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古龙文集·萧十一郎在线阅读 - 第六章 美人心

第六章 美人心

        茶馆。

        济南虽是个五方杂处、卧虎藏龙的名城,但要找个比茶馆人更杂、话更多的地方,只怕也很少。

        风四娘坐茶馆的机会虽不多,但每次坐在茶馆里,她都觉得很开心,她喜欢男人们盯着她看。

        一个女人能令男人们的眼睛发直,总是件开心的事。

        这茶馆里大多数男人的眼睛的确都在盯着她,坐茶馆的女人本不多,这么美的女人更少见。

        风四娘用一只小盖碗慢慢地啜着茶,茶叶并不好,这种茶她平日根本就不会入口,但现在却似舍不得放下。

        她根本不是在欣赏茶的滋味,只不过她自己觉得自己喝茶的姿势很美,还可以让别人欣赏欣赏她这双手。

        萧十一郎也在瞧着她,觉得很有趣。

        他认识风四娘已有很多年了,他很了解风四娘的脾气。

        这位被江湖中人称为“女妖怪”的女中豪杰,虽然很难惹、很泼辣,但有时也会天真得像个孩子。

        萧十一郎一直很喜欢她,每次和她相处的时候都会觉得很愉快,但和她分手的时候,却并不难受。

        这究竟是种什么样的感情,他自己也分不清。

        他们赶到济南来,因为割鹿刀也到了济南。

        还有很多名人也都到了济南……

        突然间,本来盯着风四娘的那些眼睛,一下子全都转到外面去了。有人伸长脖子瞧,有人甚至已站起来,跑到门口。

        风四娘也有些惊奇,她心里想:“外面难道来了个比我更漂亮的女人?”

        风四娘有些生气,又有些好奇,也忍不住想到门口去瞧瞧,她心里想到要做一件事,就绝不会迟疑。

        她到了门口,才发现大家争着瞧的,只不过是辆马车。

        这辆马车虽然比普通的华贵些,可也没有什么特别出奇的地方,车窗车门都关得紧紧的,也看不到里面是什么人。

        马车走得也不快,赶车的小心翼翼,连马鞭都不敢扬起,像是怕鞭梢在无意间伤及路人。

        拉车的马虽不错,也并非什么千里驹。

        奇怪的是,大家却偏偏都在盯着这辆马车瞧,有些人还在窃窃私议,就像是这马车顶上忽然长出朵大喇叭花来了似的。

        “这些人宁可看这辆破马车,却不看我?”风四娘真有点弄不懂了,这地方的男人难道都有点毛病?

        她忍不住冷笑道:“这里的人难道都没有见过马车吗?一辆马车有什么好看的?”

        旁边的人扭过头瞧了她一眼,目光却又立刻回到那辆马车上去了,只有个驼背的老头子搭讪着笑道:“姑娘你这就不知道了,马车虽没有什么,但车里的人却是我们这地方的头一号人物。”

        风四娘道:“哦?是谁?”

        老头子笑道:“说起此人来,可真是大大的有名,她就是城里‘金针沈家’的大小姐沈璧君沈姑娘,也是武林中第一位大美人。”

        他满脸堆着笑,仿佛也已分沾到一分光彩,接着又道:“我说错了!沈姑娘其实已不该叫作沈姑娘,应该叫作连夫人才是,看姑娘你也是见多识广的人,想必知道姑苏有个‘无垢山庄’,是江南第一世家,沈姑娘的夫婿就是无垢山庄的主人连城璧连公子。”

        风四娘淡淡道:“连城璧……这名字我好像听说过。”

        其实她不但听说过,而且还听得多了。

        “连城璧”这名字近年在江湖中名头之响,简直如日中天,就算他的对头仇人,也不能不对他挑一挑大拇指。

        那老头子愈说兴趣愈浓,又道:“沈姑娘出嫁已有两三年,上个月才归宁,城里的父母兄弟都一心想看看她这两年来是否出落得更美了,只可惜这位姑娘从小知书识礼,深居简出,我老头子等了二十年,也只不过见过她一两次而已。”

        风四娘冷笑道:“如此说来,这位沈姑娘倒真是你们济南人心中的宝贝了?”

        老头子根本听不出她话中的讥诮之意,点着头笑道:“一点也不错,一点也不错……”

        风四娘道:“她坐在车子里,你们也能瞧得见她吗?”

        老头子眯着眼笑道:“看不到她的人,看看她坐的车子也是好的。”

        风四娘几乎气破了肚子,幸好这时马车已走到路尽头,转过去瞧不见了,大家这才纷纷落座。

        有人还在议论纷纷:“你看人家,回来两个多月,才上过一趟街,唉,谁能娶到沈姑娘这样的媳妇,真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但人家连公子也不错,不但学问好、家世好、人品好、相貌好,而且听说武功也是天下数一数二的高手,这样的女婿哪儿找去?”

        “这才叫郎才女貌,珠联璧合。”

        “听说连公子前两天也来了,不知是否……”

        大家谈谈说说,说的都是连城璧和沈璧君夫妻,简直将这两人说成天上少有,地下无双。

        风四娘也懒得听了,正想叫萧十一郎赶快算账走路,但她身子还没有完全转过来,眼角突然瞥见了一个人!

        茶馆的斜对面,有家“源记”钱庄票号。

        当时的行商客旅,若觉得路上携带银两不便,就可以到这种钱庄去换“银票”,信用好的钱庄发出的银票,走遍天下都可通用,信用不好的钱庄就根本无法立足,当时银票盛行,就因为所有钱庄的信用都很好。

        做这行生意的,大都是山西人,因为山西人的手紧,而且长于理财,这家“源记”票号,就是其中最大的一家。

        风四娘看到的这个人,此刻刚从“源记”票号里走出来。

        这人年纪三十左右,四四方方的脸,四四方方的嘴,穿着件规规矩矩的浅蓝缎袍,外面却罩着件青布衫,脚上穿着经久耐穿的白布袜、青布鞋,全身上下干干净净,就像是块刚出炉的硬面饼。

        无论谁都可看出这是个规规矩矩、正正派派的人,无论将什么事交托给他都可以很放心。

        但风四娘见到这人,却立刻用手挡住了脸,低下头就往后面走,就像是穷光蛋遇着了债主似的。

        不巧的是,这人眼睛也很尖,走出来就瞧见风四娘了,一瞧见风四娘,他眼睛里就发出了光,大叫道:“四娘,四娘……风四娘……”

        他嗓门可真不小,三条街外的人只怕都听得见。

        风四娘只有停下脚,恨恨道:“倒霉,怎么遇上了这个倒霉鬼。”

        那位规矩人已撩起了长衫,大步跑过来。

        他眼睛里有了风四娘,就似乎什么也瞧不见了,街那边刚好转过来一辆马车,收势不及,眼见就要将他撞倒。

        茶馆里的人都不禁发出了惊呼,谁知这人一退步,伸手一挽车轭,竟硬生生将这辆马车拉住了!

        只见他两条腿钉子般钉在地上,一条手臂怕有千斤之力,满街上的人又都不禁发出了喝彩声。

        这人却似全没听到,向那已吓呆了的车夫抱了抱拳,道:“抱歉。”

        这句话刚说完,他的人已奔入了茶馆,四四方方的脸上这才露出一丝宽慰的微笑,笑道:“四娘,我总算找着你了。”

        风四娘用眼白横了他一眼,冷冷道:“你鬼叫什么?别人还当我欠了你的债,你才会在这儿一个劲儿地穷吼。”

        这人的笑容看来虽已有些发苦,却还是赔着笑道:“我……我没有呀。”

        风四娘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道:“你找我干什么?”

        这人道:“没……没事。”

        风四娘瞪眼道:“没事?没事为何要找我?”

        这人急得直擦汗,道:“我……我只不过觉……觉得好久没……没见了,所以……所以……才……”

        原来他一着急就变成了结巴,愈结巴愈说不出。本来相貌堂堂的一个人,此刻就像是变成了个呆头鹅。

        风四娘也忍不住笑了,道:“就算好久没见,你也不应该站在街上穷吼,知道吗?”

        看到风四娘有了笑容,这位规矩人才松了口气,赔着笑道:“你……你一个人?”

        风四娘向那边坐着的萧十一郎指了指,道:“两个。”

        这人脸色立刻变了,眼睛瞪着萧十一郎,就像是恨不得将他一口吞下去,涨红着脸道:“他……他……他是什么人?”

        风四娘瞪眼道:“他是什么人,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问他?”

        这人急得脖子都粗了,幸好这时萧十一郎已走了过来,笑道:“我是她堂弟,不知尊驾是……”

        听到“堂弟”两个字,这位规矩人又松了口气,说话也立刻变得清楚了起来,抱着拳笑道:“原来尊驾是风四娘的堂弟,很好很好,太好了……在下姓杨,草字开泰,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萧十一郎似乎觉得有些意外,动容道:“莫非尊驾就是‘源记’票号的少东,江湖人称‘铁君子’的杨大侠么?”

        杨开泰笑道:“不敢,不敢……”

        萧十一郎也笑道:“幸会,幸会……”

        他吃惊的倒并非因为这人竟是富可敌国的源记少东,而因为他是少林监寺“铁山大师”唯一俗家弟子,一手“少林神拳”据说已有了九成火候,江湖中已公认他为少林俗家弟子中的第一高手!

        这么样土头土脑,见了风四娘连话都说不出的一个人,居然是名震关中的武林高手,萧十一郎自然难免觉得很意外。

        杨开泰的眼睛已又转到风四娘那边去了,赔着笑道:“两位为何不坐下来说话?”

        风四娘道:“我们正要走了。”

        杨开泰道:“走?到……到哪里去?”

        风四娘眼珠子一转,道:“我们正想找人请客吃饭。”

        杨开泰道:“何必找人,我……我……”

        风四娘用眼角瞟着他,道:“你想请客?”

        杨开泰道:“当然,当然……听说隔壁的排骨面不错,馒头也蒸得很白……”

        风四娘冷笑道:“排骨面我自己还吃得起,用不着你请,你走吧。”

        杨开泰擦了擦汗,赔笑道:“你……你想吃什么,我都请。”

        风四娘道:“你若真想请客,就请我们上‘悦宾楼’去,我想吃那里的水泡肚。”

        杨开泰咬了咬牙,道:“好……好,咱……咱们就上悦宾楼。”

        每个城里都有一两家特别贵的饭馆,但生意却往往特别好,因为花钱的大爷们爱的就是这调调儿。

        坐在价钱特别贵的饭馆里吃饭,一个人仿佛就会变得神气许多,觉得自己多多少少还是个人物。

        其实悦宾楼卖五钱银子一份的水泡肚,也未必比别家卖一钱七的滋味好些,但硬是有些人偏偏要觉得大不相同。

        杨开泰从走上楼到坐下来,至少已擦了七八次汗。

        风四娘已开始点菜了,点了四五样,杨开泰的脸色看来已有些发白,突然站起来,道:“我……我出去走一趟,就……就回来。”

        风四娘理也不理他,还是自己点自己的菜,等杨开泰走下楼,她已一口气点了十六七样菜,这才停下来,道:“你猜不猜得出他干什么去了?”

        萧十一郎笑了笑,道:“去拿钱?”

        风四娘笑道:“一点也不错,这种人出来身上带的钱绝不会超过一两银子。”

        萧十一郎道:“无论如何,他总是个君子,你也不该穷吃他。”

        风四娘冷笑道:“什么‘铁君子’,我看他简直是个铁公鸡,就和他老子一样,一毛不拔,这种人不吃吃谁?”

        萧十一郎道:“他总算对你不错。”

        风四娘道:“我这么样吃他,就是要将他吃怕。”

        她撇了撇嘴,道:“你也不知道这人有多讨厌,自从在王老夫人的寿宴上见过我一面后,就整天像条狗似的盯着我。”

        萧十一郎道:“我倒觉得他很好,人既老实,又正派,家世更没话说,武功也是一等一的高手,我看你不如就嫁给他……”

        话未说完,风四娘已叫了起来,道:“放你的屁,天下的男人死光了,我也不会嫁给这种铁公鸡。”

        萧十一郎叹了口气,苦笑道:“女人真奇怪,未出嫁前,总希望自己的老公又豪爽,又慷慨,等到嫁给他以后,就希望他愈小气愈好了,最好一次客都不请,把钱都交给她。”

        上第二道菜的时候,杨开泰才赶回来,那边角落上刚坐下一个面带微须的中年人看到他,就欠了欠身,抱了抱拳。

        杨开泰也立刻抱拳还礼,彼此都很客气。

        那中年人是一个人来的,穿的衣服虽然并不十分华贵,但气派看来却极大,腰畔悬着的一柄乌鞘剑,看来也绝非凡品。一双眸子更是炯炯有神,顾盼之间,隐然有威,显见得是个常常发号施令的人物。

        风四娘早就留意到他了,此刻忍不住问道:“那人是谁?”

        杨开泰道:“你不认得他?奇怪奇怪!”

        风四娘道:“我为什么就一定要认得他?”

        杨开泰压低声音,道:“他就是当年巴山顾道人的衣钵弟子柳色青,若论剑法之高远清灵,江湖间只怕已很少有人能比得上他了!”

        风四娘也不禁为之动容,道:“听说他的‘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已尽得顾道人的神髓,而且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你看过吗?”

        杨开泰道:“这人生性恬淡,从来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所以江湖中认得他的人很少,但却和嵩山的镜湖师兄是方外至交,所以我才认得他。”

        他说别的话时,不但口齿清楚,而且有条有理,但一说到自己和风四娘的事时,就立刻变成个结结巴巴的呆子了。

        风四娘瞟了萧十一郎一眼,道:“看来这地方来的名人倒不少。”

        杨开泰笑道:“的确不少,除了我和柳色青外,大概还有厉刚、徐青藤、朱白水和连城璧连公子。”

        风四娘冷冷道:“如此说来,你也是个名人了?”

        杨开泰怔了怔,道:“我……我……我……”

        他又说不出话来了。

        连城璧、柳色青、杨开泰、朱白水、徐青藤、厉刚,这六人的名字说来的确非同小可,近十年来的江湖成名人物中,若论名头之响,武功之高,实在很难找得出几个人比这六人更强的。

        这六人的年纪都不大,最大的厉刚也不过只有四十多岁,但他们不但个个都是世家子弟,名门之后,而且为人都很正派,做的事也很漂亮,连江湖中最难惹的老怪物“木尊者”,都说他们六人都不愧是“少年君子”。

        木尊者这句话说出来,“六君子”之名立刻传遍了江湖。

        风四娘又瞟了萧十一郎一眼,萧十一郎仍低着头在喝酒,始终都没有说话,风四娘这才转向杨开泰,道:“今天是什么风将你们六位大名人都吹到济南来了呀?”

        杨开泰擦了擦汗,道:“有……有人请……请我们来的。”

        风四娘道:“能够请得动你们六位的人,面子倒真不小。是谁呀?”

        杨开泰道:“是……是司空曙、赵无极、海灵子、屠啸天和徐鲁子徐大师联合发的请柬,要我们到大明湖畔的沈家庄来看一把刀。”

        风四娘眼睛亮了,道:“看什么刀?”

        杨开泰道:“割鹿刀!”

        风四娘淡淡道:“为了看一把刀,就将你们六位都请来,也未免太小题大做了吧?”

        杨开泰道:“据说那不是一把普通的刀,徐大师费了一生心血才铸成的,他准备将这把刀送给我们六人中的一人,却不知送给谁好。”

        风四娘道:“所以他就将你们六人都请来,看看谁的本事大,就将刀送给谁,是吗?”

        杨开泰道:“只怕是的。”

        风四娘冷笑道:“为了一把刀,你们居然就不惜远远地跑到这里来拼命,你们这六位少年君子也未免太不值钱了吧!”

        杨开泰涨红了脸,道:“其实我……我并不想要这把刀,只不过……只不过……”

        萧十一郎忽然笑道:“我了解杨兄的意思,徐大师既有此请,杨兄不来,岂非显得示弱于人了么。我知道杨兄要争的是这份荣誉,绝不是那把刀!”

        杨开泰展颜笑道:“对对对,对极了……”

        他接着又道:“何况徐大师这把刀也并不是白送给我们的,无论谁得到这把刀,都要答应他两件事。”

        风四娘道:“拿了人家以一生心血铸成的宝刀,就算要替人家做二十件事,也是应该的。”

        杨开泰叹了口气,道:“这两件事做来只怕比别的两百件事还要困难得多。”

        风四娘道:“哦?”

        杨开泰道:“第一件事他要我们答应他,终生佩带此刀,绝不让它落入第二人的手中。这件事说来容易,做来却简直难如登天。”

        他苦笑着接道:“现在江湖中已不知有多少人知道这把刀的消息了,无论谁将这把刀夺到手,立刻就能成名露脸,震动江湖,带着这把刀在江湖走动,简直就好像带着包火药似的,随时都可能引火上身。”

        风四娘笑了笑道:“这话倒不假,就连我说不定也想来凑凑热闹。”

        杨开泰道:“但若比起第二件事来,这件事倒还算容易的。”

        风四娘道:“哦?他要你干什么,到天上摘个月亮下来么?”

        杨开泰苦笑道:“他要我们答应他,谁得到这把刀之后,就以此刀为他除去当今天下声名最狼藉的大盗……”

        他话未说完,风四娘已忍不住抢着问道:“他说的是谁?”

        杨开泰一字字缓缓道:“萧十一郎!”

        已经上到第十样菜了。

        杨开泰忽然看到满桌子的菜,脸色就立刻发白,喃喃道:“菜太多了,太丰富了,怎么吃得下。”

        风四娘板着脸道:“这话本该由做客人的来说的,做主人的应该说菜不好,菜太少……你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吗?”

        杨开泰擦了擦汗,道:“抱……抱歉,我……我一向很少做主人。”

        风四娘也忍不住为之失笑,道:“你这人虽然小气,总算还坦白得很。”

        萧十一郎忽然道:“不知杨兄可认得那萧十一郎么?”

        杨开泰道:“不认得。”

        萧十一郎目光闪动,道:“杨兄既然与他素不相识,得刀之后,怎忍下手杀他?”

        杨开泰道:“我虽不认得他,却知道他是个无恶不作的江洋大盗,这种人正是‘人人得而诛之’,我为何要不忍?”

        萧十一郎道:“杨兄可曾亲眼见到他做过什么不仁不义的事?”

        杨开泰道:“那倒也没有,我……只不过时常听说而已。”

        萧十一郎笑了笑,道:“亲眼所见之事,尚且未必能算准,何况仅是耳闻呢?”

        杨开泰默然半晌,忽也笑了笑,道:“其实就算我想杀他,也未必能杀得了他,江湖中想杀他的人也不知有多少,但他岂非还是活得好好的?”

        风四娘冷笑道:“一点也不错,你若肯听我良言相劝,还是莫要得到那柄刀好些,否则你非但杀不了萧十一郎,弄不好也许还要死在他手上。”

        杨开泰叹道:“老实说,我能得到那柄刀的希望本就不大。”

        风四娘道:“以你之见,是谁最有希望呢?”

        杨开泰沉吟着,道:“厉刚成名最久,他的‘大开碑手’火候也很老到,只不过他为人太方正,掌法也不免呆板了些,缺少变化。”

        风四娘道:“如此说来,他也是没希望的了。”

        杨开泰道:“他未必能胜得过我。”

        风四娘道:“徐青藤呢?”

        杨开泰道:“徐青藤是武当掌门真人最心爱的弟子,拳剑双绝,轻功也好,据说他的剑法施展出来,已全无人间烟火气,只可惜……”

        风四娘道:“只可惜怎样?”

        杨开泰道:“他是世袭的杭州将军,钟鸣鼎食,席丰履厚,一个人生活过得若是太舒适了,武功就难有精进。”

        风四娘道:“所以,你觉得他也没什么希望,是吗?”

        杨开泰没有说话,无异已默认了。

        风四娘道:“朱白水呢?我听说他身兼峨嵋、点苍两家之长,又是昔年暗器名家‘千手观音’朱夫人的独生子。收发暗器的功夫,一时无两。”

        杨开泰道:“这个人的确是惊才绝艳,聪明绝顶,只可惜他太聪明了,据说已看破红尘,准备剃度出家,所以他这次来不来都很成问题。”

        风四娘道:“他若来呢?”

        杨开泰道:“他既已看破红尘,就算来了,也不会全力施为。”

        风四娘道:“他也没希望?”

        杨开泰道:“希望不大。”

        风四娘瞧了坐在那边自斟自饮的柳色青一眼,压低声音道:“他呢?”

        杨开泰道:“此人剑法之高,无话可说,只可惜人太狂傲,与人交手时未免太轻敌,而且百招过后若还不能取胜,就会变得渐渐沉不住气了。”

        萧十一郎笑道:“杨兄分析得的确精辟绝伦……”

        风四娘道:“你既然很会分析别人,为何不分析分析自己?”

        杨开泰正色道:“我自十岁时投入恩师门下,至今已有二十一年,这二十一年来无论风雨寒暑,我早晚两课从未间断,我也不敢妄自菲薄,若论掌力之强,内劲之长,只怕已很少有人能比得上我。”

        萧十一郎叹道:“杨兄果然不愧为君子,品评人事,既不贬人扬己,也不矫情自谦,而且……”

        风四娘抢着笑道:“而且他心里无论有什么事都存不住的,脸上立刻就会显露出来,有人要他请客时,他的脸简直比马脸还难看。”

        杨开泰的脸又涨红了,道:“我……我……我只不过……”

        风四娘道:“你只不过是太小气,所以你的内力虽深厚,掌法却嫌太放不开,总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别人虽很难胜你,你想胜过别人也很难。”

        她笑了笑,接着道:“你评论别人完了,也得让我评论评论你,对不对?”

        杨开泰红着脸呆了半晌,才长长叹了口气,道:“四娘你真不愧是我的知己。”

        风四娘道:“知己两字,倒不敢当,只不过你的毛病我倒清楚得很。”

        杨开泰叹道:“正因如此,所以我才自觉不如连城璧!”

        风四娘道:“你看过他的武功?”

        杨开泰道:“没有。江湖中见过他真功夫的人并不多。”

        风四娘道:“那么你怎知他武功比你强?”

        杨开泰道:“就因为他武功从不轻易炫露,才令人更觉他深不可测。”

        萧十一郎道:“据说此人是个君子,六岁时便已有‘神童’之誉,十岁时剑法已登堂奥,十一岁时就能与自东瀛渡海而来的‘一刀流’掌门人‘太玄信机’交手论剑,历三百招而不败,自此之后,连扶桑三岛都知道中土出了位武林神童。”

        他笑了笑,悠然接道:“但我也听说过,萧十一郎也是位不世出的武林奇才,刀法自成一格,出道后从未遇过敌手,却不知道这位连公子比不比得上他?”

        杨开泰道:“萧十一郎的刀法如风雷闪电,连城璧的剑法却如暖月春风,两人一刚一柔,都已登峰造极,但自古‘柔能克刚’,放眼当今天下,若说还有人能胜过萧十一郎的,只怕就是这位连城璧了。”

        萧十一郎神色不动,微笑道:“听你说来,他两人一个至刚,一个至柔,倒好像是天生的对头!”

        杨开泰道:“但萧十一郎却有几样万万比不上连城璧!”

        萧十一郎道:“哦?愿闻其详。”

        杨开泰道:“连城璧乃武林世家子弟,行事大仁大义,而且处处替人着想,从不争名夺利,近年来人望之隆,无人能及,已可当得起‘大侠’两字!这种人无论走到哪里,别人都对他恭敬有加,可说已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风四娘咬着嘴唇道:“萧十一郎呢?”

        杨开泰道:“萧十一郎却是声名狼藉的大盗,既没有亲人,更没有朋友,无论走到哪里,都绝不会有人帮他的忙。”

        萧十一郎虽然还在笑,但笑容看来已带着种说不出的萧索寂寞之意,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大笑道:“说得对,说得好,想那萧十一郎只不过是个马车夫的儿子而已,又怎能和连城璧那种世家子弟相比。”

        杨开泰道:“除此之外,连城璧还有件事,也是别人比不上的。”

        风四娘道:“什么事?”

        杨开泰道:“他还有个好帮手,贤内助。”

        风四娘道:“你说的可是沈璧君?”

        杨开泰道:“不错,这位连夫人就是‘金针’沈太君的孙女儿,不但身怀绝技,而且温柔贤惠,是位典型的贤妻良母。”

        风四娘冷冷道:“只可惜她已嫁人了,否则你倒可以去追求追求。”

        杨开泰的脸立刻又红了,吃吃道:“我……我……我只不过……”

        风四娘慢慢地啜着杯中酒,喃喃道:“不知道沈家的‘金针’比起我的‘银针’来怎样?……”

        她忽然抬起头,笑道:“你们什么时候到沈家庄去?”

        杨开泰道:“明天下午。护刀入关的司空曙,最迟明天早上就可到了。”

        风四娘眼珠子直转,道:“不知道他们还请了些什么人?”

        杨开泰道:“客人并不多……”

        他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瞧着风四娘道:“你是不是也想去?”

        风四娘冷笑了一声,淡淡道:“人家又没有请我,我脸皮还没有这么厚。”

        杨开泰道:“但我可以带你去,你就算是我的……我的……”

        风四娘瞪眼道:“算是你的什么人?”

        杨开泰红着脸,吃吃道:“朋……朋……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