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龙族Ⅴ:悼亡者的归来)在线阅读 - 第170章 但为君故 74

第170章 但为君故 74

        最后一份货品,它的纯度也是最好的。布宁低声说,女士们先生们,请准备好你们的筹码。

        隔着桌子,叶卡捷琳娜和奥金涅兹四目相对,周围的气温似乎都因这危险的凝视而下降。

        我们没有人会让步的,对么,奥金涅兹?叶卡捷琳娜缓缓地说。

        生存或者死亡,这是一个问题。奥金涅兹用《哈姆雷特》中的台词回答。

        已经不是花多少钱的问题了,叶卡捷琳娜轻声说,四亿美元,加25年。

        这是她前一次最后的报价,但被路明非以五亿美元和30枚小金币力压,此刻她毫不犹豫地把价格直推峰顶。

        五亿美元,加25年。奥金涅兹缓缓地说。

        所有人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每个人都认为奥金涅兹的现金已经耗尽,之前他跟叶卡捷琳娜一样,以为幕后老板服务的时间加价,然而他居然还能在现金上加价。

        这种加价对他来说应该也是痛苦的,他的眼角抽搐、神情凶狠,像是要把叶卡捷琳娜生吞活剥。

        叶卡捷琳娜震惊之后立刻恢复过来,四亿美元,加30年!

        把服役期折算后,奥金涅兹的实际出价是12亿5000万美元,而叶卡捷琳娜报出的则是13亿美元的恐怖天价。

        奥金涅兹还在犹豫,布宁举手打断了这场竞赛,很遗憾,我亲爱的叶卡捷琳娜,你的报价我不能接受。分析你家族的现状,卖家最多能接受的是25年服役期,他甚至无法确定你的家族还能存续25年。

        叶卡捷琳娜的脸色骤然间惨白,而奥金涅兹惊讶之后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所有人都记起了布宁之前说的话,他们的时间并非无限,能透支的额度早已被锁死。

        我想跟卖家直接通话,叶卡捷琳娜说,关于我的家族,还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事。

        这个冷艳倔强的女人,以低微而颤抖的语气说出这句话,隐隐透着求恳,像是匍匐在君王面前的少女。

        我很抱歉,亲爱的叶卡捷琳娜,卖家从不跟我之外的人通话。布宁轻轻地叹了口气,我很想为你做些什么,但如你知道的那样,我的钱也都已经滚进了卖家的账户。

        这句话仿佛丧钟敲响,连路明非这种旁观者的心里都生出一股悲凉来。孩子还沉睡在某个低温的箱子里等她,母亲却已经耗尽了现在乃至未来的所有筹码。

        叶卡捷琳娜手扶桌子,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忽然间她又从怯生生的少女变成了风烛残年的老妇,但仍强撑着自己的尊严。

        她似乎是要离开这间会议室了,每个人都目送她,路明非甚至犹豫着要不要起身送送她。他心里忽然多了一丝罪孽感,他完成了克里斯廷娜和布宁的嘱托,就从某个不认识的人的手里拿走了生的机会。

        叶卡捷琳娜在门边转过身来,怔怔地看着布宁。布宁正要说什么,叶卡捷琳娜打开手提包,从中拔出了精巧的手枪。

        所有人都起身想要闪躲,布宁身边的女孩们闪电般在布宁面前组成人墙,纷纷掏出武器。

        放下枪!布宁大吼着把挡在自己面前的女孩推开,想要扑向叶卡捷琳娜。谁都不能理解布宁此刻的作法,只有路明非采取了完全相同的行动,但他被四处逃窜的客人们挡住了,而布宁终究是不够快。

        叶卡捷琳娜用那支枪对准自己的胸口,毫不犹豫地开枪,子弹带着血和心脏的碎片,从背后的伤口中喷溅而出。

        布宁抱住后仰的叶卡捷琳娜,扶着她慢慢地躺在地上,鲜血浸透了厚厚的羊毛地毯,血斑越来越大。布宁半跪在门前,抱着叶卡捷琳娜,却没有呼叫医生,谁都知道根本救不回来。

        这间屋子里的每个刽子手,叶卡捷琳娜直视布宁的眼睛,嘶哑地说,都要踏着我的血走出去。

        路明非这才明白她何以要走到门口才壮烈地自戕,并非她忽然间被悲愤控制了,而是源于某个古老的欧洲仪式。

        我向你保证,不会撤掉这块地毯。布宁轻声说,他们都会从上面踩过。

        叶卡捷琳娜原本已经渐渐涣散的眼睛里忽然流露出那么一点点神光,她怔怔地看了布宁一眼,再见了,恶鬼的仆人,我知道你是想你的女儿活下去……我原谅你。

        她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会议室里静悄悄的,布宁抱着她站了起来,把她交给了一名随从。

        遗体处理方式跟其他人一样,但她必须被尊敬地对待。布宁轻声说。

        随从抱着叶卡捷琳娜的遗体匆匆而去,布宁垂手站在叶卡捷琳娜的血泊里,血从他的手上缓缓地低落,倒像他才是那个杀死叶卡捷琳娜的凶手。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凝滞在叶卡捷琳娜死前那一刻的动作上,寂静,除了铅笔在纸面刮擦的沙沙声,零仍旧完善着她的漫画。

        叶卡捷琳娜掏出枪的那一刻,只有她不曾移动位置,她是冷的,似乎连血液都没有温度。

        五亿美元,加25年。终于有人开口打破了沉默。

        布宁缓缓地转身看着那个人,是奥金涅兹,他举着号牌,重申了自己的报价。

        你的意思,是拍卖还没有结束,是么我亲爱的奥金涅兹?布宁低声问。

        当然没有,布宁先生,您的服役期还没结束,手中还握着槌子。奥金涅兹加重了语气,五亿美元,加25年!

        他说这话的时候却不是看向布宁,而是看向最后那名拎着箱子的女孩,眼中喷薄着狂热,那是野兽缓缓地接近受伤倒地的猎物。

        路明非忽然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却不知是叶卡捷琳娜留下的,还是奥金涅兹散发出来的。

        是,你说的没错,拍卖会还没有结束。布宁大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并不坐下,而是高举木槌,五亿美元,加25年!一次!两次!

        奥金涅兹笑了,那是胜利者的笑容,叶卡捷琳娜已经死了,这间屋子里再没有其他缺时间的人,也没有人有足够的筹码。他支付了高昂的代价,但他终于能活下去了。

        13亿美元。某个人轻描淡写地说。这个价格恰恰是刚才叶卡捷琳娜的报价,只不过没有用服役期来折抵。

        奥金涅兹狂怒地看向那个人,那个人甚至懒得举牌,因为她的手还要用来画画。

        能以现金出得起这个价格的人,当然是零。

        没人想到罗曼诺夫家族还会出手竞争最后一份货品,皇女殿下从头到尾都对拍卖显得毫无兴趣,而她那位半路打劫的秘书却是布宁的代理人。

        13亿美元是个超出常理的数字,殿下,你确定么?布宁沉声问。

        布宁先生只需要看我卡里的余额够不够就好了,如果没有人继续竞价,就从里面划走13亿美元。零淡淡地说。

        布宁沉默良久,刚才插卡的时候我们的系统显示了异常,您的卡没有额度限制,理论上您能划走全世界的钱。

        所有人惊讶地对视。美国运通发行的黑卡名义上没有上限,但事实上针对每位具体的客户依然有限制,透支到那个额度的时候,银行经理就会打来电话。13亿美元是能够令一个小国破产的巨资,没有任何银行敢让客户划卡就把钱提走,唯一的解释,是这位客户在银行的存款远远超过这个数字,划这样的数字,甚至不需要提前告知银行。

        如果需要查实的话,我可以先转13亿到您的账户作为保证金。零跟布宁说着话,却抬起头,看着奥金涅兹。

        路明非心里一动,零很少那么认真地凝视一个人,皇女殿下懒得跟绝大多数人交换眼神。她认真地看着谁,最大的可能是审视敌人。

        路明非不知道她为何要跟奥金涅兹为敌,以她的性格,树敌这种事她也懒得做。

        她的眼睛里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是冷淡,奥金涅兹却不由自主地想要回避。他深吸一口,双手按着桌面,皇女殿下,我们都相信罗曼诺夫家族的财力,我们中没有人会想在拍卖会上挑战您。对您来说,这场拍卖不过是游戏。我知道您之前出价是看穿了谢苗和米哈伊尔想做场外交易。而我是真的需要这件货,能否赐我少许的恩典,让它归我呢?这番话说得不可谓不诚恳,甚至透着谦卑,可对零完全没用,她耸了耸肩,出过的价,难道还能收回来么?您想要那件货物,就添加新的筹码。

        奥金涅兹看向布宁,布宁摇了摇头,我很抱歉,您的透支年限也是25年,如果加价,您只能拿出更多的现金了。

        奥金涅兹的丧钟也敲响了,他呆呆地站在那里,像是魂魄出窍。

        所有人都下意识地远离他,以免这个走投无路的家伙也掏出枪来,奥金涅兹却举起手来,五亿六千万美元,加25年。

        他竟然真的又拿出了六千万美元,用现金提高了价格。

        很抱歉,奥金涅兹,你卡里的额度不够了。布宁说。

        拿这张卡去,卡里还有钱!奥金涅兹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卡,沿着桌面滑向布宁。

        奥金涅兹先生,您手中的卡看起来是维什尼亚克的。带着一亿美元来购买时间的维什尼亚克,他死了,但他的一亿美元怎么会在你的手里?零幽幽地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