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寻宝从英伦开始在线阅读 - 893 旅行

893 旅行

        毫无疑问,旅行有多种多样的方式,但是就是说大部分的旅行者都认为在跨越西伯利亚的铁路上飞驰是一生之中非常难得的机遇。

        这是一次足以令小说加以描写,歌曲加以赞美,游记中有过记载,电影里曾经刻画过的,堪称史诗一般的旅行。

        当然了,这也只是对那些现代的游客们来说的,而把时间放到数十或者一百多年前的话,这条铁路对不少人来说代表着放逐,牢狱,甚至是死亡。

        但如果把那些感性的内容去除之后就会发现这条铁路仅仅只是经过陆地穿过广袤无垠的俄罗斯,从一地前往另外一地最便捷,最廉价的方式之一。

        跨越西伯利亚的铁路主线建成于1891年的1916年之间,连接着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和该国东方的港口海参崴。

        这条铁路最初被称作西伯利亚大铁路,铺设在乌拉尔山脉和俄罗斯远东地区之间的西伯利亚南部与俄罗斯欧洲部分铁路相连接。

        不过今天,这条铁路的延伸令大家公认的这条铁路西部的出发点是俄罗斯第二大城市,位于芬兰湾畔被称作北方威尼斯的圣彼得堡。

        当年竣工的时候,这条铁路被称作世界上最长的铁路,如果算上整个旅程的话有接近1万公里,哪怕单这条铁路本身由也有数千公里。

        当然了,这样一条铁路肯定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只有单独的一条铁路,而是由数千公里的铁路构成的复杂铁路系统,包括支线铁路,干线铁路以及分支铁路。

        梁恩他们这次前在前往目的地的同时也打算进行一次铁路旅行,所以他们从莫斯科出发,然后乘坐着著名的金鹰号向东前往目的地。

        这是一列由英国公司运营的西伯利亚特快列车,整辆列车价值2500万美元,是一列崭新的列车,也是俄国第一列卧铺包厢中有独立洗手间和浴室的列车。

        有意思的是这趟列车有两节每一节能够乘坐64人的豪华餐车和一节酒吧车厢。这节车厢中有钢琴家或者吉他手在其中演奏古典音乐,餐车的桌子还可以在窗边折叠起来,将空间转换为演讲厅或者是电影放映室。

        当然了,这种地方的消费也不便宜,比如说餐车之中一个最简单的四道菜套餐的价格就高达20美元,而且有的时候备菜还不齐。

        但这并不代表餐饮的水平不行,车上的一位大厨是拥有30年列车烹饪经验的顶级大师,曾经在德国,瑞士和法国的豪华列车上工作过。

        按照他的说法,这里的工作要比在欧洲的工作更有挑战性,因为在欧洲的列车上所有的东西都是预先处理过的,只要打开包装重新加热一下就可以了。

        但是俄罗斯的列车绝对不是如此,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新鲜的,所有的烹饪工作都得从头开始,无论是削土豆皮还是摆盘都需要厨师亲力亲为。

        除此之外,几个车站的餐厅也被修复了,游客们可以前往这些餐厅享受列车经过地区的特色美食。

        之所以梁恩餐饮这么重视,是因为虽然俄罗斯秋日的原野看上去非常的不错,但如果一路上都是类似的景观看起来就有些无聊了。

        所以相对于窗户外边一成不变的景色,梁恩对这辆列车上号称旅行过程中不重样的菜单更感兴趣一些,因为这能带给他更多的惊喜感。

        终于在一周的时间之后,对列车旅行有些厌倦的梁恩他们总算到达了目的地,对两个人而言,旅行刚开始的时候的确让人兴奋,但是后来长期不变的感觉就有些糟糕了。

        “总算整个人能放松一下了。”站在站台上的贞德伸了个懒腰,“开始的时候坐火车还是挺有意思的,但是越往后越像是在坐牢。”

        “你说的没错,哪怕再豪华的火车里面的空间也是特别的小,虽然说俄国的列车属于各国列车中空间最大的那一批,但是相对于对面还是太小了。”

        梁恩认可的点点头。“好在我们现在已经到了,至少对我们来说旅行已经告一段落,我们可以去直接询问一下之前的那块玉佩的来历了。”

        阿巴坎是俄罗斯东西伯利亚南部城市,俄罗斯哈卡斯共和国的首府,位于南西伯利亚叶尼塞河与其支流阿巴坎河汇合处,克拉斯诺亚尔斯克水库南端,邻近米努辛斯克盆地,纬度与汉堡及明斯克相同。

        这是一座有些年头的城市,建立于十七世纪七十年代,是西伯利亚重要的铁路枢纽与河港,而现在这座城市主要经济来自于农林业产品的加工。

        出了火车站只行驶了一会儿,车就在当地最大的东正教大教堂前停了下来。走进铁门,空旷的场地中间矗立着通体洁白的教堂建筑。

        这座教堂前面是下方上圆五层式钟楼,后面是正方形教堂主楼,两楼之间由房廊过道连为一体。六个大小不等金色“洋葱头”矗立在两楼顶端,在阳光照射下熠熠发光。

        沿阶梯走入教堂圣殿,内部为十字结构,用来象征耶稣死在十字架上。正面巨大圣像墙上五层金色神龛内,镶嵌着圣父、圣母、圣子和其他各种圣人圣女画像。

        有些圣像表面覆盖一层银质或银质镀金的金属凹凸画面,脸部及手部位置留出空洞,露出里面圣面容和手,形成完美组合,使得圣像看起来更加立体生动。

        圣像墙前面有一讲台似的祭坛,主教在这里带领信徒们做祷告,因此也是整个圣殿最重要的位置。

        祭坛的两边同样也有一点设施,东侧供奉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苦像,西侧则是用金色屏风围成一个忏悔室。

        四周墙面及穹顶满绘各种精美壁画,一幅一幅,高高在上地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来自天堂的故事。整个教堂庄严肃穆,富丽堂皇。

        虽然不是一个教派,但是进入教堂之后贞德还是默默的祈祷了一番,然后才转过头看着梁恩问道:“我们来这里做什么,是参观教堂吗?”

        “啊,不,当然不是。”梁恩一边拉着贞德穿过教堂的侧门一边说到,“只不过我们要找的人是一位在这里工作的神职人员。”

        “啊,原来是这样。”听了梁恩的话后,贞德点了点头,然后跟着他穿过了教堂的侧门来到了教堂后方的生活区中。

        这是一座看上就和教堂风格接近的建筑物,但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这座建筑物传统的只是外观而已,内里则是一座现代化的建筑。

        因为之前在火车上已经联系好的缘故,梁恩他们和门口的守卫聊了几句后就走进了建筑物中,接着敲响了二楼一件房间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