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公子实在太正义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六章 ? 来啊!用点力啊!【二合一,万字更新,求月票!】

第一百八十六章 ? 来啊!用点力啊!【二合一,万字更新,求月票!】

        杀机萦绕在古城的主干道之上。

        激荡的剑气,像是敲打的石板,发出清脆的声音。

        肃杀的气氛,陡然变得凝重了起来,宛若有一股无形的冲击波,在古城之间激荡。

        罗鸿看着那背负剑匣的剑客,年龄不大,二十五六岁,面容坚毅,眉眼间有几分锋锐,双臂垂下,手臂上的那黑色布条在激荡起的剑气间,不断的飞扬着。

        “大楚吴天?”

        罗鸿眉毛一挑,好像想起了这人是谁。

        之前吴媚娘与他说过,这吴天是吴家天赋极其妖孽的一位。

        如今大楚地榜第三的强者。

        能入地榜,毫无疑问,都是二品剑修,也就是说,这吴天是一位二品万剑境的剑修。

        丹田之中,圣人虚影在跳动,起警示作用,也就是说这吴天的实力很强,能给他带来危机。

        之前能够让圣人虚影警示的,便是在天机秘境中的耶律策。

        那时候,罗鸿与耶律策的实力差距巨大,而如今,这种感觉又出现了!

        微微蹙起眉头,罗鸿的剑道修为依旧只是五品,之前敲钟八十一,获得突破的是武道修为和邪道修为。

        因而,罗鸿也很无奈,剑道天赋太差,他能有什么办法。

        邪道和武道都跨入了四品,罗鸿其实底气增强了不少。

        但是……

        面对这位地榜第三的强者,罗鸿觉得,哪怕戴上邪君面具,想要胜过对方,依旧很难。

        罗鸿是天才,但是这吴天同样是天才。

        罗鸿能越阶而战,吴天同样可以。

        看着剑气激荡的吴天,罗鸿不觉得自己在剑道天赋上能比得过吴天,毕竟,他的剑道天赋可是如今已经跨入陆地剑仙级别的陈管家指名道姓说弱。

        一位陆地剑仙都说弱,谁敢反驳?

        剑道之上,陆地剑仙便是权威!

        感受着吴天身上不断攀升的剑势威压,罗鸿眯起眼,他的剑道天赋差,既然如此,要付出比同辈更加多的努力。

        富贵险中求,或许,通过与吴天这等剑道妖孽的,剑术碰撞,可以获得一些启发,冲破剑道五品的阻隔呢?

        吴天看着罗鸿,没有掩饰自己的杀机。

        吴青山毕竟是他的父亲,尽管感情不太深厚,但,吴青山之所以会死,也都是为了给他成为吴家剑主而铺路。

        感应着身躯之中那不断躁动的死灵之气,吴天眉头微微一簇。

        不过,他毕竟是大楚地榜的二品,暂时压制一下死灵之气应该可以。

        尽管罗鸿很妖孽,或许能够越阶战玄榜三品,但是……他可非玄榜三品能比,他毕竟登临了大楚地榜,在二品境界中,论及战力,也是佼佼者,最拔尖的那一批。

        所以,罗鸿遇到他,大概率是逃。

        但是,吴天身为剑修,要杀人,便会光明正大的杀,他不会像自己的父亲那般,阴险偷袭。

        这也是他为什么一入古城,就直接向罗鸿表露杀意的原因。

        他就是要明着告诉罗鸿,我,吴天,就是要杀你。

        至于罗鸿逃不逃,吴天觉得没有什么悬念。

        难不成罗鸿还扛着死灵之气,与他一战?

        怎么战?

        头铁来战?

        实力越低,压制死灵之气就越难,就越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去压制。

        罗鸿与他一战,先不说会不会被他杀死,单单是死灵之气的侵蚀,罗鸿就扛不住。

        而秦广城中的一排排屋子中,绿油油的佛像似是在注视着他们。

        整条街,无比的安静。

        游荡的亡灵,似是与他们隔绝与两个世界。

        屋子中,一双双眼眸,偷偷看着。

        吴天迈步,一步一步行走,背部的黄梨木剑匣,开始徐徐的发出剑与剑匣的磨砺之声。

        他在等待罗鸿崩溃后撤,迫不及待的逃入古屋之中。

        他看了一眼古城天色,黑暗潮汐在缓缓的涌动着。

        天黑,请关门。

        这是地藏秘境的规矩,也就是说,黑暗潮汐来临的时候,必须躲入佛像坐镇的屋子中,关上门,等待黑暗潮汐的过去。

        吴天收回目光,看向了远处一席白衣的罗鸿。

        还不逃?

        此子……为什么还不逃?

        还挺能扛,不愧是黄榜第二。

        一阵风吹拂而过,彻骨冰寒。

        更让他诧异的是,罗鸿抬起手,摆出了握剑的起手式。

        这是……要战?

        以四品战地榜二品?

        找死?

        不仅仅是吴天诧异,佛像镇压的屋子中,一双双眼眸都是流露出了万般诧异之色。

        疯子啊!

        这还不逃,只要转身逃入屋子中,哪怕是吴天都拿罗鸿没办法。

        况且,黑暗潮汐马上就要来了,这个节骨眼,战个屁啊。

        罗鸿则是蠢蠢欲动,萧二七所说的死灵之气,没感觉到……

        既然如此,那便战吧,既然天赋不够,便以战养战,在死战中打破桎梏!

        然而,就在长街之上,罗鸿即将冲向吴天的时候。

        联排的佛像镇压下的屋子中,有人打开了门。

        吴媚娘咬着牙,走了出来,走出了屋子,失去佛像的镇压,她体内的死灵之气开始飞速的暴涨,但是,下一刻,她身上爆发出一股剑气。

        似乎有剑气长吟,将暴动的死气给压了下去。

        “吴天,给我一个面子。”

        吴媚娘走出佛屋,道。

        罗鸿扭头看向吴媚娘,吴天亦是看向了吴媚娘。

        不少知晓吴家之间关系的强者,皆是流露出了古怪之色。

        吴媚娘,大楚吴家未来剑主,天赋虽然不行,但是生的好,她是吴家的嫡系后代。

        而吴天,是旁支后裔,可天赋很妖孽。

        按理来说,吴天是要听命吴媚娘的。

        吴天会听吗?

        吴天看着吴媚娘,面无表情,他剑匣中即将出鞘的剑也是止住。

        下一刻,吴天笑了。

        “给你面子,喊你一声小姐。”

        “若是不给面子,你算什么东西。”

        吴天,道。

        吴媚娘闻言,神色顿时一颤。

        “你以为你有老爷子的支持,我就会认命吗?”

        “剑主之位,就该能者居之,吴家……腐朽了!”

        吴天道,他的话语声,响彻在了秦广城的主干道之上。

        话语落下。

        每一间屋子中的强者,皆是倒吸一口气。

        吴媚娘则是面色煞白。

        吴天平静的看着吴媚娘:“你不该入这地藏秘境……”

        “地藏秘境之中,哪怕是陆地神仙都难以插手,你死在这儿……没人能救你,就算老爷子也不行。”

        吴天看着吴媚娘,神色渐渐冷酷。

        在这一刻,吴媚娘身躯摇摇晃晃。

        她明白了!

        吴天真正的目的,其实并不是杀罗鸿,所谓的入地藏秘境杀罗鸿,纯粹只是为了找一个借口。

        一个与她一同入秘境的借口!

        吴天真正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杀她!

        “老吴,入屋。”

        “这种人,就是对你的羡慕嫉妒恨,别理他,他若不爽,让他自己回炉重造,重新投胎去。”

        忽然,长街之上,罗鸿淡淡的声音飘荡而来。

        吴媚娘长长的睫毛一颤,有些错愕的看向罗鸿。

        一直以来,她也是觉得自己不配继承吴家剑主之位,却是没有想到,罗鸿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吴天面无表情的看向罗鸿。

        罗鸿则是看着吴天,继续维持着起手剑式,丹田煞海之中,在无数邪煞蕴养之下的煞珠,一分为七十二。

        下一刻,经脉中撕裂感传来,剑气运转,罗鸿爆射而出。

        吴媚娘看着那俯冲而出的身影,不由深深吸一口气。

        她没有在犹豫,转身冲入了佛屋之中,她太弱了,四品修为,不努力压制,死灵之气怕是会很快吞噬她。

        而长街之上。

        因为黑暗潮汐即将来临,那提着绿色灯笼的鬼婆也没有再继续让人入城,只是戏谑的看着城中的情况。

        古城主干道之上,只剩下罗鸿驭七十二柄煞珠剑,冲向吴天。

        “找死!”

        吴天面无表情,但是,心中又惊又怒!

        他是真的没想到,罗鸿居然敢顶着体内的死灵之气,对他出手。

        疯了吗?

        就算你天赋妖孽,对死灵之气的抵抗力,比其他天才强一些,但是,你才什么修为?

        再强又能强到什么程度?

        对战之下,只会加剧死灵之气的腐蚀。

        愚蠢!

        这是吴天对罗鸿的评价。

        不过,既然罗鸿找死,他也无需手下留情。

        锵!

        剑匣之中,一柄青色长剑骤然出鞘,瞬间,吴天身上,剑气不断的凝聚。

        吴天剑指御剑,无数的剑气在他的头顶盘旋凝聚,他的头顶之上,有一口不断扩大的犹如池子一般虚影,池子中剑气如雷弧在不断的跳动。

        “吴家剑术……剑气雷池!”

        一出手,便是杀招!

        轰!

        剑指轻轻一拨,轻描淡写。

        刹那间,天地威压汇聚,剑气雷池中,有一道剑雷飞速劈出。

        轰隆隆!

        若非古城的地面坚固无比,怕是此刻早已经被砸的碎为两半!

        罗鸿剑指往前一推,经脉中无数的剑气开始沸腾翻涌,下一刻,化作一座巍峨的黑色剑山。

        昆仑撼雷池!

        咚!!!

        闷响之声炸开。

        罗鸿的剑昆仑直接四分五裂,瞬间炸开,煞珠剑之上缠绕着剑气雷弧,纷纷弹飞而归,朝着罗鸿飙射而来。

        罗鸿面色微变,圣人虚影在发出警示,危险!

        地榜第三,太强了!

        五品的剑术修为与之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力量差距太大!

        剑昆仑,瞬间就被剑雷给打爆!

        顶尖的二品,这一剑的杀机,让罗鸿头皮汗毛微微倒竖。

        吴天这一击的威能,怕是都比的上一品高手的杀伐力量了!

        品级越高,越难越阶而战。

        罗鸿之前五品能战玄榜三品,但那也是竭尽全力。

        而如今,武道和邪道皆是跨入四品,但是,想要战地榜二品,难。

        甚至,各大王朝玄榜前三的三品,罗鸿会感觉非常的吃力。

        邪煞之气翻涌,随着动用邪煞之力,身上的正阳之气便不住的涌动。

        倒飞的煞珠剑不断汇聚,在罗鸿身前化作了巨大的盾牌。

        而且罗鸿还瞬间精神与远处之前便布置好的一尊邪影移形换位。

        咚!

        煞珠所汇聚的盾牌果然是挡不住,瞬间四分五裂。

        而盾牌之下的邪影亦是被撕裂。

        罗鸿移形换影到了远处,徐徐吐出一口气。

        这便是地榜前三的二品强者么?

        罗鸿忽然冷静了许多,他反思自己,之前确实是有些太膨胀了。

        而吴天这一招,让罗鸿浮躁的心,冷静许多。

        若是不动用魔剑阿修罗,与真正的强者比起来,他还是差了些。

        无数的煞珠剑悬浮回归罗鸿的身边,煞珠剑上,有滋滋滋的剑气雷弧在跳动。

        吴天头顶之上,剑气雷池依旧。

        目光微蹙,看着罗鸿竟是抗住天地威压躲开他的一剑,也是万分诧异。

        他身为地榜第三的二品,一招……竟是杀不了一个剑道修为仅五品,武修四品的罗鸿?

        耻辱!

        吴天在长街之上迈步,雷池中的剑气雷弧不断的泼洒而下,将地面砸的不断发出轰鸣。

        不过,吴天面色很快微变,或许是黑暗潮汐的临近,吴天只感觉体内的死灵之气,陡然变强。

        让他不得不分出一半的力量,来压制死灵之气。

        他回头看了眼那瞬间被黑暗笼罩的阴霾天空,眼眸一缩。

        “不行,得马上入佛屋。”

        吴天深吸一口气。

        他其实很想现在就杀了罗鸿,不过,只是初一交锋,吴天其实也看出来了,这罗鸿……的确是个妖孽,黄榜第二,能够盖压耶律策和楚天南,并不是浪得虚名。

        至少,保命手段不少。

        他现在花费了一半的力量压制死灵之气,除非能够彻底压制住罗鸿,并且让罗鸿无法施展出那诡异的移形换影,否则,想杀罗鸿,难了。

        “不急,等我彻底压制住体内的死灵之气,再来杀了此子。”

        吴天面色阴沉下来。

        以他大楚地榜第三的实力,在这地藏秘境中,一品不得入的情况下,绝对是最强的那几位。

        飞剑归剑匣。

        吴天没有再继续纠缠,身后,黑暗潮汐无声逼近,像是沙漠中的数百米高的沙尘暴,吞没一切而至。

        吴天朝着联排佛屋爆掠而去,速度极快。

        至于罗鸿,此刻怕是也急着找寻佛屋吧。

        罗鸿实力不强,再不找佛屋,怕是要被死灵之气直接侵蚀而死。

        不过,吴天爆掠的身形,很快止住。

        因为,罗鸿挡在了他的身前。

        七十二柄煞珠剑汇聚合一,化作了一柄煞珠剑。

        罗鸿握剑,眼眸中带着疯狂。

        “再来!”

        下一刻,一剑递出。

        剑气喷涌之间,化作了一头咆哮的白蛟。

        一剑,化龙!

        化龙剑!

        吴天又惊又怒,这一剑的威势很强,可以战三品了都!

        但是,吴天不在意,罗鸿毕竟境界太弱,对他而言,这一剑轻易可挡下。

        可他怒的是,罗鸿居然不找佛屋,反而朝他出手?

        “想同归于尽?!”

        吴天嗓音低沉,带着几分不可置信。

        不过,亦是一剑斩出,恐怖的剑气纵横交错,似是天雷滚滚,仿佛天上的云层都在这一剑之下被斩为两半似的!

        噗嗤!

        罗鸿咳血,剑气白龙崩溃。

        不过,他早就安排好移形换影,再度掠走!

        轰!

        剑气狠狠地砸在古城地上,顿时激荡不已,恐怖的剑气冲击着一座座佛屋,发出嘎吱声响。

        吴天冷着脸,懒得理会被他一剑击伤的罗鸿,开始飞速找寻佛屋。

        远处,退走的罗鸿吐出一口血,感受着经脉中运转的撕裂他经脉的剑气……眼眸中亦是流露出兴奋和疯狂。

        “差一点!就差一点!”

        罗鸿抬起头,再度盯上了吴天。

        而此刻完全没有心思与罗鸿纠缠的吴天,怒不可遏。

        这小子真的疯了?!

        真要与他同归于尽?

        黑暗潮汐已经涌入秦广城,城中半数都笼罩在了黑暗中,那潮汐像是无数只黑色的人手在抓着一切。

        吴天头皮发麻。

        他感受到了极大的危机,一旦被吞入黑暗潮汐,那死灵之气,会疯狂的消磨被吞噬者的元气,以及气血。

        最终,同化为黑暗潮汐中的游荡亡灵!

        看着再一次挡在他面前,起手便是一柄柄煞珠剑化作天斗连环剑阵朝着他笼罩而来的罗鸿。

        吴天的脸色也不复平静。

        而罗鸿自然也看到那震撼人心,让人心灵悸动的黑暗潮汐。

        不过,罗鸿发现面对这黑暗潮汐,丹田中的圣人虚影并未发出任何的警示。

        也就是说……

        这黑暗潮汐对他而言,没危险!

        既然,没危险,他怕什么?

        罗鸿盯着吴天,周身环绕天斗连环剑阵,脸上带着疯狂:“来啊!再战!”

        吴天盯着罗鸿,面皮子簌簌抖动。

        而联排佛屋中,所有人都不说话了,这是个疯子,鉴定完毕。

        萧二七和吴媚娘也是呆滞,看着那轰隆席卷而来的黑暗潮汐,又看着那朝着吴天叫嚣的老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滚!”

        吴天从嗓子底下发出了一声暴怒的低喝。

        疯子!

        这罗鸿,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吴天忽然有些后悔了,他为什么不先入佛屋压制了死灵之气后,再来慢慢的杀此人!

        现在被缠住,很有可能会被拉着同归于尽。

        吴天爆发气机,一剑劈开罗鸿的天斗连环剑阵,撕裂剑阵而出。

        但是,动作却也被剑阵稍稍阻隔了半响。

        感受着身后无声的黑暗潮汐疯狂的用来,吴天气的直哆嗦,几乎要疯。

        飞剑出鞘,直接踩着飞剑,御剑化作剑光飞行。

        义无反顾的朝着佛屋冲去。

        轰隆隆!

        他像是一个冲浪的男人,被黑色巨浪所追逐。

        罗鸿再度咳血,剑阵被破,但是,罗鸿却是感觉到了那松动的剑道修为的瓶颈!

        可是……还差那么一点点!

        罗鸿看着飞速往佛屋飞掠的吴天。

        一咬牙。

        抬起手,猛地一攥。

        吴天的影子一阵蠕动,下一刻,移形换影,化作了罗鸿的模样。

        “来啊!用点力啊!吴家的剑道就仅仅如此吗?!”

        罗鸿在吴天身边冒头,咆哮道。

        吴天脑袋一懵,眼睛瞬间红了!

        艹!

        你这逼阴魂不散了是吧?!

        而出现在吴天身侧的罗鸿,没有做别的,就是握着煞珠剑,猛地挥出,而煞珠剑内,罗鸿叠剑气,一千八百道!

        吴天看着近在咫尺的佛屋,又看着罗鸿劈来的一剑。

        怒吼扫出一剑!

        轰!

        尽管吴天的力量半数拿去压制死灵之气,但是这一剑的威力,还是让罗鸿倒飞而出。

        而罗鸿倒飞过程中,却是笑了,嘴角流露出一丝满意的笑。

        浑身上下有一种舒爽的感觉,直冲灵魂!

        他体内所有的剑气在这一刻沸腾。

        经脉中的剑气冲破阻隔,从五品命剑,跨入了四品!

        而黑暗潮汐亦是瞬间倾覆……

        在联排佛屋中所有人的复杂目光中。

        吞噬了罗鸿。

        而吴天亦是被黑暗潮汐砸中后背,血肉瞬间消融一半,无数死灵之气涌入体内,他发出凄厉的惨嚎,砸入佛屋之中,连滚带爬的将佛屋门关上。

        只剩下联排佛屋之上佛像散发着幽绿色的光华。

        天地一片死寂。

        唯有吴天不断发出的痛楚的惨嚎,让人毛骨悚然。

        ps:大章,二合一章节,求下月票,求下推荐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