给自己点了一支烟。

        “别说这些不开心的事,”这群人里看起来最像大哥的奥金涅茨摆摆手,“大家都是朋友,至少在拍卖会开始之前。”

        “对啊对啊!喝了酒就该说开心的事!”索尼娅那双漂亮的琥珀色眼睛又亮了起来,“不如聊聊我们的克里斯廷娜!”

        “她可不是你的竞争对手,她是个可爱的姑娘没错,但她是亚历山大·布宁的宝贝女儿。”奥金涅茨笑笑,“谁真的敢动她,布宁会把那家伙活着丢进焚化炉里。”

        “布宁?”维什尼亚克冷笑,“他可不是老板,听说了么?今年是他最后一次主持拍卖会。”

        “所以你准备等到他的服役期结束就对我们可爱的小克里斯廷娜下手?”索尼娅挑眉。

        “别想了,布宁那个老狐狸,他一定已经安排好了自己的退路。拍卖会结束的那一刻他就会立刻消失,带着他的宝贝女儿。”奥金涅茨说,“否则他怎么舍得带女儿来这里?”

        “这些年一直是他经手拍卖,你们说,他手里会不会有多余的货?”瓦洛佳压低了声音。

        奥金涅茨向吧台那边瞥了一眼,服务生们都站得远远的,应该不会听到他们的低语。

        “很难,每年的货都是有数的,我不相信老板会给他偷东西的机会。”奥金涅茨小声说。

        “就算是些不合格的货也有价值,就是不知道他愿不愿拿出来卖。”瓦洛佳说。

        “那个老家伙,我不信他不中饱私囊!”索尼娅也说。

        “可我们怎么能知道?抓住他拷问么?”奥金涅茨耸耸肩,似乎是在讲个笑话,但神色诡秘。

        “有什么不可以?他要离开了,老板不会再保护他!”维什尼亚克的话里透着一丝凶狠,“没人能轻易退出!大家都一样!”

        这个话题似乎触动了客人们的心,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然谁都没法做决定。

        “把他藏起来的货榨出来,”索尼娅风情万种地笑,“还有他的宝贝女儿?”

        恰在这时,酒吧的门发出清脆的叮咚声,那是门上挂着的铜铃,一阵寒风卷了进来,亚历山大·布宁带着两肩风雪而来。

        他根本没有理会自己的贵宾们,而是径直走到吧台边坐下,根本不必招呼,就有一杯他想喝的好酒送到他面前。

        “女士们先生们,拍卖会将在两天后如期举行。”布宁缓缓地说,“与其胡思乱想,不如尽快凑钱,今年的竞争会很激烈。还有,你们说得没错,谁动我的女儿,我会把他活着丢进焚化炉!”

        贵宾们骤然色变,奥金涅茨扫视吧台边恭敬站立的服务员们,那些漂亮的、穿着藏青色女侍服的金发女孩,依旧挺胸而立,看起来随时准备着为客人服务。

        但再认真地看,她们又像是一簇磨砺过的箭矢。

        啤酒和伏特加端了上来,贵宾们恢复了欢声笑语,熊爪的游戏继续进行,刚才的事情好像完全没有发生过。

        他们确实不必想太多,这座城市只是看起来静谧温馨,但仍是一座森严堡垒,而亚历山大·布宁,是唯一一个在这里说话算数的人。

        原始松林的边缘,男人站在挺拔的西伯利亚松上,厚重的黑色毡衣在寒风中起落。

        兰斯洛特仰头,喝光了酒壶里的残酒,他其实并不能确定酒壶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已经混了太多种酒进去。他不在乎味道,只是酒精能让他获得短暂的平静。

        地平线的尽头,023号城市的微光在坚硬的黑夜里显得格外醒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