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古龙文集·萧十一郎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秋灯

第十三章 秋灯

        这屋里只有一张床、一条凳、一张桌。

        萧十一郎在这屋子已待了三天,几乎没有踏出门一步。

        沈璧君也已晕迷了三天。

        这三天中,她不断挣扎、呼喊、哭泣……似乎正在和什么无形的恶魔在搏斗,有时全身冷得发抖,有时又烧得发烫。

        现在她才总算渐渐安静了下来。

        萧十一郎望着她,心里真是说不出的同情,说不出的怜惜。

        可是等她醒了的时候,他却绝不会将这种情感流露出来。

        她虽美丽,却不骄傲,虽聪明,却不狡黠,虽温柔,却又很坚强,无论受了多么大的委屈,却也绝不肯向人诉苦。

        这正是萧十一郎梦想中的女人。

        他一生中都在等待着遇上这么样一个女人。

        可是,等她醒了的时候,他还是会对她冷冰冰的不理不睬。

        因为她已是别人的妻子。

        就算她还不是别人的妻子,“金针沈家”的千金小姐,也绝不能和“大盗”萧十一郎有任何牵连。

        萧十一郎很明白这道理,他一向很会控制自己的情感。

        因为他必须如此。

        “像我这样的人,也许命中就注定了要孤独一辈子吧!”

        萧十一郎轻轻地叹息了一声,点着了灯。

        灯光温柔地照上了沈璧君的脸,她的眼睛终于张了开来……

        沈璧君也看到了萧十一郎。

        这眼睛大大的年轻人就坐在她身旁,静静地望着她。

        这难道又是个梦,这些天来,梦实在太多,也太可怕了。

        她闭起眼睛,只希望现在这梦,莫要醒来,可是等她再张开眼睛的时候,那眼睛大大的年轻人还是静静地坐在那里,望着她。

        她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目中充满了无限感激,柔声道:“这次又是你救了我。”

        萧十一郎道:“我自顾尚且不暇,哪里还有救人的本事?”

        沈璧君叹了口气,道:“你又何必再瞒我,我知道上次也是你从她手中将我救出来的。”

        萧十一郎道:“她?她是谁?”

        沈璧君道:“你自然知道,就是那……那可怕的小公子。”

        萧十一郎道:“大大小小的公子,我一个也不认得。”

        沈璧君道:“但她却一定认得你,而且还很怕你,所以她虽然知道我在那山神庙,自己也不敢去。”

        萧十一郎道:“她为什么要怕我?我这人难道很可怕吗?”

        沈璧君叹道:“可怕的只是那些伪君子,我实在看错人了,也错怪了你。”

        萧十一郎冷冷道:“像你这种人,本就不该出来走江湖的。”

        他站了起来,打开窗子,冷冷接着道:“你懂得的事太少,说的话却太多。”

        窗外静得很。

        周围几百里之内,只怕再也找不出生意比这里更冷清的客栈了——严格说来,这地方根本还不够资格称为“客栈”。

        小院中连灯火都没有。

        幸好天上还有星,衬着窗外的夜色与星光,站在窗口的萧十一郎就显得更孤独、更寂寞。

        他嘴里又在低低地哼着那首歌。

        沈璧君望着他高大的背影,就好像一只失了群的孤雁,在风雨中忽然看到一棵大树似的,心里觉得忽然安定了下来。

        现在他无论说什么话,她都不会生气了。

        过了很久,她才低低地问道:“你哼的是什么歌?”

        萧十一郎没有说话。

        又过了很久,沈璧君忽然自己笑了,道:“你说奇不奇怪,有人居然认为你是萧十一郎。”

        萧十一郎道:“哦?”

        沈璧君道:“但我却知道你绝不是萧十一郎,因为你不像是个凶恶的人。”

        萧十一郎没有回头,淡淡道:“萧十一郎是个很凶恶的人吗?”

        沈璧君道:“你难道从未听说过他做的那些事?”

        萧十一郎沉默了半晌,道:“你对他做的事难道知道得很多?”

        沈璧君恨恨道:“我只要知道一件就够了,他做的事无论哪一件都该砍头!”

        萧十一郎又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你也想砍他的头?”

        沈璧君道:“我若能遇见他,绝不会再让他活下去害人!”

        萧十一郎冷笑了一声,道:“你若遇见他,活不下去的只怕是你自己吧!”

        沈璧君的脸红了。

        就在这时,突听一阵脚步声响,手提灯笼的店小二,领着青衣皂帽、家丁打扮的老人走了过来。

        两人走到小院中央就停住了脚,店小二往窗子这边指了指,青衣老人打量着站在窗口的萧十一郎,赔着笑道:“借问大哥,连家的少夫人可是住在这里么?”

        一听到这声音,沈璧君的眼睛忽然亮了,高声道:“是沈义吗?我就在这里,快进来。”

        这青衣人正是沈家庄的老家丁沈义,他家世世代代在沈家为奴,沈璧君还未出生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沈家了。

        他听到沈璧君的声音,再也不理会萧十一郎,三脚两步就奔了过来,推门而入,急忙拜倒在床前,黯然道:“老奴不知小姐在这里受苦,迎接来迟,但望小姐恕罪。”

        沈璧君又惊又喜,道:“你来了就好,太夫人呢?她老人家可知道?”

        沈义道:“小姐遇难的消息,早已传遍江湖,太夫人知道后,立刻令老奴等四处打听,今日才偶然听到这里的店伙说,他们这里有位女客人,病得很重,可是长得却如同天仙一样,老奴立刻就猜到他说的可能就是小姐了。”

        他长长叹了口气,道:“好在苍天有眼,总算让老奴找到了小姐,太夫人若是知道,也必定欢喜得很……”

        说着说着,他自己也似要欢喜得流下泪来。

        沈璧君更是欢喜得连话都已说不出来。

        沈义揉了揉眼睛,道:“小姐的伤势不要紧吧?”

        沈璧君点了点头,道:“现在已好多了。”

        沈义道:“既是如此,就请小姐快回去吧,也免得太夫人担心。”

        沈璧君眼睛望着一直冷冷站在那边的萧十一郎,迟疑着道:“现在……不会太晚了么?”

        沈义笑道:“秋天的日子短,其实此刻刚到戌时,何况老奴早已为小姐备好了车马。”

        沈璧君又望了萧十一郎一眼。

        沈义似乎这才发现屋子里还有个人,赔着笑问道:“这位公子爷……”

        沈璧君道:“这位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快去为我叩谢他的大恩。”

        沈义立刻走过去,伏地拜倒,道:“多谢公子相救之德,沈家庄上上下下感同身受。”

        萧十一郎冷冷地望着他,道:“你是沈家庄的人?”

        沈义笑道:“老奴侍候太夫人已有四十多年了,公子……”

        他话还未说完,萧十一郎突然一把将他从地上揪了起来,左右开弓,正正反反给了他十几个耳光。

        沈义满嘴牙齿都被打落,连叫都叫不出。

        沈璧君大惊道:“你这是干什么?他的确是我们家的人,你为何要如此对他?”

        萧十一郎也不理她,提着沈义就从窗口抛了出去,冷冷道:“回去告诉要你来的人,叫他要来就自己来,我等着他!”

        沈义捂着嘴,含含糊糊地大叫道:“是太夫人要我来的,你凭什么打人?”

        萧十一郎厉声道:“你这种人杀了也不过分,何况打?你若还不快滚,我就真宰了你。”

        沈义这才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逃到院外又大骂起来。

        沈璧君脸上阵青阵白,显然也已气极了,勉强忍耐道:“沈义在我们家工作了四十多年,始终忠心耿耿,你难道认为他也是别人派来害我的吗?”

        萧十一郎没有说话。

        沈璧君道:“你救了我,我终生都感激,但你为什么定要留我在这里呢?”

        萧十一郎冷冷道:“我并没有这个意思。”

        他语声虽冷淡,但目中却已露出一种凄凉痛苦之色。

        沈璧君道:“那么,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虽在极力控制着,不愿失态,语气还是难免变得尖刻起来。

        萧十一郎紧握起双拳,道:“你难道认为我对你有恶意?”

        沈璧君道:“你若对我没有恶意,就请你现在送我回去。”

        萧十一郎沉默了很久,长长吐出口气道:“现在还不行。”

        他似乎还想说什么,却又忍住。

        沈璧君咬着嘴唇,道:“你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肯送我回去?”

        萧十一郎道:“也许再等三五天吧……”

        他忽然推开门走了出去。

        沈璧君大声道:“等一等,话还没有说完,你不能走。”

        但萧十一郎头也不回,已走得很远了。

        沈璧君气得手直抖。

        她心里本对萧十一郎有些歉疚,自己觉得自己实在应该好好地补偿他、报答他,绝不能再伤害他了。

        但这人做的事却太奇怪、太令人怀疑,最气人的是,他心里似乎隐藏着许多事,却连一句也不肯说出来。

        桌子上还有萧十一郎喝剩下的大半壶酒。

        沈璧君只觉满心气恼,无可宣泄,拿起酒壶,一口气喝了下去。

        沈璧君并不常喝酒。

        像她这样的淑女,就算喝酒,也是浅尝辄止,她生平喝的酒加起来只怕也没有这一次喝的多。

        此刻这大半壶酒喝下去,她只觉一股热气由喉头涌下,肚子里就好像有一团火在燃烧着。

        但过不了多久,这团火忽然就由肚子里移上头顶。

        没有喝过酒的人,永远不知道这种“移动”有多么奇妙,她的头脑,一下子就变得空空洞洞、晕晕迷迷的。

        她的思想似乎忽然变得敏锐起来,其实却什么也没有想。

        她平时一直在尽量控制着自己,尽量约束着自己,不要失态,不要失礼,不要做错事,不要说错话,不要得罪人……

        但现在所有的束缚像是一下子全都解开了。

        平时她认为不重要的事,现在反而忽然变得非常重要起来。

        她晕晕迷迷地躺了一会儿,就想起了萧十一郎。

        “这人做的事实在太奇怪,态度又暧昧,他为什么要将沈义赶走?为什么不肯送我回去?”

        她愈想火气愈大,简直片刻也忍耐不得。

        她愈想愈觉得自己非快些回去不可,愈快愈好。

        “他不肯送我回去,我难道不能让别人送我回去么?”

        她觉得自己这想法简直正确极了,简直连一时半刻都等不得,当下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用尽全身力气,大呼道:“店家……店小二……快来,快来……”

        她自己也想不到自己竟能发出这么大的呼声。

        那店伙好像忽然间就在她面前出现了,正在问她:“姑娘有什么吩咐?”

        沈璧君道:“快去替我雇辆车,我要回去,快,快……”

        店伙迟疑着,道:“现在只怕雇不到车子。”

        沈璧君道:“你去替我想法子,随你多少钱我都出。”

        店伙还是在迟疑着,转过身道:“客官,真的要雇车么?”

        沈璧君这才发觉萧十一郎就在他身后,火气一下子又冲了上来,大声道:“我要回去是我的事,和他有什么关系?你为何要问他?”

        萧十一郎摇了摇头,道:“你喝醉了。”

        沈璧君道:“谁说我喝醉了,我喝这么点酒就会醉么?”

        她向那店伙挥了挥手,又道:“快去替我雇车,莫要理他,他自己才喝醉了。”

        店伙望了望她,又望了望萧十一郎。

        萧十一郎摇了摇头。

        沈璧君叫了起来,道:“你不肯送我回去,为什么也不让我自己回去?你是我的什么人?凭什么要管我的事?凭什么要留住我?”

        萧十一郎叹了口气,道:“你真醉了,好好歇着吧,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好不好?”

        沈璧君道:“不行,我现在就要走。”

        萧十一郎道:“你现在不能走。”

        沈璧君大怒,道:“你凭什么强迫我?你救过我,就想把我看成你的人了么?你再也休想,我根本不要你救,你若不放我走,不如杀了我吧!”

        她挣扎着,竟想向萧十一郎扑过去。

        只听“扑通”一声,她的人已从床上跌了下来。

        萧十一郎自然不得不去扶她,但他的手刚碰到她,沈璧君就又放声大叫了起来,大叫道:“救命呀,这人是强盗,快去叫官人来抓他……”

        萧十一郎脸都气青了,正想放手,谁知沈璧君忽然重重一口咬在他手背上,血都被咬了出来。

        沈璧君居然会咬人,这真是谁也想不到的事。

        这一口虽然是咬在萧十一郎手上,却无异咬在他心上。

        沈璧君喘息着道:“我本还以为你是个好人,原来你也和那些人一样,救我也是有企图的,原来你比他们还可恶!”

        萧十一郎慢慢地闭上眼睛,忽然转身走了出去。

        沈璧君只觉得自己这几句话说得精彩极了,居然能将这人骂走,平时她当然说不出这种话,但一喝了酒,“灵感”就来了,口才也来了。

        她决定以后一定要常常喝酒。

        她自然认为自己说的话一点也没有错,喝醉了的人总认为自己是天下最讲理的人,无论做什么事都对极了,错的一定是别人。

        那店伙早已看得呆了,还站在那里发愣。

        沈璧君喘息了半晌,忽然对他笑了笑。

        这一笑自然是表示她多么清醒,多么有理智。

        店伙也莫名其妙地陪她笑了笑。

        沈璧君道:“那人可真蛮不讲理,是不是?”

        店伙干咳了两声,道:“是,是是是。”

        沈璧君叹了口气,道:“我本不愿和这种人争吵的,但他实在太可恶了。”

        店伙拼命点头,道:“是是是。”

        沈璧君慢慢地点了点头,心里觉得很安慰,因为别人还是站在她这边的,这世上不讲理的人毕竟还不算太多。

        店伙却已在悄悄移动脚步,准备开溜了。

        沈璧君忽然又道:“你知不知道大明湖旁边有个沈家庄?”

        店伙赔着笑道:“这周围几百里地的人,谁不知道沈家庄?”

        沈璧君道:“你知道我是谁么?”

        店伙摇了摇头,还是赔着笑道:“姑娘这还是第一次照顾小店的生意,下次再来小人就认得了。”

        喝醉了的人,是人人都害怕的;这店伙虽已早就想溜之大吉了,却又不敢不敷衍着应付几句。

        沈璧君笑了,道:“告诉你,我就是沈家庄的沈姑娘,你若能在今天晚上送我回沈家庄,必定重重有赏。”

        店伙忽然呆住了,不住偷偷地打量着沈璧君。

        沈璧君道:“你不相信?”

        店伙迟疑着,讷讷道:“姑娘若真是沈家庄的人,只怕是回不去的了。”

        沈璧君道:“为什么?”

        店伙道:“沈家庄已被烧成了一片平地,庄子里的人有的死,有的伤,有的走得不知去向,现在连一个留下来的都没有了。”

        沈璧君的心好像忽然要裂开来了,呆了半晌,大呼道:“我不信,你说的话我一个字也不相信。”

        店伙赔笑道:“小人怎敢骗姑娘?”

        沈璧君以手捶床,嘶声道:“你和他串通好了来骗我的,你们都不是好人。”

        店伙摇了摇头,喃喃道:“姑娘若不相信,我也没法子……”

        沈璧君已伏在床上,痛哭了起来。

        店伙想走,听到她的哭声,又不禁停下了脚。

        女人的哭,本就能令男人心动,何况沈璧君又那么美丽。

        店伙忽然长长叹了口气,道:“好,姑娘若是定要到沈家庄去瞧瞧,小人就陪姑娘走一趟吧。”

        萧十一郎正独自在喝着闷酒。

        他也想喝醉算了,奇怪的是,他偏偏总是喝不醉。

        这几天来,他只觉得自己好像已变了一个人了。

        变得很可笑。

        他本来是个很豪爽、很风趣、很洒脱的人;但这几天连他自己也觉得自己变得有些婆婆妈妈,别别扭扭。

        “我为什么不爽爽快快地告诉她,沈家庄已成一片瓦砾,我为什么定要瞒住她,她受不受刺激,与我又有何关系?”

        萧十一郎冷笑着,又喝下一杯酒。

        “我与她非亲非故,为什么要多管她的闲事,自讨无趣?”

        沈义一来,萧十一郎就知道他一定也已被小公子收买了,沈家庄既已被焚,他怎么还能接沈璧君“回去”呢?

        萧十一郎没有解释,是因为生怕沈璧君再也受不了这打击!这几天来,她所受的打击的确已非人所能担当得了的。

        他怕沈璧君会发疯。

        “我如此对她,她至少也该稍微信任我些才是……她既然一点也不信任我,我又何必关心她?”

        萧十一郎觉得自己实在犯不着,他决心以后再也不管她的事,也免得被人冤枉,也免得怄气。

        听到外面的车马声,他知道店伙毕竟还是将沈璧君送走了。

        他立刻又担起心来:“小公子必定还在暗中窥伺,知道她一个人走,绝对放不过她的!”

        萧十一郎忍不住站了起来,却又慢慢地坐了下去!

        “我说过再也不管她的事,为何又替她担心了?连她的丈夫都不关心她,我又何必多事?我算什么东西?”

        “只不过,她的确是醉了,说的话也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醉人说的话,醒了时必定会后悔的,我也该原谅她才是。”

        “我就算再救她一次,她也许还是认为我另有企图,另有目的,等她知道我就是萧十一郎时,我的好心更要全变为恶意了。”

        “可是,救人救到底,我既已救了她两次,为何不能再多救她一次?我怎能眼看着她落到小公子那种人的手上?”

        萧十一郎一杯杯地喝着闷酒,心里充满了矛盾。

        他的心从来也没有这么乱过。

        到最后,他才下了决心!

        “无论她对我怎样,我都不能不救她!”

        他站起来,大步走了出去!

        迎面一阵冷风吹过,他只觉得胸中一阵热意上涌,忍不住引吭高歌起来,嘹亮的歌声,震得四面的窗子都“咯咯”发响。

        一扇扇窗子都打开了,露出了一张张既惊奇、又愤怒的脸,用惺忪的睡眼,瞪着萧十一郎。

        有的人甚至已在大骂!

        “这人一定是个酒鬼,疯子!”

        萧十一郎不但不在乎,反而觉得很可笑。

        因为他知道自己既不是酒鬼,更不是疯子。

        “只要我胸中坦荡,别人就算将我当疯子又有何妨?只要我做得对,又何必去管别人心里的想法?”

        车马走得很急。

        破旧的马车,走在崎岖不平的石子路上,颠动得就像是艘暴风雨中的船。沈璧君却在车厢中睡着了。

        她梦见那眼睛大大的年轻人正在对她哭,又对着她笑,笑得那么可怕,她恨透了,恨不得一刀刺入他的胸膛。

        等她一刀刺进去后,这人竟忽然变成了连城璧。

        血,泉水般的血,不停地从连城璧身上流了出来,流得那么多,将他自己的人都淹没了,只露出一个头,一双眼睛。

        这双眼睛瞪着沈璧君,看来是那么悲伤,那么痛苦……

        沈璧君也分不清这究竟是连城璧的眼睛,还是那年轻人的眼睛。

        她怕极了,想叫又叫不出。

        她的人似也渐渐要被血水淹没。

        血很冷,冷极了。

        沈璧君全身都在发抖,不停地发抖……

        她仿佛听到有个人在说话,声音本来很遥远,然后渐渐近了,很近,就像是有个人在她耳旁大叫。

        她忽然醒了过来。

        马车不知何时已停下。

        车门已开了,风吹在她身上,冷得很,冷得正像是血。

        她身子还在不停地发着抖。

        那店伙正站在车门旁,带着同情的神色望着她,大声道:“姑娘醒醒,沈家庄已到了。”

        沈璧君茫然望着他,仿佛还不能了解他这句话的意思,她只觉得自己的头似乎灌满了铅,沉重得连抬都抬不起来。

        “沈家庄已到了……家已到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是真的。

        那店伙嗫嚅着,道:“这里就是沈家庄,姑娘是不是要下车……”

        沈璧君笑了,大声道:“我当然要下车,既已到家了,为什么不下车?”

        一说起这“家”字,她简直连片刻都等不及了,立刻挣扎着往车门外移动,几乎重重一跤跌在地上。

        那店伙赶紧扶住了她,叹道:“其实……姑娘还是莫要下车的好。”

        沈璧君笑道:“为什么?难道想将我连车子一齐抬进去……”

        她声音突然冻结,笑声也冻结。

        她整个人忽然僵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