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吾靠作梦当女帝在线阅读 - 第652章 我来自九州大秦

第652章 我来自九州大秦

        “我没多想,谢兄出自圣天宗?还是战神殿?”

        天下拥有元婴大能坐镇的大宗门四方加中州不过二十出头。

        可拥有至少七位元婴大能,有可能坐镇有化神尊者的顶尖宗门却不多,两百年前有七大顶尖势力。

        当前也就只有六大了!

        谢流云心中叹息。

        东海三仙岛如今分散成三岛众仙联盟,不再是曾经拥有镇压海内外凶焰浩荡的顶尖大势力了。

        否则!

        三仙秘境怎么会每次都分出大半名额给内陆之人。

        当然,谢流云也知道,这也是为了东海的百姓免于兽灾所必要的选择,单凭东海众仙岛如今的实力。

        是很难在大兽灾中保全东海百姓!

        人家出力,卖命!

        不给名额说不过去!

        而且,三仙秘境的最终名额,也与东海繁衍生息的生灵有关,凡人越是人口昌盛,名额越是增加!

        这一点早就是众仙岛众所周知的秘密。

        也是东海众岛秩序稳定的最大原由!

        而且。

        凡人数量越多,有灵根者也数量越多,优秀弟子更容易诞生,强者增加,而强者增加后,应对兽灾也更容易几分。

        活下的人类凡人也越多。

        成了一种正循环。

        将东海海域向外海缓缓推进了不小距离。

        要不是两百多年前三仙老祖失踪,少了镇压外海妖族势力最大支撑,海外众仙岛也不至于需要内陆支援!

        从前,对内陆支援大家是可有可无。

        就当给个面子。

        分点名额睦邻友好罢了。

        现在么……

        没有内陆支援,怕是连一次大兽灾都支撑不下去的,因果早就颠倒了。

        谢流云心情复杂。

        不过,下一刻,他心情更复杂了。

        “不是圣天宗,也不是战神殿,我来自……九州大秦!”柳桐之神色庄重,向面前之人自承来历!

        关于出身,他不认为有什么可隐瞒的。

        这世上顶尖强者,总是有各种办法可以感知到别人言语的真假,没必要在这方面作假。

        再说。

        柳桐之一直以身为大秦人为傲!

        千年帝国,一直立为世界之巅!

        没有任何国人不为自己身为大秦人而不骄傲的!

        天朝上国!

        从古至今!

        皆是如此!

        源于血脉深处的无上骄傲与荣耀,流淌在任何国人灵魂与躯体中,早就化为魂灵支柱!

        不论身在何方。

        不论魂归何处。

        都敢骄傲的说:我是大秦人!我来自九州大秦!

        大秦一说,柳桐之虽有天然自傲不愿隐瞒的原因,也是想试探一下,这里,可知大秦?

        他说完,全神留意着谢流云的神情。

        “九州大秦?”谢流云若有所思,柳桐之心中一动,这人听说过大秦?

        “柳兄弟可是……来自上界?”

        谢流云的询问有点犹豫期待,柳桐之心中震荡不已,这人真听说过大秦?上界?是指现世还是……

        刚要回答,就见飞行云舟一阵剧烈震荡。

        “不好!有妖兽来袭!”

        谢流云挥手,注入金丹法力,让云舟上多了一层厚重的能量罩防护,同时云舟转向飞快加速。

        一群长嘴怪鸟拖着银灰色长羽。

        以羽箭化为暴雨袭击向云舟!

        铛铛铛!

        云舟震荡!

        “是金丹妖兽带队的兽群!不能被围住!!”谢流云传音提醒,全力灌注法力于云舟上。

        柳桐之也顾不得再交流什么上界、大秦的问题。

        取出空鸣剑,向着某处隔空一斩!

        铮!!

        剑出无声,剑至却突兀光爆浩荡,仿佛天地空间重力都凝于一点,化为巨山沉重的向某处斩下。

        越空一剑!

        银亮华丽的一剑,拖着恐怖的光爆向着云层某处斩去。

        吱啾!

        鸟鸣声惨叫声从看不到敌人的云层位置突然传来,正是云舟转向前往的方向,谢流云面色一凝。

        只来得及感激看向柳桐之一眼。

        要不是有柳桐之察觉,他这云舟转向加速而去,必然正好与隐藏于云层中的敌人直面相遇。

        偏偏他没有发现对方!

        只要被敌人稍稍一挡住,后面追兵赶到,就要陷入敌方阵势中!

        这些以血脉为族群的妖鸟们。

        群袭之下,可不仅仅只相当于一两位金丹战力,那是最让修真者顾忌的围猎手段!

        妖兽们可不是毫无智慧的野兽!

        “去死吧!该死的修真者!!”对面传来怪里怪气的声音,吐词不太标准,却充满了杀意凛然。

        不管是柳桐之还是谢流云,对于敌方的开口都不曾在意。

        防御的防御,攻击的攻击!

        谢流云是不擅长口炮,也不认为与妖兽有什么可交流的,双方见面互砍就是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这是东海修士与妖兽们的日常。

        人类以妖兽的躯体为修炼资源,炼丹、炼器,甚至布阵都需要妖兽的皮肉骨内丹。

        妖兽也需要人类的血肉化为自身资粮。

        无数年来。

        说是血海深仇毫不过份。

        这是生存之争,从来没有半点退让的可能!

        那些无脑的说什么妖兽有了智慧就是生灵,就可以共存的人,是没有亲眼见过兽灾和妖兽吃人。

        伤不及自身才如此无知发言。

        妖兽视人为口粮,人类也视妖兽为餐食材料,这没什么可说的。

        谢流云留意到柳桐之出手毫不留情,一样没有与妖***流的兴趣,心中最后一点担忧放下。

        “妖兽故意布下陷井引我人类修士前去围杀,是常有的事!”

        谢流云稳住了云舟后,开始取出法宝出手。

        两人已经冲出了那片云层区域,只有身后有敌,身前再无敌妖存在,战斗到了此刻才是进退皆宜。

        谢流云挥手剑光如流水,划过无数鸟妖。

        毫不留情一片片切割妖兽们。

        同时,另一只手也捏诀控制,一心两用,一张云色小旗不时化为光华护于云舟周围。

        将金丹级攻击挡下。

        战力出乎了柳桐之的意料。

        明明感知中,这位也就六级后期水平,没想到出手威力这么强大,当然,柳桐之看出是那两件宝物的原因。

        那剑不弱于他的空鸣剑,似乎是一件神器,不过被封印了。

        目前发挥出半神器的威能。

        另外那一张云色小旗也是如此,内蕴恐怖威能!

        传承之宝?

        柳桐之若有所思。

        当然,他的空鸣剑也是师门传承下来的,不知道是哪一代祖师炼成,后代只要同源就能施展。

        被他祭炼后,更是威力不断变强。

        这或许是从前的威能被修复激活了,毕竟现世绝灵了那么多年,再强大的法宝也油尽灯枯了。

        谢流云的法宝威力让柳桐之有点眼热。

        而柳桐之空鸣剑的神异也让谢流云惊讶了然。

        那剑出后自行吸收天地之力,再凝聚更强攻击力量的法宝剑,谢流云推测这至少是极品法宝!

        特性居然是劈开空间之力!

        不过,这法宝看样子能量似乎曾经受创,威能远不如其展现的恐怖特性。

        正在恢复的样子。

        这让谢流云一面震惊,一面动容。

        柳桐之初到流云岛时,一身简陋,穿的居然是有些筑基期弟子都看不上的普通法器外衣。

        身上毫无宝光灵韵。

        当然,这也可能是对方初至异地比较小心。

        但出行没有坐骑飞舟,没有灵石灵丹,战斗也无法宝显露,这要藏富也藏得太过份了点。

        幸好对方气度绝世。

        实力感应中也不在他之下。

        这也是谢流云心中毫无半点轻视的原因。

        又听闻对方自言未满百岁,更是重视无比,也将对方一身褴褛理解为刚遇天灾人祸失宝避难至此。

        后又知其出身可能不凡。

        现在一看。

        实锤了!

        柳兄弟曾经遭遇了什么他不知道,但对方如今出手都只能是受损修复中的特殊剑类法宝。

        再无其他防御型或攻击型法宝战斗。

        就算身为武道金丹。

        也太过不可能思议了一点。

        只能证明!

        这位如今是真的了然一身,毫无护身之物,却在遇险时不顾自身法宝处于修复期。

        全力出手!

        这种人,值得相交!

        谢流云心中升起一种感动,一种同生共死般的兄弟情义。

        面对敌方数头金丹妖兽四面八方围了上来,他豪气不减,不敢逊色兄弟半分,全力出手!

        轰!!

        云旗困敌,剑至斩杀!

        困敌自然不止一只,谢流云一次只有斩杀一头金丹大妖的能耐,不过,柳桐之战斗经验绝顶。

        随后加入,不用言语,两人默契联手。

        一困一杀,一防偷袭。

        都是金丹期中最顶尖一小撮的强人,来袭金丹足足有着六头,除了一开始被柳桐之斩杀一头外。

        另外五头再次于两配合下,很快死亡。

        金丹妖兽死亡。

        剩下妖兽悲鸣着四散逃离,两人又各自追杀了一阵,杀得七七八八,随后乘云舟返回。

        “自家兄弟,为兄我不再言谢,不过,这些材料兄弟就别拒绝了!”

        战后分战利品。

        两人搜索四周,将六头金丹妖兽的全部材料收集,其他妖兽大概收捡了一下,剩下价值不高的就只能放弃。

        谢流云将收捡出的灵材分成八二两份。

        递了大份给柳桐之。

        怕他拒绝,还主动开口:“若无柳兄弟一同,我这次被围极难全身而退,毕竟有六位金丹……”

        “救命之恩且是这点财物可回报的?”

        回去自然还有重礼相赠。

        当然,也有谢流云补贴柳桐之的意思在其中。

        在他看来。

        这柳兄弟正处于人生最低谷。

        身上财物全无,他做为兄长,虽然要顾忌对方自尊,但在有机会补贴时自然想尽办法支援!

        东海物资丰富,远盛内陆!

        谢流云态度极为豪气!

        柳桐之见微知著,自然看出对方的意思,心中又好笑又感动,他这是穷得让人看不过眼了。

        可现世也就灵复几十年。

        六级异兽也就是金丹异兽都没有出过多少。

        一出就是被围攻化为材料。

        大多在四五级时就被灭掉了,毫无成长的可能。

        就算有其他异世通道可以赚取资源,但高资源高能量的世界一般都有实力强大土著。

        不是可以随意开发的。

        只有一些小的如秘境般的资源地。

        可就算如此。

        收集到的资源也不可能只供他一人啊。

        一分下来。

        只有寥寥了。

        超凡资源缺失太多。

        就算是他之前穿着的法器衣物,在现世也不是一般六级能穿的,在现世也是六级宝衣。

        谁知道。

        在这里居然被人嫌弃了。

        柳桐之也不再推拒,坦然收下五头金丹妖兽的尸体。

        剩下一头和其他金丹以下妖兽尸体归了谢流云,毕竟明面上对方有不少筑基弟子需要金丹以下材料。

        “多谢兄长!请问兄长,可知附近哪里金丹妖兽数量较多?”

        柳桐之态度诚恳。

        谢流云:“……”你还想去杀?杀性这么重?

        不过,谢流云看了眼柳桐之一身光板,心中叹息,觉得自己明白了柳兄弟的想法。

        “不急!外海危险重重,没有足够的法宝装备丹药飞舟怎么能去!”

        “回头,我们去三仙岛坊市逛逛,淘点好物,才好去外海狩猎!”兽潮前去外海狩猎,危险可以想象。

        不过,也是一种减轻内海兽潮的办法之一。

        在战力充足时,是常用办法。

        谢流云之前不敢如此选择,也是因为流云岛也就他们兄妹两人金丹,他一人去外海危险太大。

        和妹妹一起去,如果两人出事……

        总之!

        有点顾此失彼。

        只能选择求援固守。

        但眼前金丹大圆满杀妖兽如杀鸡一般的柳兄弟主动提出去外海狩猎,他感动之余,也乐意奉陪。

        但对于外海狩猎,他还是非常谨慎的。

        他想,或许需要去三仙岛邀请几位同道,只两人去外海,还是有点战力偏弱了。

        “三仙岛远吗?”

        柳桐之只有流云岛附近的地图,当然,还有一部分是内陆地图,至于海外的前辈描画的少。

        他如今也只是从其他人口中知道有东海众仙岛。

        从谢流云口中知道有108座仙岛联盟。

        而这些仙岛各自在什么位置,确并不清楚,毕竟大海面积广阔,就算只是东海内海区域。

        也大得让人难以想象。

        柳桐之甚至都怀疑,他最初以为这里是九州遗失的一部分地域,是不是想得太多了。

        这里光是东海内海面积,都比几十年前的大秦国大上数倍了。

        “不远!全速赶路的话,一两天就到了!”

        谢流云微微一笑。

        柳桐之表情一僵,一两天,还得全速?这叫不远?

        当然,不久之后,他就知道到底什么在谢流云眼中叫做远了,两人的距离感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