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六十九章 尊贵的爷俩

第七百六十九章 尊贵的爷俩

        周书仁换好了衣服,“我是一家之主,周家的当家人。”

        以前不懂什么是爹,现在懂,他是孩子们的爹,是孙儿的爷爷,他是这个家目前的支柱。

        晚上休息的时候,周书仁反而有些睡不着,小声的道:“朝廷要去国外买粮,只可惜我去不了,我就想,等我致仕,我们身子骨还可以就出去一趟转转,你觉得怎么样?”

        竹兰,“.......挺好是挺好,只是,你想致仕不容易。”

        周书仁坑了自己,她对皇上也有了更多的了解,真不会轻易放周书仁走。

        周书仁想到几次自己坑了自己,“到时候后想办法。”

        竹兰想到出去走走,眼睛亮了几分,“咱们家不是在京城附近买了田地和山,这庄子也该建了,我打算等秋收过后将庄子建起来,就在山上,等明年夏日可以去庄子避暑,你说怎么样?”

        周书仁觉得挺好,“只是山上不好修池塘,养养鱼也不错。”

        竹兰脑子里已经有庄子的画面,“这有些难,山上没泉眼,这是一座小山,水源还是不方便。”

        周书仁,“如果位置不合适,重新选地方。”

        竹兰有些泄气,“目前手里没银子,等银子回手的。”

        一算计,银子回手,也有太多的地方需要花销。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是七日,终于到了周书仁休沐的日子,进京,周书仁休沐也不闲着,早早的预定出去,一早上起来就去喝茶。

        昌忠不高兴,“娘,爹爹真的休沐了吗?”

        竹兰,“的确休沐了,只是,你爹爹答应了去喝茶,人要信守承诺。”

        昌忠仔细回想着,爹爹没和他说要陪他,失落的很,“娘。”

        竹兰抱了下儿子,儿子是真想周书仁陪他,这能理解,以前只要休沐都会陪着儿子,只可惜进京后没时间,“娘陪你,今天娘带你逛街好不好?”

        昌忠眨着眼睛,“好,娘,我要带着明辉侄子。”

        “好,好,你说带谁就带谁。”

        昌忠高兴的跑去找明辉,竹兰这边从宋婆子手里拿过信,这是刚到的信,吴鸣的来信。

        吴鸣信上说,周家在边境买的铺子,可以卖出去一些,已经有人打听好,找上吴鸣。

        竹兰明白,这是一些撤走的势力回去,竹兰也没想和独占,当时买的时候,她就是想转手赚银子,本以为会等到明年,既然价钱合适,早卖晚卖都是卖,正好周府缺银子。

        竹兰示意宋婆子叫李氏过来,等李氏过来,竹兰已经拿出了铺子的契书,她准备卖了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准备日后分家,分给几个儿子。

        李氏以为婆婆叫她什么事,只是卖铺子,她也十分的干脆,跟着婆婆走准没错,“娘,我们大房也卖三分之二。”

        正好卖了铺子,银子回来能还四弟妹的银子,这背着债,她面对四弟妹底气都不足。

        竹兰,“好,你去拿契书,我这边安排丁管家一会就启程。”

        李氏应了一声,小跑的往回走。

        竹兰笑着,“还是风风火火的性子。”

        这辈子,李氏是改不了了。

        宋婆子觉得大太太这样挺好,活的自在。

        等安排好丁管家,竹兰才带着儿子和孙子去逛街,现在的时节,每年最热的时候已经过去,唯一快入秋,这日头有些毒。

        昌忠和明辉对什么都感兴趣,两个小家伙下了马车就不愿意坐马车,挨个路边摊的看,看到杂耍的更是激动的不行。

        竹兰站在身后盯着两个小家伙,等杂耍结束,这两个孩子也解开了荷包,个头不高,垫着脚放银子。

        竹兰看着两个小家伙,心情都格外的好。

        昌忠拉着娘的手,“娘,刚才的杂耍好厉害,他们也是练武的吗?”

        他看过明腾侄子耍棍子,以前觉得明腾侄子厉害,可现在和胸口碎大石比,明腾侄子就不厉害了。

        竹兰笑着,“嗯,应该是练过的。”

        昌忠拍着手,“儿子也想学。”

        竹兰愣了,随后哈哈笑出声,“你要学胸口碎大石吗?”

        昌忠晃着小脑袋,“儿子觉得很厉害。”

        竹兰脑子里已经有画面感了,小家伙胸口放着大石头,想想就想笑,“咱们不学这个功夫,等你再大一些,让谨言慎行教你,他们二人的功夫都不错。”

        昌忠是见过谨言慎行上墙的,可是他还是觉得胸口碎大石厉害,“他们会胸口碎大石吗?”

        竹兰眼里都是笑意,“回家的时候,你去问问他们就知道了。”

        昌忠记下了,随后摸着小肚子,“娘,儿子饿了。”

        竹兰想到了食楼,上次吃了是真不错,只可惜儿子没去,想到过些日子会有银子进账,“走,娘带你和明辉去吃好吃的。”

        昌忠已经将爹忘在脑后,“好。”

        茶楼,周书仁刚出来,一辆马车停在面前,周书仁看着紧闭车帘子的马车,他站着没动,谨言已经上前一步挡着。

        马车的车帘子开了缝隙,周书仁看到玉佩,无语,示意谨言退下,上了马车。

        谨言看着马车,回到周家的马车上,示意车夫跟上。

        马车内,周书仁见礼,“臣见过皇上,见过太子殿下。”

        这最尊贵的爷俩出来干什么?而且,他没记错,太子在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