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木叶新任火影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看热闹的大蛇丸

第一百五十一章 看热闹的大蛇丸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我再重复一遍,赤沙之蝎,加入晓组织,助我们一臂之力吧。”

        漫天纸片飞舞当中,再次开口的小南漂浮在半空中,身体上组成的一片片白纸随风摇曳。

        蝎尝试联系人傀儡三代风影依旧无果,接着又看向自己身周多番大战后所剩无几的傀儡,    微微摇了摇头。

        他倒也干脆,单手结印道:“解除!”

        瞬间,伴随着“砰砰砰”的白烟冒起声,在场所有的傀儡全都回收入卷轴。

        完成这一切后,蝎看向小南平静道:“对于输了的我已经别无选择,想带我去哪都行吧。”

        “意外的倒是明事理啊!”没想到蝎这么干脆就认输的小南微微诧异道。

        “永恒的道路才刚刚走了一半,现在的我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就半道而卒啊!”蝎摸了摸自己胸口解释道。

        接着,    又见他看向漫天的纸片,脸上满是感叹道:“另外,我也想见见晓组织的其他成员。或许能像你的术一样,让我感受到至今没有过的艺术灵感。”

        对于致力于永恒艺术之道的蝎而言,在见识到小南独有的纸之忍术后,自身也有了不少灵感。

        在反抗不了的情况下,他倒也不介意加入所谓的晓组织。

        毕竟,晓组织既然有眼前这个女人,想来其他人也不会弱。

        多少也能给他带来新的灵感吧。

        蝎心中带着淡淡期待。

        对此,小南脸上依旧平淡道:“让你有了那样期待,我会有困惑的。但既然你要加入我们,那就这样吧。两位,现在是时候跟随我前往晓组织基地,去面见晓的首领了。”

        “好的!好的!”

        一直在一旁观战的卑留呼闻言连忙迎合道。

        他倒是没想到,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竟然这般轻松地就打败了之前逼得他差点走上绝路的蝎。

        而且这女人还仅仅是那个名为“晓”的组织成员之一。

        如果说他之前还只是虚与委蛇的话,那么现在在真正见识到其实力后,倒是有了那么几分真心。

        之前在木叶营地的一番折腾,想来要不了多久木叶就会查明他身份并展开新的追杀。

        若是巅峰期,    以他的实力自然不用在意后者。

        但刚刚与蝎一战中,自己的合成兽已经全都消耗干净,    实力可谓降到了最低谷。

        这就不得不让他忧心了。

        如今既然这个晓组织看起来很是厉害,那么接下来他倒不如加入其中,如此自己的安全也能得到保障。

        这时,在听到卑留呼发言的蝎冷冷地看了过来。

        如果说对于晓组织的其他成员,他还很是期待的话。

        那么对于眼前这個和自己一道加入的手下败将,他却没有丝毫兴趣。

        ‘之后还是找个机会将这个人兽杂种给制成傀儡吧。’蝎满是杀意想到。

        卑留呼自然察觉到了蝎毫不掩饰的杀意,也在心里冷冷道:‘这次就先容你嚣张,等到我鬼芽罗之术大成后,定要将你这个木头疙瘩拆个干净!’

        两人之间不加掩饰的矛盾,看着眼里的小南只是淡淡地警告了一句“晓组织成员之间不得厮杀”后,便带着二人向着雨之国回返。

        认真说起来,“晓组织成员之间不得厮杀”这一规定并需要太当真。

        毕竟将一群毫无忠诚可言的叛忍们聚集在一起,要想让他们遵守条条框框显然是不真实的。

        就像日后与角都组成一队的同伙不知有多少人都遭到了其黑手,尸体被带入地下黑市内,化作了一捆捆纸币。

        到头来角都不一样没有事。

        对于晓组织的首领佩恩而言,有用的工具才是好的工具。

        死了的,那就一文不值。

        当然,    这一切的前提是不会影响尾兽兵器计划。

        若是因私仇而耽搁公事的话,那么就要承担佩恩的怒火了。

        所以,清楚叛忍性格的小南并未多言,只是明面警告了一番。

        作为叛忍老油条的蝎和卑留呼自然不会太放在心里,在双方冷冷地对视一眼后,便各自心怀鬼胎跟随小南出发。

        很快,之前还激烈无比的战场上便安静了下来。

        只留下那遍地的残破血肉吸引着越来越多的野兽前来进食。

        也就在这时,附近一条看起来很是寻常的长蛇忽的张开了蛇口。

        然后,一条惨白的手臂沾着大量粘液从中一把伸出,再之后是另一只手臂,头颅,整个身躯,最后再到双脚。

        如此诡异中带着恶心的出场方式,自然是整个忍界绝无仅有的大蛇丸了。

        这里是田之国。

        作为在此地扎根数年的大蛇丸自然对境内的情况很是了解。

        在发现有木叶忍者暗中调查田之国时,一向谨慎的他选择了暂避锋芒,倒是没有想到在路途中间看到了这么一出好戏。

        “卑留呼......嘿嘿!没想到当初不甘平庸的同学还活着不说,实力也不同一般。那就是他开发的禁术吗?看起来有些意思啊!”

        大蛇丸来到一具残破的合成兽尸体旁,伸出手指在其血液上沾了沾,然后用长长的舌头舔了舔手指,细细品味起来。

        “不错,但仅仅只是不错罢了。若仅仅是这些,那么老同学你给我带来的新风可不够啊。”

        大蛇丸摇了摇头,接着又看向它处。

        可以看到场上依旧残留着许多砂铁。

        大蛇丸见状,玩味一笑道:“没有想到啊!当初在战场上那么棘手的三代风影竟然被自己村的叛忍给杀了不说,竟然还做成了能够施展血继限界的傀儡。这也算是历史上最悲催的影了吧!赤沙之蝎吗?嘿嘿!”

        “另外,能够将赤沙之蝎打败的那个女人也很不错啊!不过总感觉哪里见过对方似的?”

        蓝发,纸花,还有那张脸......

        大蛇丸摸了摸下巴,沉思起来。

        作为研究灵魂的大师,在记忆这一块大蛇丸若是想的话,还是能轻松回忆起以往的点点滴滴。

        很快,来自于二战期间,他和自来也,纲手大战完山椒鱼半藏,被赐予木叶三忍称号后,回归时的记忆浮现出现。

        “我记起来了,当初自来也特意留下教导的三名雨之国孤儿之一的那个小女孩,不就是刚刚那个女人吗?”大蛇丸兴奋地伸出长长舌头舔了舔嘴唇,用着一贯的嘶哑声音道,“有趣!实在是太有趣了!记得当初我可是准备将这三个孤儿给干掉啊!”

        另外,之后在一次与自来也组队中,他有见到后者收到蛤蟆的情报,说雨之国的三个徒弟已经丧命。

        犹记得当时自来也可是伤心了很久。

        那么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明明情报上说明已死的女孩还活着不说,实力竟然也成长到了让他都不得不正视的地步。

        如此一来的话,另外两人呢,是否也还活着?

        那个晓组织是不是就是他们所建立的?

        招纳这些叛忍高手的目的又何在?

        大蛇丸此刻心中催生出许多疑问。

        并伴随着时间推移,他脸上的跃跃欲试越发隆重。

        刚好现在木叶忍者不知道什么原因在田之国内不断搜寻。

        本来他还打算借助田之国勃勃野心,来为自己的实验争取到更多资金和人员,同时也准备建立起一个明面上的忍者村的。

        现在看来只能是先将这一计划往后拖延了。

        不如趁现在空闲,去探探那个晓组织的根底,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

        大蛇丸略微思考了一番,很快就下了决定。

        只见眼中满是新奇的他身形一闪,随即朝着小南三人的方向迅速跟去。

        ......

        木叶村,火影大楼。

        来自木叶大军遭袭的消息很快就送到了当下职位在木叶村最高的纲手办公室这里。

        作为主人的纲手此时正趴在桌子上睡得正爽。

        听到敲门声响起后,她瞬间一个惊醒,熟练地擦了擦嘴角,然后没好气道:“进来!”

        “纲手大人。”抱着新发来文件的静音立马推门而入道。

        来人不再是鹿久。

        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对方在发现随着自己到来频率越多,纲手脸色越来越发黑的情况下,生怕自己被当做出气筒,住院一月的他及时选择了换人。

        作为纲手身边人的静音,无疑是最为合适的。

        事实证明这确实是不错办法。

        纲手就算脾气再大,也不会无端将火发在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姑娘身上。

        在之后的时间,她也渐渐习惯了这种无事睡觉,有事起身的办公节奏。

        “还没睡多久,怎么又来了一批。”

        纲手打着哈切,脸色不耐地翻看着最上面来自木叶大军的文件。

        很快她就面色一变。

        只因在文件情报上,她看见了一个曾经熟悉无比的人。

        “卑留呼!”

        纲手面色严肃中带着淡淡回忆开口道。

        “卑留呼?纲手大人,此人是谁啊?”之前整理过文件,清楚此人是袭击木叶营地之一,但并不清楚其身份的静音见纲手脱口道出,有些好奇问道。

        “曾经的同学,木叶的叛忍,一个走向极端之人。”纲手微微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本以为这么多年对方都丝毫无消息,应该死在哪次意外了的。没想到这时候却现出了身来。”

        “真是......不知死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