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满级反派升级指南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五章

        “烟花厂?”景清章听到这就明白了过来,末世里头不需要烟花这种锦上添花的东西,他们需要破坏力和杀伤性都很强的东西。“是军工厂吧。”

        “目前还不清楚,得我去了才知道。”夜景将东西拾掇好。“我只拿了一些衣服,休息的时候我还是会回来的,毕竟我也得有自己的工作,不是吗?”

        “你是生气了吗?”

        景清章拉住想要走的夜景,将她拉到了椅子前,按住她的肩膀,让她坐下。

        “我没生气,我就是想静一静。”

        “其实如果你有矛盾和不满,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景清章的手温柔的抚摸她的脑袋,希望她能够安安静静的坐下来跟自己解决出现的问题。

        “哎,其实你说得挺不错的,但是我可能接受不了你所说的代价。”你要只是正常的跟我是情侣,这种苛刻的条件我也就忍了。

        可你是j啊,我们俩终究有一天,会变成对手。到时候我拿走你的卫星,你不还是要到处追杀我。

        “可你不打算去解决这件事嘛。”

        “我父亲给我找了新的解决办法,你就不用费心,我跟宁樽约好了交接的时间。”夜景歪了下脑袋。“我真的没跟你生气,人与人之间有意见不和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送你。”

        他知道现在跟夜景是聊不下去了,有那么一瞬间,他真想给自己扎一针,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这样一个别别扭扭的女人。

        可是转念一想,夜景平时好像也不是别别扭扭的,难道女孩子谈恋爱之后,就会别别扭扭的嘛?

        夜景倒也没有拒绝,因为她已经感受到了面前人的不悦了。

        她虽然不太在乎j的情绪,但是恋爱书上,感情是很容易被消耗的,如果j不喜欢自己了,那自己的计划不就全盘失败了。

        “好。”

        景清章的越野车上,两个人皆不发言,只是安静的坐着。

        她觉得现在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很奇怪,自己不喜欢j,j又只是有一点点喜欢自己。怎么说呢,一点都没有cp感。

        她现在有点怀疑自己安排这一出的目的到底能不能实现,会不会把这脆弱的关系直接冲散。

        景清章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眉头微皱,不辨喜怒。

        过了几秒钟,他终于反应了过来,转身向着夜景欺来。

        夜景本能的往后躲了一点。

        他本来想帮夜景系安全带的手停留在半空中,眼神中有一抹惊讶和挫败感。

        “呵。”

        忽然,他笑了,可是那笑容却像是在看清一切之后的自我嘲笑。

        在他的手要收回的那一刻,被夜景一把抓住。

        “那个你手环带了嘛?”

        ”怎么,大小姐这么快又想开了?”

        夜景听到他这副酸里酸气的话,气就不打一出来。

        真想揍他。

        想了想他的卫星,这个想法瞬间消失。

        “只要我不做最后的适配,它是不是就可以摘下来。”

        “上次你可以控制异能,是我临时做的常识性调配,如果你不做最后的适配,它就只是个普通的手环,是没有办法帮你解决任何问题的。”景清章刚刚的坏心情有些许的收敛。

        “没关系,就当个普通的手环。”

        “当普通的手环,上次跟你说的那些功能也都还在。”他重点说了这句话。

        “没关系,你既然想关心我,就关心吧。”

        “那你为什么不做最后的适配。”景清章这回是真的不懂了。

        “没有任何功能的手环,是作为情侣之间的一个礼物,我带就带,可是如果做了适配,这就是一个镣铐。”夜景调整了下坐姿。“开车吧。”

        听到这句话,他陷入了沉思,自由真的很重要嘛?

        车缓缓停在了烟花厂的门口。

        大老远的就能看到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宁樽。

        虽然自己跟宁樽非常的不对付,但他今天确实是帅爆了!

        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霸道总裁本裁。

        一身极为合适的黑色西装,长身而立,梳了一个大背头,一看早上起来就没少往头上抹发蜡。

        不过很显然,打扮的这么花枝招展的宁樽也未引起景清章的注意。

        景清章还处在人为什么那么渴望自由这个论题之中。

        “这次你终于没迟到。”宁樽手指了一下,手下将相关资料递交给了夜景。“这真的只是一个给基地增添光彩的烟花厂,你父亲想得太多了。”

        说罢,手轻轻拍了拍夜景的肩膀。

        这个动作倒是被看到了。

        此时的景清章眼神终于落在了宁樽的身上,不过他并没有被宁樽的帅气所惊艳。

        “你是要去给别人当司仪嘛?”

        景清章短短的一句话,让宁樽脸上的笑容瞬间石化。

        “不是,我平时就这么穿。”

        “那有点费时间。”他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手表。“今天下午会有大风,您最好再加一点头油,不然会乱的。”

        面对景清章如此友好的提醒,宁樽脸上的尴尬收都收不回去。

        “我觉得挺帅的啊。”夜景摸着自己的下巴。“看上去多么成熟稳重的小伙啊,你可以试着学习下。”

        “我绝对不会在自己的头上摸发蜡的。”景清章犹豫了下,又加上了一句话。“你也不行。”

        “文件档案都收拾好了。”宁樽示意了办公室的方向。

        “宁家家大业大,一个烟花厂也需要你亲自交接,这么事无巨细的吗?”景清章终于有些觉得奇怪了。

        宁樽不是幕后老板嘛,这个烟花厂对他来说是九牛一毛啊。

        “也不是每件事都那么事无巨细,这不是大小姐来嘛,我怕我不来,你又给我整什么幺蛾子。”宁樽后半句话,是对着夜景说的。

        后半句话的语气猛然变得温柔又耐人寻味,唇角含笑,歪头看着夜景。

        夜景被这笑容看得头疼,自己以前看他勾引那些良家小妹妹时,经常用这种眼神。

        宁樽也是够敬业的啊。

        “不会的,这次我不会搞幺蛾子的。”

        本来景清章以为夜景会怼他,万万没想到,夜景居然回答的这么温柔,这有一点不像她本人会说出来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