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暗物质博物馆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二十一章 捞尸公司(1)月初求月票推荐票

第两百二十一章 捞尸公司(1)月初求月票推荐票

        这是一块接近十多斤重的狗头金,咋看像是天然形成的,可上面偏偏雕刻着花纹,以及一个痛苦的妇女模样的纹路。

        模样,更是像个上边大下边小的令牌。

        “这女尸,不能上船。”爷爷喃喃自语,说着就想要将尸体推下去。

        “爷。”蒋雄惊呼,这推下去的有可能是几百万啊:“夜,你不是说要送她回家吗?”

        “送不回去,送不回去。”爷爷摇头:“她脚上缠着长江令,是注定了要留在长江水中的,谁带走她,子子孙孙都会被诅咒。”

        “娃子,快,跟我一起把尸体推下去!”

        老爷子吓坏了,脸色煞白。蒋雄没办法,只要走上前跟着老爷子一起推尸体。要知道他爷是长江上的老水鬼,既然说这具尸体不能留,就绝对不能带回去。

        这一点,蒋雄很清楚。

        就在俩人翻转尸体的瞬间,本来女尸还安安稳稳的闭合着的眼睛,猛然就弹开了。露出了一双邪魅猩红的,眸子来!

        ……

        夜诺和慕婉骑了一夜的车,第二天一大早来到了最近的一个小村落,之后搭乘早班车紧赶慢赶才来到重城。

        重城是长江边上有名的山城,山峦起伏,建筑依山而建,依水而居。金沙江和长江从城市正中央川流而过,很是壮观。

        慕婉很兴奋,坐在轻轨上不住的大呼小叫。

        “阿诺阿诺,你看长江,好漂亮,像是一条玉带子,系在城市的腰杆上。”慕婉跪坐在椅子上,炸呼呼的叫个不停。

        她的萝莉模样实在是太显眼,乌黑的长发,修长的身材,萌萌的脸,长长的睫毛,以及吹弹可破的皮肤。萌的轻轨上一众男人女人不停的瞟她。

        慕婉一只手扶着栏杆,一只手紧紧牵着夜诺的衣袖。

        夜诺白了她一眼:“你又不是没见过。不要忘了,你可是在长江上死掉的。”

        “呜呜,人家还是第一次和阿诺你出来旅游嘛。”慕婉嘟着嘴。

        这妮子,身体变年轻后,仿佛人设都变得幼稚了。

        哦,不对,她本来就很幼稚。

        “旅游,旅游个屁。我们是来找你的尸体的。”夜诺撇撇嘴。

        “啊呜,阿诺你是笨蛋,不懂风情。”慕婉背过身,小嘴嘟的更高,她生气了。

        稚嫩的小脸中,慕婉看着夜诺倒影在车窗玻璃上的模样,眼神却是暗淡的。她多想一直这样,一直陪在夜诺身旁。嫁给他,和他生一堆小猴纸,每天在家里,哪怕只能每天看到他一小会儿也好。

        这样真好,一如她的人生前十多年一直规划好的那样。

        但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的死掉了呢?

        慕婉眨巴了几下眼睛,终于安静下来。没有人想死,可自己的残魂存活的时间,还剩16天。要在几千公里的长江水中,找到自己的尸体,而且那具尸体还没有被鱼虾吃尽。

        这个几率有多小,用膝盖也想得出来。

        少女不认为夜诺能将自己的尸体找到,况且就算找到了,自己也不能复活。她只想用最后的时间,陪在夜诺身旁。吃好吃的,玩好玩的,就这么不留一丝遗憾的永远离逝。

        但她同时也明白,夜诺从来都不是一个,会放弃的人。

        “咱们去哪儿?”慕婉微微叹了口气,然后又笑起来,迷死人的笑,令整个轻轨都如沐春风。

        看得人心情平朗。

        夜诺用手机调出资料:“去这儿。”

        慕婉低头一看,然后愣了愣。这是一张招聘广告,名称叫长江偃师打捞公司。这家打捞公司,显然主要项目还是打捞长江中溺水者的尸体。

        “你要应聘潜水员?”慕婉笑的前仰后合:“阿诺,我记得你连游泳都不会吧?”

        “我今天就学会。”夜诺撇撇嘴。

        “但是你没有潜水资格证啊?人家是招聘有证书的潜水员啊。”

        夜诺手一翻,抓出一小坨百变软泥一揉,变戏法似的,就变出了一本潜水证书来。栩栩如生,证书上的照片,夜诺还是那张苦瓜脸,没笑容。

        得,他是铁了心的准备去当潜水员,还是打捞尸体的那种。

        说干就干,在附近找了一家游泳馆。夜诺果然一天之内学会了游泳,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不要太简单。

        第二天一大早,俩人便去长江偃师打捞公司应聘。

        刚到地方,俩人手牵手,像兄妹般溜达到公司门口,就听到了一阵闹哄哄的声音。夜诺定睛一看,只见有几十个人举着牌子,正在打捞公司大门口抗议。

        那些人手上的牌子血淋淋的写着几行字:‘长江偃师打捞公司草菅人命。’

        ‘两个职员在长江上失踪却不闻不问,甚至不将真相告知失踪者的家属。’

        ‘公司不断阻拦家属报警,是何居心。两位职员已经失踪了7天7夜,为什么还不大规模的搜寻。’

        ‘血汗公司只要钱,不管人死活。甚至不断地推诿,不告知警方失踪职员的最后位置,不告知家属失踪者的最后任务到底是什么。太恶毒了。’

        慕婉偷偷扯了扯夜诺的衣袖:“阿诺,好像有人在闹事?”

        夜诺盯着看了一会儿,又找附近的人问了问情况,顿时明白了前因后果。据说在7天前,这家公司曾经接了个任务,任务不算难,所以只派了两个人前往。

        那两个人,一个是中年稳重的老打捞员,叫做巩全,还有个小伙子文诸五,虽然是见习打捞员,但是也有数千小时的水下潜泳经验。

        但就是这么个任务,两人竟然一去不回。

        巩全是家中的顶梁柱,一家老小都靠他的工资过活,而且妻子最近还生了二胎,家中经济压力很大。他一失踪,家都快要塌掉了。

        世上的中年人,哪个不是如此,肩膀上有多沉重,只有自己才清楚。

        但是两人失踪后,公司居然下意识的将这件事给瞒了起来,自己派了几队打捞员去寻找,可始终无果。等两人的家属从别的员工口中偶然听到了消息后,找公司高层对峙,高层依然顾左右而言他,不告诉他们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