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我从凡间来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城外

第一百三十三章 城外

        天高云白,江水浩浩,广安城西去百余里,有座绿柳庄,村庄因遍植绿柳而得名。

        村东头绿柳林最北侧,有一处江滩,自昨日傍晚,一位披蓑戴笠的老渔翁,驾着一叶扁舟,到得此处,在滩边系舟上岸,披蓑戴笠,寻了一方青石,垂杆而钓。

        这一钓便是一夜,直到次日东方白,一道青色的瘦影出现在老渔翁身侧。

        老渔翁抬手一送,将钓竿掷入江心,哈哈笑道,“许主事真信人也!”话罢,长身而起,朝青色瘦影迎了过来。

        不须说,老渔翁正是丹鼎门齐名,青色瘦影自是许易无疑。

        彼时,齐名正是将此处,作了约定见面的地点。

        “在下向来言出必践!更何况齐长老以赤诚待某,赠某珍贵须弥环,某自当以赤诚相还。”

        许易微笑说道。

        “许主事,一月不见,缘何成了这般模样?”

        齐名这才注意到许易的面容,吃了一惊。

        原来,此刻的许易,形象较之一月前,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月前的许易,青衫磊落,瘦脸坚硬,雄姿英,锐气勃勃。

        而今日的许易,本就不壮的身体,越瘦硬,简直就似一张皮包在一具骨架上,满面倦容,疲惫不堪。

        “近来公务繁忙,有些辛苦。”

        “要不,再押后几日,许主事好生休息一番,调养好了,咱们再行动。”

        齐名有些担心许易的状况。

        许易摆摆手,“无妨,许某从未像现在这般感觉良好!”

        此话绝非虚言,这一个月的非人炼器,许易付出的辛劳极大,不仅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气血也因损失过量,受创不小。

        然在这千锤百炼地卓绝坚持下,他的肉体和精神力,同样受到了巨大的锤炼,其中的好处,难以言喻。

        如果说此前的许易是把出鞘的利剑,剑光动山河,锋锐凌天下。

        那现在的许易就是一枚收敛全部力量和光华的天雷珠,爆炸刹那,气冲霄汉,无坚不破。

        现在的许易除了气血微微有些亏虚,整个人的皮骨,已经磨练到了巅峰。

        看着皮包骨,却是铜皮包铁骨,身上再无一丝多余的血肉,每一滴血肉都蕴含巨大的能量。

        他从未像现在这般信心满满,感觉良好。

        许易坚持,齐名也不强求,“也罢,咱们乘舟顺流而下,舟上宁静,你安心将养,老夫这里有些补气丹,送与你吧。”说着,掏出一个三寸高的红色木瓶扔了过来。

        许易也不客气,接过塞进怀中。

        随即,二人上了小舟。

        为求隐蔽,齐名特意选择了走水路,在舟船的选择上,也是费了心思的。

        特意选择块头小、吃重深的,布置也极是华丽,船舱中设有软榻,茶具,还置了一个红泥小火炉。

        舱底一半辟出来了,设了软卧,以便二人休息,另一半置放大量的熟肉、干粮。

        因是顺流,并不用人操持舟楫,二人俱是锻体巅峰高手,稍稍动脚,便能控制小船的行进方向。

        入得舱来,二人在软榻上隔桌而坐,齐名堂堂炼丹大师,自是茶道高手,特意备了小火炉,专为烹茶,显然爱茶极深。

        果然,许易才喝完一碗澄碧的美人泪,心中陡然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熨帖来,好似前面整月炼器所带来的所有疲乏,也在这一刻,随着一碗茶下肚,排出体外。

        见许易一脸的惬意,齐名心中得意,伸手又替许易满上一杯,“此茶清妙,生于云雾之巅,婆娑一树,宛若美人,清晨方起露水时,采撷最佳,露满茶树,好似美人下泪,故此茶唤作美人泪。最是宁神静心,许主事若是喜欢,不妨多饮,当然,老夫所带之香茗,还有不少,这一路上,许主事的口舌怕是亏待不了。”

        许易笑着谢过,想起称呼上的问题,说道,“你我此行,隐蔽为上,但难保不遇外人,称呼上,毫无避讳,却是不行。”

        齐名很满意许易的谨慎小心,笑着道,“此确为一大问题,既然你我投缘,便以兄弟呼之,老夫痴长几岁,你唤声‘老兄’,老夫托大,叫你一声‘老弟’,不知老弟以为如何。”

        齐名有意拉近二人距离,许易自无二话,笑着应承下来。

        忽的,齐名又丢过一方小盒,“此乃百变盒,内里有些涂抹的药剂,能随意变化皮肤颜色,添加皱纹,增减皮肉之功效。你我光隐去称呼怕是不够,这百变盒倒有大用。”

        许易亦不拒绝,打开小盒,便在手臂上涂擦片刻,弄清楚原理,从须弥环中唤出一把音飞刀,行到船边,将下巴处的一丛乱胡,剃了个干净,又在盒中,沾染一点老黄,以澄清江水为镜,一点点在面上涂匀。

        不多时,一位精瘦的黄脸病汉,便倒映在了江水之中。

        一个月的锻炼,使他体型生了巨大的变化,丰神化作了精悍,再去掉一丛标志性的胡子,染上病容,如此巨大的翻转,只怕便是高君莫站在身前,也难认出他来。

        就在许易整顿妆容的刹那,齐名也化妆完成。

        许易妆病,齐名妆老。

        眼前的齐名较之本来面目,衰老了二十岁不知,面目布满鸡皮,几乎难见本来面目。

        二人相视一眼,尽皆笑出声来。

        笑罢,齐名想起一事道,“不知老弟此番如何出城,有无消息走漏之虞,若是稍有走漏,你我二人今番行动,只怕还得多小心数分。”

        许易是广安城的特殊人物,齐名自然清楚。

        他更清楚,倘使许易出城的消息泄露,在广安城中,又会掀起怎样的轩然大波。

        “我知晓轻重,我乃是混在巡捕司押解大军中,偷出城来,断无第二人知晓,老兄且将心放回肚里。”

        事关身家性命,许易焉敢轻浮。

        “这便好!此行,你我兄弟小心为上,务求全功。”

        说罢,齐名又邀许易回舟中安坐,烹起新茶来。

        煮好茶后,齐名入底舱,捧出熟肉,干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