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古龙文集·萧十一郎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奇计

第十九章 奇计

        海灵子。

        来的是海灵子。

        萧十一郎毕竟不是神仙,毕竟有算错的时候。

        沈璧君全身都凉了。

        头戴雨笠、手持长剑的海灵子,已站在她面前,距离她还不及七尺,湿透了的衣裳蛇皮般紧贴在他枯柴般的身上。

        他看来就像是个刚从地狱里逃出来,向人索命的魔鬼!

        沈璧君连看都不敢看他,扭过头,去看萧十一郎。

        萧十一郎居然在笑。

        海灵子冷冷道:“两位只怕再也想不到来的会是我吧?”

        萧十一郎大笑道:“你以为我想不到?其实我早就看到你鬼鬼祟祟地躲在那里了。我那些话就是说给你听的,否则你怎么敢现身?”

        他笑得那么开心,说得又那么自然。

        连沈璧君都几乎忍不住要相信他这番话是真的。

        海灵子脸色也不禁变了变,但脚步并没有停。

        他走得并不快,因为他每走一步,脚步与剑锋都完全配合。

        他行动时全身几乎完全没有破绽。

        他并不是个轻易就会被人两句话动摇的人。

        萧十一郎不再等了,因为他知道不能再等了。

        他用尽全力,扑了过去。

        然后,他倒下。

        他气力已不继,就像块石头似的,往半空中跌在海灵子足下。

        沈璧君惊呼失声。

        海灵子的剑已毒蛇般下击,直刺萧十一郎腰后软胁。

        萧十一郎似已不能闪避,身子一缩,以右臀去迎海灵子的剑!

        “哧”地一声,剑锋入肉,鲜血四溅。

        海灵子面露狞笑,正想拔剑再刺!

        谁知萧十一郎突然反手,以肉掌握住了剑锋。

        海灵子一挣,未挣脱,身形已不稳。

        金针已暴雨般射了过来!

        萧十一郎应变的急智,永远是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

        他自知力竭,伤重,绝难对敌,竟拼命以血肉之躯去迎海灵子的剑,为的只是要将海灵子毒蛇般的剑扼死!

        他必须要给沈璧君一个出手的机会。

        他只怕沈璧君会轻易放过这机会,那么他们就必死无疑了!

        幸好沈璧君已学会了很多。霎眼间,她已发出七把金针!

        “满天花雨”!

        这名字虽普通,但却是暗器中最厉害的手法。

        萧十一郎先倒下,正是怕阻住她的暗器。

        海灵子一声狂吼,撤剑,萧十一郎已滚了过去,抱住了他的腿。他倒下时,胸膛上已多了柄匕首。

        一柄几乎完美无瑕的匕首,却刺在这丑恶无比的人身上!

        萧十一郎仰面躺着,喘息着,他觉得雨点打在他身上,已不再发疼。

        是雨已小了,还是他已麻木?

        沈璧君呆呆地站在那里,茫然望着倒在地上的海灵子。

        她几乎不相信这是真的。

        她整个人都似乎已将虚脱。

        萧十一郎挣扎着,像是要爬起来。

        沈璧君这才定了定神,赶过去扶住他,柔声道:“你……你的伤……”

        看到他的伤口,她眼泪已流下面颊。

        萧十一郎道:“我的伤没关系,扶我坐起来。”

        沈璧君道:“可是你……你还是躺着的好。”

        萧十一郎苦笑道:“我一定要坐起来,否则只怕就要永远躺在这里了!”

        雨虽小了,却仍未停。

        萧十一郎盘膝坐在海灵子和屠啸天的尸体旁,似在调息。

        沈璧君一直在看他,仿佛天地间就只剩下了他这么一个人,仿佛她目光只要离开他,她这人就会崩溃。

        萧十一郎眼睛一直是闭着的,突然道:“赵无极,你既已来了,为何还躲在那里?”

        沈璧君心一震,目光四下搜索,哪有赵无极的人影?

        过了很久很久,萧十一郎突然又道:“赵无极,你既已来了,为何还躲在那里?”

        同样的一句话,他竟说了四遍。

        每隔盏茶工夫就说一次,说到第三次时,沈璧君已明白他这只不过是在试探,但等他说到第四次时,赵无极果然被他说出来了。

        赵无极步履虽很安详,但面上却带着惊讶之色。他自信步履很轻,实在想不通萧十一郎怎会知道他已来了的。

        萧十一郎眼睛已张开,却连瞧都没有瞧他一眼,淡淡笑道:“我知道你迟早总会来的,想不到你竟来得这么迟,连海灵子都比你早来了一步。”

        赵无极目光掠过地上的尸身,脸色也变了,瞪着萧十一郎,满面都是惊讶和怀疑之色。

        萧十一郎道:“你用不着瞪我,他们两位并不是我杀的!”

        赵无极道:“不是你?是谁?”

        萧十一郎道:“我也不知道是谁,他们刚走到这里,就突然倒下去死了。”

        赵无极目光闪动,道:“他们是自己死的?”

        萧十一郎道:“不错,你只要走过来,看看他们的伤痕就知道了。”

        赵无极非但没有再向前走,反而往后退了几步,道:“用不着再往前走了,在这里我就可以看得很清楚!”

        萧十一郎道:“你不相信我的话?”

        赵无极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开口。

        萧十一郎叹了口气,道:“我已力竭,又受了重伤,连逃都逃不了,怎么能杀得死屠大侠和南海剑派的第一高手?”

        他又叹了口气,道:“现在我坐在这里,只不过是在等死而已。”

        赵无极道:“等死?”

        萧十一郎苦笑道:“不瞒你说,现在你若要来割下我的脑袋,我连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最惨的是,连沈姑娘的金针都用完了。”

        沈璧君只觉嘴里在发苦,苦得要命。

        她自然知道萧十一郎说的是真话。

        但他为什么要说真话?他疯了么?

        赵无极若是真的走过来,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

        但赵无极非但没有往前去,反而又退后了几步。

        萧十一郎道:“你若要杀我,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你为什么还不过来动手?”

        赵无极突然仰面大笑起来,笑得几乎淌出了眼泪。

        萧十一郎道:“你杀人的时候一定要笑么?”

        赵无极大笑道:“两位一搭一档,戏真演得不错,只可惜在下既没有屠老儿那么土,也没有海灵子那么蠢。”

        萧十一郎道:“你以为我在骗你?”

        赵无极道:“我只不过还不想被人在胸膛上刺一刀而已。”

        萧十一郎叹了口气,道:“这机会太好了,错过了实在可惜。”

        赵无极笑道:“多谢多谢,阁下的好意,我心领了!”

        萧十一郎道:“你现在若走,一定会后悔的!”

        赵无极笑道:“活着后悔,也比死了的好。”

        这句话未说完,他身形已倒纵而出。

        萧十一郎道:“你若想通了,不妨再回来,我反正是逃不了的。”

        这句话赵无极也不知听见了没有。

        因为话未说完,他已走得踪影不见了。

        赵无极一走,沈璧君整个人就软了下来,嫣然道:“我真没想到赵无极会被你吓走。”

        萧十一郎长长叹息了一声,苦笑着道:“你以为我有把握?”

        沈璧君道:“但我已快急死了,你还是那么沉得住气。”

        萧十一郎叹道:“那也多亏了这场雨。”

        沈璧君道:“这场雨?”

        萧十一郎道:“其实那时我又何尝不是满头冷汗,但赵无极却一定以为那只不过是雨水,我身上的血迹也被雨冲走了。”

        他笑了笑,又接着道:“这场雨一下,每个人都变成了落汤鸡,大家都同样狼狈,否则以赵无极的精明,又怎会看不出毛病来?”

        沈璧君望着他的笑容,面上忽然露出了忧虑之色。

        他虽在笑着,却笑得那么苦涩,那么疲倦。

        萧十一郎自然知道她忧虑的是什么。

        沈璧君终于忍不住道:“厉刚到现在还没有找来,只怕不会来了吧。”

        萧十一郎道:“嗯!只怕是不会来了。”

        两人目光相遇,沈璧君突然握住了他的手。

        她平时不会这么做的,但现在却不同。

        现在也许就是他们相聚的最后一刻了。

        他们嘴里虽还在骗着自己,心里却都很明白。

        厉刚必定会来的,而且很快就会来了。

        就算没有人来,他们也很难再支持下去,厉刚来了,他们哪里还有生路?

        厉刚的心,就像是一把刀!

        沈璧君凝注着萧十一郎,道:“我……我只要你明白一件事。”

        萧十一郎道:“你说。”

        沈璧君咬了咬嘴唇,垂下头,柔声道:“无论怎么样,我都绝没有后悔。”

        萧十一郎没有说话,也没有移动,整个人却似已痴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萧十一郎突然道:“只要你肯,我还是有对付厉刚的法子。”

        雨渐帘纤。

        厉刚摘下了雨笠,用衣袖擦着脸。

        他几乎已找遍了半山,几乎已将绝望。

        就在这时,他发现了沈璧君和萧十一郎。

        萧十一郎仰面倒在那里,海灵子就压在他右边,手里还握着剑,剑已刺入了萧十一郎的胯骨。

        屠啸天倒在左边,一只手扣住萧十一郎的脉门,另一只手还印在他心口的“玄机”穴上。

        这三人想必经过一场恶斗,已同归于尽了。

        再过去几步,才是沈璧君。

        她胸膛还在微微起伏着,显然还没有死。

        她脸色苍白,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帘上,湿透了的衣衫,紧紧裹着她那修长却成熟的胴体。

        厉刚自从第一眼看到她,目光就没有离开,脚步也没有移动,面上却还是连一丝表情也没有。

        沈璧君似已睡着,又似已晕迷,全不知道有人已到了她身旁。

        厉刚岩石般的脸,忽然起了一种极奇异的变化,那双刀一般锐利,冰一般冷的眼睛里,也似有股火焰燃烧了起来。

        他呼吸也渐渐急促,仿佛叹息了一声,喃喃道:“果然不愧是天下无双的美人……”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他已扑在沈璧君身上。

        沈璧君的身子似在颤抖。

        厉刚喘息着,撕开了她的衣襟,眼睛里的火焰燃烧得更炽热……

        突然,这双眼睛死鱼般凸了出来。

        他的人也突然挺直,僵硬,嘴里“嘶嘶”地吐着气——

        一丝鲜血,慢慢地自嘴角沁出。

        一柄刀已插入他心脉旁的肋骨之间。

        沈璧君还是在不停地颤抖着,全身打着冷战。

        她的手紧握着刀柄,厉刚的血就流在她这双春葱般的玉手上。

        她甚至可以感觉出厉刚的身子在逐渐僵硬,逐渐冰冷……

        她用尽全身力气,疯狂地推开了他,站起来,喘息着,牙齿不停地“咯咯”打战,连嘴唇上都再也没有一丝血色。

        然后,她突然弯下腰,呕吐起来。

        上山虽艰苦,但有时下山却更难。

        沈璧君挣扎着,扶着萧十一郎,在山路上踉跄而奔。

        虽然她知道此时外面已不再有人追赶,但她还是用尽全力在奔跑,她只想快跑,走得离厉刚远些。

        她这下才认清了这“见色不乱真君子”的真面目。

        萧十一郎一直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这时候任何话,都可能会令她受到刺激,他绝不能让她再受到任何伤害。

        他只是在心里感激。

        沈璧君若不是为了他,是死也不肯做出这种事来的。

        山路旁,密林中,仿佛有两条人影。

        但他们并没有发觉。

        他们再也想不到连城璧此刻在他们方才经过的密林里。

        连城璧眼看着他们走过,既没有说话,更没有阻拦。甚至连他的脸色看来都还是那么平静。

        站在他身旁的正是赵无极。

        赵无极平时一向自命镇定的功夫不错,此刻却也忍不住了。

        他已知道方才上了当,已忍不住要追过去。

        但连城璧却拉住了他。

        赵无极愕然,试探着问道:“连兄难道不想将嫂夫人劝回来?”

        连城璧慢慢地摇了摇头,淡淡道:“她想回来,迟早总会回来的,若不想回来,劝也没有用。”

        赵无极沉默着,似在猜测着连城璧的用意,过了很久,嘴角才慢慢露出了一丝很奇特的微笑。

        他微笑着,喃喃道:“不错,连夫人迟早总会回来的,萧十一郎反正已活不长了。”

        走过前面的山坡,就是平地。

        萧十一郎用手掩住嘴,轻轻地在咳嗽。

        沈璧君柔声道:“你要不要歇歇再走?”

        萧十一郎摇了摇头,身子突然倒了下去,捂着嘴的手也松开。

        掌心已满是鲜血。

        沈璧君大骇,挣扎着抱起他。

        就在这时,她腹中突然觉得一阵无法形容的绞痛,就仿佛心肝五脏都已绞到一起,连胆汁都已绞了出来。

        她全身突然虚脱,就从这山坡上滚了下去。

        萧十一郎比沈璧君醒来得早。

        他一醒就想到了沈璧君,立刻就开始寻找。

        其实他根本用不着找,因为沈璧君就躺在他身旁。

        但他们躺着的地方,并不是那山坡下的草地,而是一张很柔软,很舒服,还挂着流苏锦帐的大床。

        床上的被褥都是丝的,光滑、崭新,绣着各式各样美丽的花朵,绣得那么精细,那么生动。

        他们身上也换了光滑崭新的丝袍,丝袍上的绣工,也和被褥上的同样精致,同样华美。

        萧十一郎忽然发觉自己到了个奇异的地方。

        这难道是梦?

        屋子里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太离奇古怪的陈设,只不过每样东西都精致到了极点,甚至已精致得有些夸张。

        就连一个插烛的灯台,上面都缀满了晶莹的明珠,七色的宝石,锦帐上的流苏竟是用金丝缕成的。

        但萧十一郎却知道这地方的主人绝不是个暴发户。

        因为每件东西都选得很美,这么多东西摆在一起,也并没有令人觉得拥挤、俗气,看来甚至还很调和。

        暴发户绝不会有这么样的眼光。

        就算这是场梦,也是场奇异而华美的梦。

        只可惜萧十一郎并不是喜欢做梦的人。

        他悄悄溜下床,没有惊动沈璧君——他不愿沈璧君醒来时发现他睡在旁边,他不愿做任何使她觉得难堪的事。

        地上铺着厚而软的波斯毡。

        萧十一郎赤着足,穿过屋子。

        这段路他本来一霎眼就可走过的,现在却走了很多时候,每走一步,他全身的骨骼都似乎要散开。

        但他的伤势无疑已好了很多,否则他根本连一步都走不动。

        他伤势怎会忽然好了这么多?

        是因为睡了一觉?还是因为有人替他治过伤?

        这里的主人是谁?

        为什么要救他?

        问题还有很多,但他并不急着去想。

        因为他知道急也没有用。

        对面有扇门,雕花的门,镶着黄金环。

        门是虚掩着的。

        推开了这扇门,萧十一郎就走入了比梦还离奇的奇境!

        他这一生从未经历过,也永远想象不到的奇境!

        这间屋子比方才那间还大,屋里却只有一张桌子。

        一张桌子几乎就已占据了整个屋子。

        桌上竟也摆着栋屋子,是栋玩偶房屋。

        就连孩子们的梦境中,也不会有如此精美的玩偶房屋。

        整栋房屋都是用真实的木材和砖瓦建筑的,瓦是琉璃瓦,和皇宫所用的完全一样,只不过至少小了十几倍。

        房屋四周,是个很大的花园。

        园中有松竹、花草、小桥、流水、假山、亭阁——花木间甚至还有黄犬白兔,仙鹤驯鹿。

        树是绿的,花是香的,只不过都比真实的小了十倍。

        那些驯鹿白兔虽是木石所塑,但也雕塑得栩栩如生,仿佛只要一招手,它们就会跑到你面前。

        萧十一郎最欣赏的就是九曲桥后的那座八角亭,朱栏绿瓦,石桌上还摆了局残棋,下棋的两个高冠老人似已倦了。

        一个朱衣老人正在流水旁垂钓,半歪着头,半皱着眉,似乎还在思索那局残棋。

        另一个绿袍老者就在他身旁浣足,手里还拿着刚脱下来的双梁福字履,正斜着眼,瞟着那朱衣老人作得意的微笑。

        这一局棋,显然他已有胜算在握。

        两个都是形态逼真,须眉宛然,身上穿的衣履,也是用极华贵的绸缎剪裁成的,而且剪裁得极合身。

        这一切,已足够令人看得眼花缭乱,目眩神迷。

        但比起那栋屋子,这些又全不算什么了。

        屋子前后一共有二十七间。

        有正厅、偏厅、花厅、卧室、客房、仓房,甚至还有厨房。

        从窗户里瞧进去,每间房子里的陈设都可以看得很清楚。

        每间屋里,每样东西,看来竟似全都是真的。

        厅房里摆着紫檀木的雕花椅,椅上铺着织锦缎的垫子。

        墙上挂着字画,中堂是一幅山水,烟雨蒙蒙,情致潇洒,仔细一看,那比蝇足还小的落款,竟是吴道子的手笔。

        萧十一郎最爱的,还是那副对联:

        常未饮酒而醉,

        以不读书为通。

        这是何等意境!何等洒脱!

        厅中有两人枯坐,像是正在等主人接见。

        两个青衣小鬟,正捧着茶掀帘而入。

        就连那两只比钮扣还小的茶盏,都是真瓷的。

        丫环们脸上带着巧笑,仿佛对这两个客人并不太看重,因为她们知道她们的主人对这客人也很轻慢。

        主人还在后面的卧室中拥被高卧。

        床旁边已有四个丫环在等着服侍他起身了,一人手里捧着形式奇古的高冠,一人手里捧着套织金的黄袍,一人手里打着扇。

        还有一人正蹲在地上,刷着靴子。

        主人的年纪并不大,白面无须,容貌仿佛极英俊。

        床后有个身穿纱衣的美女,正在小解,秀眉微颦,弱不胜衣,仿佛昨夜方经雨露,甜蜜中还带着三分羞煞人的疼痛。

        厨房里正在忙碌着,显然正在准备主人的早膳。

        萧十一郎叹了口气,喃喃道:“这人的福气倒真不错。”

        每间屋子里都有人,都是些貌美如花的妙龄少女,有的在抚琴,有的在抄经,有的在绣花,有的在梳妆,也有的还娇慵未起。

        二十七间屋子,只有一间是空的。

        这屋子就在角落上,外面有浓荫覆盖的回廊,里面四壁全是书,案上还燃着一炉龙涎香。

        香炉旁文房四宝俱全,还有幅未完成的图画,画的是挑灯看剑图,笔致萧萧,虽还未完成,气势已自不凡。

        看来此间的主人还是个文武双全的高士。

        萧十一郎已不是孩子了,但面对着这样的玩偶房屋,还是忍不住瞧得痴了,几乎恨不得将身子缩小,也到里面去玩玩。

        听到后面的呻吟声,他才知道沈璧君不知何时也已起来了。

        沈璧君脸色苍白,连一丝血色都没有。

        但她的眼睛,却也正闪动着孩子般的喜悦。

        她倚在门口瞧着这栋玩偶屋宇,也不觉瞧得痴了。

        过了很久很久,她才叹了口气,道:“好美的屋子,若能在里面住几天,一定很好玩。”

        萧十一郎笑道:“只可惜谁也没有那么大的神通,能将我们缩小。”

        沈璧君转过头,凝注着萧十一郎,过了很久,才嫣然一笑,道:“我们都没有死。”

        萧十一郎慢慢地点了点头,凝注着她道:“我们都没有死。”

        这虽然只不过是很普通的一句话,但在他们口中说出来,却不知包含了多少欢悦、多少感激。

        人的欲望,本来是最难满足的。

        但他们仿佛只要能活着,就已别无奢望。

        又过了很久很久,沈璧君才垂下头,道:“是你带我到这里来的?”

        萧十一郎道:“我醒来时,已经在这里了。”

        沈璧君道:“你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萧十一郎道:“我也不知道。”

        沈璧君又转过头去瞧那玩偶屋,道:“我想,这里的主人必定也是位奇人,而且一定很有趣。”

        萧十一郎笑了笑,道:“若非奇人,也做不出这样的奇事。”

        沈璧君道:“但他既然救了我们,为什么又不出来与我们相见呢?”

        萧十一郎还未回答,只听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自门外响起。

        一人娇笑着道:“正因我家主人生怕惊扰了贤伉俪的清梦。”

        “贤伉俪”这三个字听在沈璧君耳里,她连耳根都红了。

        别人居然将他们当作了夫妻。

        她心里只觉乱糟糟的,也不知究竟是什么滋味,想去瞧瞧萧十一郎的表情,又没有这勇气。

        她垂着头,并没有看到说话的人进来,只嗅到一阵淡淡的香气。

        兰花般的香气。

        进来的这人,清雅正如兰花。

        她穿着纯白的丝袍,蛾眉淡扫,不着脂粉,漆黑的头发随随便便挽了个髻,全身上下找不出一块金珠翠玉。

        她的嘴很大,不笑的时候,显得很坚强,甚至有些冷酷,但一笑起来,露出了那白玉般的牙齿,看来就变得那么柔美妩媚。

        她的颧骨很高,却使她的脸平添了几分说不出的魅力。一种可以令大多数男人心迷的魅力。

        这女子并不能算美,但站在这华丽无比的屋子中,却显得那么脱俗,若不是沈璧君在她身旁,所有的光辉几乎要全被她一个人夺去了。

        沈璧君虽没有看她,但她却在看着沈璧君。

        一个美丽的女子遇到另一个更美丽的女子时,总会从头到脚,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一遍的。

        女人看女人,有时比男人还要仔细。

        然后,她才转过头来打量萧十一郎。

        她不是那种时常会害羞的女人,但瞧见萧十一郎那双猫一般的眼睛时,还是不由自主垂下了头,带着三分羞涩,七分甜笑,道:“贱妾素素,是特地来侍候贤伉俪的。”

        又是“贤伉俪”。

        沈璧君头垂得更低,希望萧十一郎能解释。

        但萧十一郎若真的解释了,她也许又会觉得很失望。

        萧十一郎只淡淡道:“不敢当。”

        素素道:“两位若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若有什么话要问,问我就行了。”

        萧十一郎道:“我若问了,你肯说么?”

        素素抿着嘴笑道:“只要是我知道的,知无不言。”

        萧十一郎道:“我们承蒙相救,却连是谁救的都不知道。”

        素素道:“那是我们家公子,乘着雨后去行猎时,无意中发现了两位。”

        她忽又嫣然一笑,道:“我们家公子本不喜欢管闲事的,但见到两位不但郎才女貌,而且情深如海,纵在垂死晕迷时,手还是紧紧握着,舍不得松开……”

        听到这里,沈璧君的脸已似在燃烧。

        幸好萧十一郎将话打断了,道:“却不知你们家的公子尊姓大名?”

        素素笑道:“他姓天,我们做下人的,只敢称他为天公子,怎么敢去问他的名字呢?”

        萧十一郎道:“天,天地的天?”

        素素道:“嗯。”

        萧十一郎道:“有这种姓么?”

        素素笑道:“一个人有名姓,只不过是为了要别人好称呼、好分辨而已,只要你愿意,随便姓什么都无所谓的,是么?”

        萧十一郎不说话了。

        素素笑得更甜,又道:“譬如说,我若问两位贵姓大名,两位也未必肯将真实的姓名告诉我,是么?”

        萧十一郎也笑了,道:“却不知这位天公子是否愿意见我们一面?”

        素素道:“当然愿意,只不过……”

        萧十一郎道:“只不过怎样?”

        素素嫣然道:“只不过现在已是深夜,他已经睡了。”

        萧十一郎这才发觉了两件事。

        屋里根本没有窗子。

        有光是因为壁上嵌着铜灯。

        素素道:“公子知道两位都不是普通人,而且武功一定很高,是以再三吩咐我们,千万不可怠慢了两位。”

        萧十一郎淡淡笑道:“若是武功很高,就不会如此狼狈了。”

        素素徐徐地说道:“你受了四处内伤,两处外伤,外伤虽不致命,但那四处内伤,却仿佛是被‘摔碑手’‘金刚掌’这一类的功夫击伤的,普通人只要挨上一掌,就活不成了,你却还能支持得住,若不是武功极高,就是运气太好了。”

        萧十一郎笑道:“姑娘非但目光如炬,而且也是位高人,否则又怎会知道我是被哪一种掌力所伤?”

        素素巧笑道:“其实我什么都不懂,全都是听别人说的。”

        她似乎在逃避着什么,话未说完,已转身走了出去。

        萧十一郎既没有阻止,也没有追问。

        沈璧君这才偷偷瞟了他一眼,悄声道:“你看这位姑娘怎样?”

        萧十一郎道:“还不难看,也不太笨。”

        沈璧君笑道:“非但不难看,而且美极了,只看她,就可想见她的主人是个怎么样的人物了。”

        萧十一郎沉吟着。

        沈璧君又道:“我看这地方的人好像都有点神秘,却不知他对我们是好意,还是坏意?”

        只听素素娇笑道:“若是坏意,两位只怕已活不到现在了。”

        地毡又软又厚,走在上面,根本一点声音也没有。

        沈璧君不禁又红着脸,垂下了头。

        素素已捧着两盏茶走进来,带着笑道:“据我们家公子说,这茶叶是仙种,不但益气补身,而且喝下去后,还会有种意想不到的好处。”

        她瞟了沈璧君一眼,又笑道:“这本是我们家公子的好意,但两位若不愿接受,也没关系。”

        萧十一郎笑了笑,淡淡道:“我们的性命本为天公子所救,这碗茶里就算下毒,我也一样喝下去。”

        他果然端起茶,一饮而尽。

        素素叹了口气,道:“难怪公子对两位如此看重,就凭这份豪气,已是人所难及的了。”

        她看着沈璧君慢慢地喝下那碗茶。

        她看着萧十一郎先倒下去,沈璧君也跟着倒了下去。

        她笑得仍是那么甜,柔声道:“我方才说过,这碗茶有种意想不到的效力,你们很快就会知道,我并不是骗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