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古龙文集·萧十一郎在线阅读 - 第七章 沈太君的气派

第七章 沈太君的气派

        沈家庄在大明湖畔,依山面水,你只要看到他们门口那两尊古老石狮子,就可想见这家家族历史的辉煌与悠久。

        沈家庄的奴仆并不多,但每个人都是彬彬有礼,训练有素,绝不会令任何人觉得自己受了冷落。

        自从庄主沈劲风夫妇出征流寇,双双战死在嘉峪关口之后,沈家庄近年来实是人丁凋零,只有沈太君一个人在支持着门户。

        但沈家庄在江湖人心目中的地位却非但始终不坠,而且反而愈来愈高了,这并不完全是因为大家同情沈劲风夫妇的惨死,崇敬他们的英节,也因为这位沈太君的确有许多令人心服之处。

        连城璧一早就出城去迎接护刀入关的人了,此刻在大厅中接待宾客的,是沈太君娘家的侄子“襄阳剑客”万重山。

        客到得并不多,最早来的是“铁君子”杨开泰。

        他还带来了两位“朋友”:一位是个很英俊秀气的白面书生,叫“冯士良”;另一位是冯士良的堂弟,叫“冯五”。

        万重山阅人多矣,总觉得这两位“冯先生”都是英气逼人,武功也显然有很深的火候,绝不会是江湖中的无名之辈。

        但他却偏偏从未听说过这两人的名字。

        万重山心里虽奇怪,表面却不动声色,绝口不提,他信得过杨开泰,他相信杨开泰带来的朋友绝不会是为非作歹之徒。

        但厉刚就不同了。

        厉刚来得也很早,万重山为他们引见过之后,厉刚那一双尖刀般的眼睛,就一直在盯着这两位“冯先生”。

        这位以三十六路“大开碑手”名扬天下的武林豪杰,不但一双眼神像尖刀,他整个人都像是一把刀,出了鞘的刀!

        他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种凌厉之气,咄咄逼人。

        风四娘被他盯得几乎有些受不住了,但萧十一郎却还是面带微笑,安然自若,完全不在乎。

        萧十一郎和别人不同的地方,就是他什么都不在乎。

        然后柳色青也来了。

        再到的是徐青藤,这位世袭的杭州将军,果然是人物风流,衣衫华丽。帽上缀着的一粒珍珠,大如鸽卵,一看就知道是价值连城之物,但他对人却很客气,并未以富贵凌人,也没有什么架子。

        其间还到了几位客人,自然也全都是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但厉刚的眼睛却还是一直在盯着萧十一郎。

        杨开泰也觉得有些不对了,搭讪着道:“厉兄近来可曾到少林去过?”

        厉刚板着脸点了点头,忽然道:“这位冯兄是阁下的朋友?”

        杨开泰道:“不错。”

        厉刚道:“他真的姓冯?”

        风四娘一肚子火,实在忍不住了,冷笑道:“阁下若认为我们不姓冯,那么我们应该姓什么呢?”

        厉刚沉着脸,道:“两位无论姓什么,都与厉某无关,只不过厉某生平最见不得藏头露尾,改名换姓之辈,若是见到,就绝不肯放过。”

        风四娘脸色已变了,但万重山已抢着笑道:“厉兄为人之刚正,是大家都知道的。”

        徐青藤立刻也笑着打岔,问道:“白水兄呢?为何还没有来?”

        万重山轻轻叹息了一声,道:“白水兄已在峨嵋金顶剃度,这次只怕是不会来的了。”

        徐青藤扼腕道:“他怎会如此想不开?其中莫非还有什么隐情么?”

        厉刚忽然一拍桌子,厉声道:“无论他是为了什么,都大大的不该,朱家世代单传,只有他这一个独子,他却出家做了和尚。常言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亏他还念过几天书,竟连这句话都忘了,我若见了他……哼!”

        万重山和徐青藤面面相觑,谁也不说话了。

        风四娘一肚子气还未消,忍不住冷笑道:“你看这人多奇怪,什么人的闲事他都要来管管。”

        厉刚霍然长身而起,怒道:“我就是喜欢管闲事,你不服?”

        杨开泰也站了起来,大声道:“厉兄莫要忘了,他是我的朋友。”

        厉刚道:“是你的朋友又怎样?厉某今日就要教训教训你这朋友。”

        杨开泰脸都涨红了,道:“好好好,你……你……你不妨先来教训教训我吧。”

        两人一挽袖子,像是立刻就要出手,满屋子的人竟没有一个站出来劝架的,因为大家都知道厉刚的脾气,谁也不愿再自讨无趣。

        突听一人道:“你们到这里来,是想来打架的么?”

        这句话说得本不大高明,非但全无气派,也不文雅,甚至有些像贩夫走卒在找人麻烦。

        但现在这句话由这人嘴里说出来,分量就好像变得忽然不同了,谁也不会觉得这句话说得有丝毫不文雅、不高明之处——因为这句话是沈太夫人说出来的。

        沈太君无论年龄、身份、地位,都已到了可以随便说话的程度,能够挨她骂的人,心里非但不会觉得难受,反而会觉得很光荣,她若对一个人客客气气的,那人反而会觉得全身不舒服。

        这道理沈太君一向很明白。

        无论对什么事,她都很明白;她听得多,看得够多,经历过的事也够多了。现在她的耳朵虽已有点聋,但只要是她想听的话,别人声音无论说得多么小,她还是能将每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若是她不想听的话,她就一个字也听不到了。

        现在她的眼睛虽也不如以前那么明亮敏锐,也许已看不清别人的脸,但每个人的心她却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丫头们将她扶出来的时候,她正在吃着一粒蜜枣,吃得津津有味,像是已将全副精神都放在这粒枣子上。

        方才那句话就好像根本不是她说的。

        但厉刚、杨开泰都已红着脸,垂下了头,偏过半个身子,悄悄将刚卷起的衣袖又放了下来。

        满屋子的人都在恭恭敬敬地行礼。

        沈太君笑眯眯地点了点头,道:“徐青藤,你帽子上这粒珍珠可真不错呀,但你将它钉在帽子上,岂非太可惜了吗?你为什么不将它挂在鼻子上呢?也好让别人看得更清楚些。”

        徐青藤的脸红了,什么话也不敢说。

        沈太君笑眯眯地瞧着柳色青,又道:“几年不见,你剑法想必又精进了吧?天下大概已没有人能比得上你了吧!其实你外号应该叫作‘天下第一剑’才对,至少你身上挂的这把剑比别人的都漂亮得多。”

        柳色青的脸也红了,他的手本来一直握着剑柄,像是生怕别人看不到,现在却赶快偷偷地将剑藏到背后。

        他们的脸虽红,却并没有觉得丝毫难为情,因为能挨沈太君的骂,并不是件丢人的事。

        那至少表示沈太君并没有将他们当外人。

        没有挨骂的人,看来反倒有些怅怅然若有所失。

        杨开泰垂着头,讷讷道:“小侄方才一时无礼,还求太夫人恕罪。”

        沈太君用手扶着耳朵,道:“什么,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呀。”

        杨开泰脸又红了,道:“小……小侄方才无……无礼……”

        沈太君笑了,道:“哦——原来你是说没有带礼物来呀!那有什么关系,反正我知道你是个小气鬼,连自己都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怎么会送礼给别人?”

        杨开泰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厉刚忍不住道:“晚辈方才也并未想和杨兄打架,只不过这两人……”

        沈太君道:“什么?你说这两人想打架?”

        她笑眯眯地瞧了瞧风四娘和萧十一郎,摇着头道:“不会的,这两人看来都是好孩子,怎么会在我这里打架?只有那种没规矩的野孩子才会在这里吹胡子、瞪眼睛,你说是吗?”

        厉刚怔了半晌,终于还是垂首道:“太夫人说得是。”

        风四娘愈看愈有趣,觉得这位老太婆实在有趣极了,她只希望自己到七八十岁的时候,也能像这老太婆一样有趣。

        沈太君笑道:“这地方本来客人还不少,可是自从璧君出了嫁之后,就已有很久没这么热闹过了,我这才明白,原来那些人并不是来看我这老太婆的。但今天你们若也想来看看我们那位大美人儿,只怕就难免要失望。”

        她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线,道:“我们那位大丫头今天可不能见客,她有病。”

        杨开泰脱口道:“有病?什么病?”

        沈太君笑道:“傻孩子,你着急什么?她若真的有病,我还会这么开心?”

        她挤了挤眼睛,故意压低声音,道:“告诉你,她不是有病,是有喜。但你可千万不能说是我说的,免得那丫头又怪我老婆子多嘴。”

        满屋子的人立刻又站了起来,只听“恭喜”之声不绝于耳,杨开泰更是笑得合不拢嘴来。

        风四娘瞪了他一眼,悄悄道:“你开心什么?孩子又不是你的。”

        杨开泰的嘴立刻合了起来,连笑都不敢笑了。像他这么听话的男人,倒也的确少见得很。

        萧十一郎不禁在暗中叹了口气,因为他很明白一个男人是绝不能太听女人话的;男人若是太听一个女人的话,那女人反会觉得他没出息。

        萧十一郎无论和多少人在一起,都好像是孤孤单单的,因为他永远是个“局外人”,永远不能分享别人的欢乐。

        他永远最冷静,所以他第一个看到了连城璧。

        他并不认得连城璧,也从未见过连城璧,可是他知道,现在从外面走进来的这个人定是连城璧。

        因为他从未见过任何人的态度如此文雅,在文雅中却又带着种令人觉得高不可攀的清华之气。

        世上有很多英俊的少年,有很多文质彬彬的书生,有很多气质不凡的世家子弟,也有很多少年扬名的武林侠少,但却绝没有任何人能和现在走进来的人相比。虽然谁也说不出他的与众不同之处究竟在哪里,但无论任何人只要瞧一眼,就会觉得他的确是与众不同的。

        赵无极本也是个很出色的人,他的风采也曾令许多人倾倒,若是和别人走在一起,他的风采总是特别令人注意。

        但现在他和这人走进来,萧十一郎甚至没有看见他。

        他穿的永远是质料最高贵、剪裁最合身的衣服,身上佩带的每样东西都经过仔细地挑选,每样都很配合他的身份,使人既不会觉得他寒碜,也不会觉得他做作,更不会觉得他是个暴发户。

        武林中像赵无极这么考究的人并不多,但现在他和这人一齐走进来,简直就像是这人的跟班。

        这人若不是连城璧,世上还有谁可能是连城璧?连城璧若不是这么样一个人,他也就不是“连城璧”了!

        连城璧也一眼就瞧见了萧十一郎。

        他也不认得萧十一郎,也从未见过萧十一郎,更绝不会想到现在站在大厅门口石阶上的这少年就是萧十一郎。

        可是他只瞧了一眼,他就觉得这少年有很多和别人不同的地方——究竟有什么不同,他也说不出。

        他很想多瞧这少年几眼,可是他没有这么做,因为盯着一个人打量是件很不礼貌的事。

        连城璧这一生中从未做过对任何人失礼的事。

        等大家看到连城璧和赵无极的时候,当然又有一阵骚动。

        然后,赵无极才拜见沈太夫人。

        沈太君虽然还是笑眯眯的,但眼睛里却连一丝笑意都没有,她似已觉出事情有些不对了。

        赵无极拜道:“晚辈来迟,有劳太夫人久候,恕罪恕罪。”

        沈太君笑道:“没关系,来迟了总比不来的好,是吗?”

        赵无极道:“是。”

        沈太君道:“屠啸天、海灵子和那老鹰王呢?他们为什么不来?难道没有脸来见我?”

        赵无极叹了口气,道:“他们的确无颜来见太夫人……”

        沈太君的眼睛像是忽然变得年轻了,目光闪动,道:“刀丢了,是吗?”

        赵无极垂下了头。

        沈太君淡淡道:“刀丢了倒没关系,只怕连人也丢了。”

        赵无极头垂得更低,道:“晚辈实也无颜来见太夫人,只不过……”

        沈太君忽然笑了笑,道:“你用不着解释,我也知道这件事责任绝不在你,有老鹰王和你们在一起,他一定会抢着要带那把刀,所以刀一定是在他手里丢了的。”

        赵无极叹道:“纵然如此,晚辈亦难辞疏忽之罪,若不能将刀夺回,晚辈是再也无颜见武林同道的了。”

        沈太君道:“能自那老鹰王手里将刀夺去的人,世上倒也没几个,夺刀的人是谁呀?那人的本领不小吧?”

        赵无极道:“风四娘。”

        沈太君道:“风四娘?……这名字我倒也听说过,听说她手上功夫也有两下子,但就凭她那两下子,只怕还夺不走老鹰王手里的刀吧!”

        赵无极道:“她自然还有个帮手。”

        沈太君道:“是谁?”

        赵无极长长叹息了一声,一字字道:“萧十一郎!”

        大厅中的人果然都不愧是君子,听到了这么惊人的消息,大家居然还都能沉得住气,没有一个现出惊讶失望之态来的,甚至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因为在这种时候,无论说什么都会令赵无极觉得很难堪。

        君子是绝不愿令人觉得难堪的。

        脸上露出惊讶之色来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杨开泰;一个是风四娘。杨开泰盯着风四娘,风四娘却在盯着萧十一郎。

        她心里自然觉得奇怪极了,她自然知道丢的那把并不是真刀,那么,真刀到哪里去了?

        听到“萧十一郎”这名字,沈太君才皱了皱眉,喃喃道:“萧十一郎,萧十一郎……最近我怎么总是听到这人的名字,好像天下的坏事都被他一人做尽了。”

        她忽又笑了笑,道:“我老婆子倒真想见见这个人,一个人就能做出这么多坏事来,倒也不容易。”

        厉刚板着脸道:“此人不除,江湖难安!晚辈迟早总有一日提他的首级来见太夫人。”

        沈太君也不理他,却道:“徐青藤,你想不想要萧十一郎的头?”

        徐青藤沉吟着,道:“厉兄说得不错,此人不除,江湖难安……”

        沈太君不等他说完,又道:“柳色青,你呢?”

        柳色青道:“晚辈久已想与此人一较高低。”

        沈太君目光移向连城璧,道:“你呢?”

        连城璧微笑不语。

        沈太君摇着头,喃喃道:“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不爱说话了……你们信不信,他到我这里来了半个月,我还没有听他说过十句话。”

        杨开泰张开嘴,却又立刻闭上了。

        沈太君道:“你想说什么?说呀,难道你也想学他?”

        杨开泰偷偷瞟了风四娘一眼,道:“晚辈总觉得有时不说话反比说话好。”

        沈太君笑了,道:“那么你呢?你想不想杀萧十一郎?”

        杨开泰道:“此人恶名四溢,无论谁能除去此人,都可名扬天下,晚辈自然也有这意思,只不过……”

        沈太君道:“只不过怎样?”

        杨开泰垂下头,苦笑道:“晚辈只怕还不是他的敌手。”

        沈太君大笑道:“好,还是你这孩子说话老实,我老婆子就喜欢这种规规矩矩、本本分分的人,只可惜我没有第二个孙女儿嫁给你。”

        杨开泰的脸马上又涨红了,眼睛再也不敢往风四娘那边去瞧——风四娘脸上是什么表情,他已可想象得到。

        沈太君目光这才回到厉刚身上,淡淡道:“你看,有这么多人都想要萧十一郎的头,你想提他的头来见我,只怕还不大容易吧!”

        风四娘瞧着萧十一郎:“你感觉如何?”

        萧十一郎道:“我开心极了。”

        风四娘道:“开心?你还觉得开心?”

        萧十一郎笑了笑,道:“我还不知道我的头如此值钱,否则只怕也早就送进当铺了。”

        风四娘也笑了。

        夜很静,她的笑声就像是银铃一样。

        这是沈家庄的后园,每个客人都有间客房,到了沈家庄的人若不肯住一晚上,那岂非太不给沈太君面子了。

        风四娘的笑声很快就停了下来,皱起眉道:“我们夺到的明明是假刀,但他们丢的却偏偏是真刀,你说这件事奇怪不奇怪?”

        萧十一郎道:“不奇怪。”

        风四娘道:“不奇怪?你知道真刀到哪里去了?”

        萧十一郎道:“真刀……”

        他刚说出两个字,就闭上了嘴。

        因为他已听到了一个人的脚步声向这边走了过来,他知道必定是杨开泰,只有君子的脚步声才会这样重。

        君子绝不会偷偷摸摸地走过来偷听别人说话。

        风四娘又皱起了眉,喃喃道:“阴魂不散,又来了……”

        她转过身,瞪着杨开泰,冷冷道:“你是不是要我谢谢你?”

        杨开泰涨红了脸,道:“我……我没有这意思。”

        风四娘道:“我本来是应该谢谢你,你方才若说出我是风四娘,那些人一定不会放过我。”

        杨开泰道:“我为什么要……要说?”

        风四娘道:“他们不是说我就是那偷刀的贼么?”

        杨开泰擦了擦汗,道:“我知道你不是。”

        风四娘道:“你怎么知道?”

        杨开泰道:“因为……因为……我相信你。”

        风四娘道:“你为什么相信我?”

        杨开泰又擦了擦汗,道:“没有为什么,我就是……就是相信你。”

        风四娘望着他,望着他那四四方方的脸,诚诚朴朴的表情,风四娘的眼睛忍不住有些湿了。

        她就算是个木头人,也有被感动的时候,在这一刹那间,她也不禁真情流露,忍不住握住了杨开泰的手,柔声道:“你真是个好人。”

        杨开泰的眼睛也湿了,吃吃道:“我……我并不太好,我……我也不太坏,我……”

        风四娘嫣然一笑,道:“你真是个君子,可也真是个呆子……”

        她忽然想起萧十一郎,立刻松开了手,回首笑道:“你说他……”

        她笑容又凝结,因为萧十一郎已不在她身后。

        萧十一郎已不见了。

        风四娘怔了半晌,道:“他的人呢,你看见他到哪里去了吗?”

        杨开泰也怔了怔,道:“什么人?”

        风四娘道:“他……我堂弟,你没有看见他?”

        杨开泰道:“没……没有。”

        风四娘道:“你难道是瞎子?他那么大一个人你会看不见?”

        杨开泰道:“我……我真的没看见,我只……只看见你……”

        风四娘跺了跺脚,道:“你呀,你真是个呆子。”

        屋子里的灯还是亮着的。

        风四娘只希望萧十一郎已回到屋里,但却又不敢确定,因为她很了解萧十一郎这个人。

        她知道萧十一郎随时都会失踪的。

        萧十一郎果然已失踪了。

        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灯台下压着一张纸。

        纸上的墨迹还未干,正是萧十一郎写的一笔怪字。

        “快嫁给他吧,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我敢担保,你这一辈子绝对再也找不到一个比他对你更好的人了。”

        风四娘咬着牙,连眼圈儿都红了,恨恨道:“这混账,这畜生,简直不是人生父母养的。”

        杨开泰赔着笑,道:“他不是你堂弟吗?你怎么能这样子骂他!”

        风四娘跳了起来,大吼道:“谁说他是我堂弟,你活见了鬼吗?”

        杨开泰急得直擦汗,道:“他不是你堂弟是什么人?”

        风四娘忍住了眼泪,道:“他……他……他也是个呆子!”

        呆子当然不见得就是君子,但君子却多多少少必定有些呆气,做君子本不是件很聪明的事。

        萧十一郎嘴里在低低哼着一支歌,那曲调就像是关外草原上的牧歌,苍凉悲壮中却又带着几分寂寞忧郁。

        每当他哼这支歌的时候,他心情总是不太好的。他对自己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他从不愿做呆子。

        夜色并不凄凉,因为天上的星光很灿烂,草丛中不时传出秋虫的低鸣,却衬得天地间分外静寂。

        在如此静夜中,如此星空下,一个人踽踽独行时,心情往往会觉得很平静,往往能将许多苦恼和烦恼忘却。

        但萧十一郎却不同,在这种时候,他总是会想起许多不该想的事,他会想起自己的身世,会想起他这一生中的遭遇……

        他这一生永远都是个“局外人”,永远都是孤独的,有时他真觉得累得很,但却从不敢休息。

        因为人生就像是条鞭子,永远不停地在后面鞭打着他,要他往前面走,要他去找寻,但却又从不肯告诉他能找到什么……

        他只有不停地往前走,总希望能遇到一些很不平凡的事,否则,这段人生的旅途岂非就太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