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带着仓库到大宋在线阅读 - 第919章 暴雨前的宁静

第919章 暴雨前的宁静

        刚才这一战前后也就不到两个时辰,此时日头才刚到中天,照耀四方呢。

        但是,沐浴在这春日暖阳下的宋军主力将士们却个个面上带汗,脸色发白,有几个不济事的,连双腿都在微微打颤。因为眼前的这一战的凶险霸烈实在超过了他们的想象。

        “辽军(西军)竟强悍如斯吗?若是我们与之交锋,真能撑过这两个时辰?”许多人脑海里不自觉就闪过了这样的念头,而答案无疑是否。

        虽然他们之前也与辽军有过数次正面决战,甚至去年时还曾正面被敌人打败过呢,但也从未像今日般见识到辽军玄甲铁骑如钢铁洪流般的冲击力。在这等可怕骑兵面前,宋军引以为傲的长矛大阵怕是会跟纸做的般被一捅而穿吧?

        这样的心思不是一两人生出来,而是几乎所有将领都有此想,心中顿生怯战之意。果然啊,在野外与辽军正面交锋就是个天大的错误,我们大宋将士最习惯还是据关城而守,靠着绝对的地利优势与强大的辽军骑兵周旋啊。

        就是童贯这位主帅,此刻也已信心动摇,竟有些不敢随意下令出兵援救前方的西军了。当然,他所以生出这样的念头可不光是被辽军强大的战力所慑,也是因为对西军生出了忌惮。

        这支西军在种家二老的手下竟爆发出了远超他想象的战力,这样一支军队真是自己能驾驭的吗?是不是需要借敌人之手来削弱他们,才能永绝后患?

        所以说童贯说到底依旧只是个弄臣,纵然有些军事天分,可他的思维却永远达不到一个将领该有的高度。他在任何时刻,心中所想都是自身的利益,而非去想尽一切办法来获取最终的胜利。

        因为自己之前就已控制不住西军,并与之交恶,所以他们就成了另一路敌人,而非宋军战友。当这样的心思一起,他所考虑的就不只是取得对辽军的胜利,更在于除去隐患——当然,这也可能是他确实被辽军的强悍所吓到,一切只是为自己不敢出兵找着借口罢了。

        周围那些将领心慌恐惧的反应尽数落到了孙途眼中,让他的心也猛然下沉。如果说之前他对种家几日前的那番请托还带着几许怀疑的话,那现在,他却不得不考虑自己接下来能不能影响那些将士们,带着他们杀过去援助西军了。

        指望身边一众已然胆怯的家伙带兵冲杀出去,只怕比让西军凭一己之力击败辽军可能性更大啊。至少就刚才这一战来看,西军战力倒也未必在辽军之下,如此正面对抗都不落半点下风的。

        同时,孙途心中也做出了明确判断,自己一手打造的山东军确实与这两支宋辽精锐还有着一定差距,至少在正面对决上,就是青州军怕也不敌辽军。当然,要是用上那些火器,情况又不好说了。就孙途所知,这几年里,江南那边已按照自己的意思多开发了几样新的武器,却不知这些由千年前的工匠造出来的火器又有多少威力呢?心中思绪万千,孙途的脚步却慢慢挪移着,来到了同样脸色凝重的秦敢身边,如今军营里,他也就与这个曾救过自己性命的将领关系最是密切了。

        “秦将军对此战有何看法?”孙途轻声问了一句。

        这一句话让秦敢从适才的震惊中定了下神,苦笑道:“辽军战力远在我军之上,若是正面交锋,我们绝无半点胜算。”在孙途面前,他也就实话实说了。

        孙途默然,片刻后又道:“那西军有胜算吗?”

        “如果这已是辽军全力,倒也有四成胜算。但若他们尚有保留……”说着,他便是一声轻叹。因为就他看来,后者的可能性极大,不然辽军也不会突然停步后撤了,这分明就是在酝酿着下一波更为凶狠的攻势啊。

        孙途的手不禁握紧了腰间佩刀:“那我们就这么看着?一旦西军溃败,接下来就轮到我中军遭殃了……”

        秦敢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孙途:“孙将军的意思是?”

        “哪怕我这边战力远不如前方,但此战关系到全局胜败,甚至是我大宋国运,自当放手一搏,发兵救援。”孙途缓缓地道出了自己的意思:“或者说是配合西军,毕竟我们的兵力还在辽军之上。”

        苦涩的笑容再度爬上秦敢的脸庞,他扫了一下周围:“心怯了,又怎堪出战呢?而且,童帅怕是不会冒这个险吧。”

        作为跟随童贯多年的心腹将领,秦敢对其为人和用兵习惯自然是极其了解的。到了这个时候,只怕他最可能的选择就是死守营寨,然后看着西军与辽军杀个两败俱伤了。因为至少营寨这里尚有一些防御武器可用,一旦真杀出去,他们就再无半点依靠了。

        孙途的脸色越发阴沉:“真就没有半点办法了吗?连你也无法劝说童帅改变主意?”

        “不可能。”秦敢断然摇头,这个钉子他都不敢去碰。

        说话间,一阵北风突然吹来了一大片的乌云,竟在转眼间,就把头顶的烈日给遮蔽了起来,虽无雷电,但看这情况,一场少有的暴雨就将突然而至了。一如,此刻宋军大寨内众将士的心情!

        前方的西军阵中,浑身是血的种经正跪在地上,脸上满是自责:“两位爷爷,孙儿该死,是我一时糊涂,竟率人反冲,才导致这许多将士丧命,还害死了蒋四叔……我愿意接受军法处置,以死谢罪!”说完,一头磕下去,只等发落。

        “你……简直是荒唐糊涂透顶!你可知道为救你一人,竟害死了多少军中将士吗?老夫,老夫真后悔把你带了来,杀你都不足以给将士们一个交代啊!”种师中脸上满是沉痛和愤怒,自己的孙子实在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错,他是真恨不能一声令下,就将之拖到前头一刀砍了算了。

        但是他更知道种经是多少人拼死救回来的,若是真就这么杀了他,会不会影响士气不提,也对不起那些战死的将士们啊。想着蒋武奎他们为救此子前赴后继,杀身成仁,他就心中阵阵绞痛。

        “好啦,事到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种师道突然开口,看着跪在面前的种经:“正清,你若是我西军男儿,就不该作此惺惺之态,你的命是这么多人换来的,你就该好好珍惜,用此有用之身去杀敌,让他们的死变得值得!你抬起头来!”

        “大爷爷……”种经霍地抬头,看向前方的种师道,“我还能再战?”

        “怎么?只受了点挫折就想像个娘们儿似的藏到我们背后了吗?我西军男儿可以死,却绝不能怕!纵然是死了,也要死得堂堂正正!你,还敢战吗?”

        “我当然敢,我要为蒋四叔他们报仇,杀辽狗!”种经高声叫道。

        “那就站起来,拿起你的兵器,上马!”种师道说着又扫过众人:“战斗才刚刚开始,很快地,敌人就将再度杀来,我们已无退路,唯有此战!西军,必胜!”

        虽身上带伤,鲜血都未止住呢,种经还是弹地而起,接过一旁递来来的长枪,高高举起,应声喝道:“我还能战,我不退!西军,必胜!”

        “西军,必胜!西军,必胜!西军,必胜!”先是小部分人,随后同样的吼声不断扩散,最终更是数万西军几乎同时怒吼出声,必胜的宣言直冲云霄,几乎把那遮蔽日头的乌云都给震散了。

        当听到那如雷霆震吼般的叫声传来时,后方的童贯脸色又是一变:“西军……嘿,西军……”此时在他眼中,西军这个称谓都成了一大禁忌了,这些人居然都不把自己当成大宋军人了吗?

        而对面十里外的辽军营中,耶律大石和耶律雄格却是神色凝重:“这支宋军真是一群值得敬佩的对手啊,他们要强过我们之前遇到的任何一支宋军。”

        “是啊,只是他们越强,我们越要速战速决,击败他们!”

        “对了,那边的布置已经准备好了吗?”耶律雄格突然问了一句。

        一旁的亲信当即上前一步:“回大王,一切都已准备妥当。今日也果然如大石林牙所算般又有一场大雨,到那时天时地利,可助我大破宋军!”

        “好!”耶律雄格心中更定:“今日大胜,我们便无后顾之忧,就可以回师北去,帮着朝廷平定女真之乱了!”

        耶律大石脸上却无多少喜色,只是轻轻道:“先击溃眼前之敌再说吧。要是不能将宋军彻底击溃,那我们还得与他们僵持一段时日呢。到那时,变数可就多了。”

        顿了一下,他又凝眉道:“还有,面前的宋军主将乃是有名的种家兄弟,我们虽有后招,但想要一气败了他们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啊,说不定还有变数。”

        “那就先下手为强。吹号,出击!”耶律雄格当即下令。

        号角声再起的同时,第一颗雨点从天际落下,砸在了还有血液流动的两军中间。

        战斗,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