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战神奶爸楚歌林青烟在线阅读 - 第312章 大义凛然

第312章 大义凛然

        陈国雄言辞凿凿,三言两语,便偷换概念。

        将楚歌形容为忘恩负义之人。

        可全然不提,他纵容儿子,害死楚河之事。

        燕青青很是恼火。

        对方仗着兵强马壮,就胡说八道,倒打一耙。

        真以为,带着五百精锐,就拿他没办法不成?

        正当燕青青忍不住想要开口反驳几句。

        楚歌却对着她摆了摆手,示意她不必冲动。

        随后他看向来了陈国雄,眯起眸子问道:“先前陈将军所说的,楚某都听在耳里,只是有一点疑惑,还请陈将军解惑。”

        陈国雄摊了摊手,老神在在道:“但说无妨,陈某定当不吝赐教。”

        楚歌右手抚摸着尾指上的龙纹戒。

        身体微微前倾,如猛虎下山,气场十足。

        与这位东境的传奇将领面对面。

        却丝毫不落入任何下风。

        他气定神闲道:“楚某二十三岁,成为北境之主,一身战功,全靠着敌人的命换来了,一生斩杀敌人,以万计算。”

        “怎么到你嘴里,却成了你一手提拔了?”

        “莫非那些敌将,都是陈将军一早安排好过来送脑袋,好让楚某登天而行不成?”

        北境常年战乱。

        所谓乱世出英雄。

        楚歌横空出世,以雷霆手段,镇压各国来犯敌将。

        其斩杀的敌人,都足以立筑京观。

        所谓筑京观,便是聚集敌尸,炫耀我龙夏武力之威,并以此警戒敌人。

        若是来犯,株连九族!    你陈国雄三言两语,颠倒黑白,骗得了自己,又骗得了这芸芸众生不成?

        陈国雄一时间有些不知道如何反驳。

        因为这是事实。

        若说本朝将领,谁杀敌最多,当数眼前这位年轻人。

        这样稍一愣神,便不知不觉的落入下风。

        楚歌继续说道:“至于狼心狗肺,忘恩负义,陈将军倒是骂轻了。”

        “圣马一战,本将军连夜坑杀一万俘虏。”

        “那时候,满朝文武,那个不骂戳着我楚歌脊梁骨,骂我残暴不仁,泯灭人性?”

        言下之意,是虱子多了不怕痒。

        陈国雄:“……”陈安之:“……”这他妈也能混为一谈?

        但是提起圣马屠杀案,陈国雄的脸色便有些难看了起来。

        那时候,上头颁发了十五道金牌,要求楚歌三思而后行,以免因为杀业过重,引起祸端。

        可却还是没能阻止他的暴行。

        怎么一算起来。

        陈国雄骂他狼心狗肺,忘恩负义,还真是算抬举他了。

        “你说对吧,陈将军?”

        正当陈国雄陷入圣马屠杀安的震撼之中时。

        楚歌慢悠悠的一句话,算是惊醒了走神的他。

        陈国雄勉强保持风度,回以笑容,可头皮却是一阵发麻。

        此子心狠手辣,根本不能以常理度之。

        今日来此,本打算施以威压,以兵力警告对方。

        可事实上,却是适得其反。

        陈国雄老练,可以保持君威。

        然而,陈安之却不同。

        他骂骂咧咧道:“你还敢提起圣马屠杀案,一万的冤魂就死在你手上,你居然还敢沾沾自喜,就不怕有报应不成!”

        “像你这样草营人命的残暴之徒,早晚会有报应的!”

        自古上了战场,谁能全身而退。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这种道理都不谈,谈何带兵打仗。

        这和平,可不是靠一张满口仁义道德的嘴,就可以谈出来了!    楚歌侧目看向了陈安之。

        眼里的鄙夷,毫不修饰。

        陈国雄似乎预感到自家这堂侄子,有言多必失的迹象。

        他当即开口道:“安之,少说一点话,人家始终是北境之主,给点面子。”

        陈安之不以为意,冷笑道:“面子是自己争取来的,这般以杀人为荣,并且对长辈毫无半点敬畏之心的后辈。”

        “我教育他,可是为了偌大的北境!”

        “齐先生不教他做人规矩,我教他做人规矩!”

        陈安之说得激动处,鼓拳拍胸。

        就好似,他大义凛然,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在批判楚歌一样。

        楚歌内心没有一点波澜,反而有点想笑。

        他询问道:“你上阵杀过敌吗?”

        陈安之瞬间语塞。

        东境比起北境,向来太平的多。

        战事也是数量极少。

        即使偶尔爆发冲突,也不需要他一个堂堂的从属官去马革裹尸。

        没等陈安之回话。

        楚歌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即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兵人以战功为荣耀。

        而战功是需要上战场去挣回来的。

        楚歌这个笑容,虽然没有点明。

        但足以让陈安之感觉到了鄙视,甚至是蔑视。

        一个毫无军功之人,也敢指责当世名将不懂做人的规矩。

        怕是连战场的规矩都搞不明白吧。

        这个眼神,让陈安之瞬间气得七窍生烟。

        这是一个让人嘀笑皆非的画面。

        明明是他陈安之在骂人,可到头来在生气的人也是他。

        陈国雄试图找回主场优势,便对着楚歌厉声道:“陈某这一次来,不是跟你讨论战场的事,而是来解决问题的!”

        没等陈国雄说出解决方案。

        楚歌便言简意核回答道:“很简单,陈在天的命我要了。”

        “至于你们陈家人,若是愿意去我父亲的墓碑前磕头忏悔的话,我让你们走得体面一点。”

        “我会上报给兵部,让你们死后,可以风光大葬!”

        这意思就是没得谈了。

        陈国雄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的态度居然如此坚定。

        不仅仅要他儿子的命,还有他们陈家满门,跟着殉葬。

        真以为这里是北境,由他一人说了算?

        没等陈国雄发怒。

        陈安之便率先指着楚歌,勃然大怒道:“你敢,我们陈家四世三公,名门望族。”

        “就连当今天子,也不敢扬言灭我们陈家满门。”

        “你区区一个北境之人,也敢威胁我们陈家,当真是可笑至极!”

        楚歌起身,一步一步走向了陈安之。

        等与陈安之只有一臂距离时候。

        他停下脚步,歪头邪魅一笑道:“好笑吗?

        那你就多笑一会,免得待会没有机会笑了。”

        预感有些不妙的陈安之,连连后退。

        他这才想起,眼前这位主,可是真的杀人不眨眼的存在啊。

        他看向楚歌道:“你想干什么,我命令你离我远点,否则,我现在就下令,让门外的精锐都冲进来,让你死无全尸!”

        “你太可以试试。”

        楚歌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问道:“对了,你姓陈,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