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时空之头号玩家在线阅读 - 第1221章 背水一战的乱入者

第1221章 背水一战的乱入者

        「差不多。」

        AAA属于佣兵性质的私人军事公司,不会以是否正义来衡量所承接的任务,更不会搞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那一套。

        「夕桐绫乃」坦然承认,道:「虽然星天教会曾提到,希望我们能尽可能营救「莎朗」,但考虑到营救后逃脱的难度,他们也额外给出了「杀死莎朗」的备选方案——无论哪一种,价格都是1000万米元,预付一半。」

        星天教会果然财大气粗,八位数的佣金砸过来都不带眨眼的。

        「我给绪方修打个电话吧,看他有没有时间一起去……」

        罗戒作势去掏手机,「夕桐绫乃」脸色微变,慌忙阻止道:「不要!我们只搞到了一张船票,只能容许一人登船!」

        罗戒也就是试探一下,看「夕桐绫乃」的反应,显然是隐藏了什么东西没有说。

        「绫乃酱,我还是比较喜欢那天你我坦诚相见的模样。」罗戒装作不经意的摆弄着手机,嘴角挂起似有似无的笑意,「你也不希望「绪方修」知道那些照片的存在吧?」

        「夕桐绫乃」的嘴唇咬得发白,深吸一口气,强作镇定道:「我承认我是有些私心的,但船票真的只有一张,无法带上「木更」的「绪方修」,即便是上去也只会是白白送死。」

        见「夕桐绫乃」的神情不是作假,罗戒点点头,收起手机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夕桐绫乃」松了口气,按动控制器,换上了一名其貌不扬的年轻男子的照片。

        「这是天星教会在东亚地区的身份影子之一,其明面上的背景是南棒国某财阀的私生子,你这次便是以他的身份登船。」

        「你觉得我们两个长得很像吗?」罗戒指了指自己的脸,不解道:「你们就不怕我刚登船就被拆穿吗?」

        「这个没问题。」「夕桐绫乃」似乎很有经验,信心满满的保证道:「「魔幻乐园号」的会员多以欧美人为主,看亚洲面孔大多脸盲,而且南棒国更是个特例,因为整容成风,他们对南棒国的会员认证从不看脸,只看虹膜认证——天星教会会搞定这件事。」

        「行,这个任务我接了。」

        罗戒自认为「莎朗」被捉的事跟他没半毛钱关系,完全是这白丝修女自作自受,但那件外骨骼装甲他还是相当心动的,眼下他积分奇缺,就算自己用不上,扔到市场上多少也能让空荡的钱包回回血。

        ……

        两日后,贝隆市码头。

        一辆加长版黑色豪车缓缓停靠在路旁,几名黑西装保镖先一步下车拉开车门,将一名气质不凡的青年男子保护在当中。

        好吧,「气质不凡」四个字是罗戒的自我脑补,不过气质这玩意某种意义上也是靠钱堆出来的,在绝大多数世俗大众的眼中,穷人打个高尔夫看着都像铲粪,有钱人弹个玻璃球都显得气宇轩昂。

        几名婊里婊气的女子搔首弄姿的试图引起罗戒的注意,却被伪装成保镖的AAA战斗员毫不怜香惜玉的强行驱赶。

        一路走向码头旁停靠的庞然大物,曾经在任务资料中看到的各种参数也开始在脑中一一对应。

        这艘「魔幻乐园号」的总长450米,宽70米,甲板层数20层,满载客数9000人,船员人数3000人。全船分为九个区域,其中最高层的核心区,只向单次航程累积消费超五百万米元的VIP客户开放。

        星天教会预付的五百万任务订金,便是为了迈过这道门槛。

        码头上还有许多前来登船的各界名流,他们显然也知道「魔幻乐园号」的规矩,很自觉的留下保镖独自登船,没有发生那种都市中常见的纨绔二代装哔不成反被打脸的恶俗戏码。

        罗戒对这些顶着一

        张张大众脸的所谓名流没什么兴趣,低调的混在人群中一路来到登船梯前。

        「您好,请出示船票。」

        罗戒将一张看似普通的船票随手递给微笑的侍者,主动配合对方用仪器进行虹膜扫描。

        确认身份后,侍者将船票双手奉还。

        「欢迎光临,「朴义生」先生,祝您本次旅途愉快。」

        罗戒接过船票,故作傲慢的点点头,心中对这身份的破名字再次疯狂吐槽。

        在驶入公海范围前,这座游轮看上去与普通的游轮没有任何区别,各种核心玩法都不会开放,能够游玩的只有一些赌场、剧院、水上乐园之类的常规项目。

        在找到自己的房间后,罗戒如所有第一次登船的新人一样,满眼好奇的四处闲逛,一边惊叹于汇聚了全球顶级设计师的种种奇思妙想,一边对照地图暗中记下这艘游轮的地形细节和设备位置,以备危急时逃生之用。

        毕竟在当前的「凡人」前缀下,他可使用不了【沧龙之骸骨吊坠】,一旦落入茫茫大海,就算【亚人】血统能保他不死,反复溺水的感觉可不是那么好受的。

        就在罗戒围着船舷甲板晃了一大圈,正准备去上层看看的时候,视野的余光忽然看到几个人突然出现在甲板的某个无人处。

        耶?

        罗戒刚想转头细看,忽然惊觉到周围往来的游客似乎无人察觉到这些人的存在,立刻意识到应该是有「认知障碍」一类的效果在作祟,当即带上了本用来作为装饰墨镜,装作与路过的金发大凶美女游客搭讪的模样,实则却透过镜片的遮挡暗中观察着这一队来历不明的奇怪人士。

        这明显是一支玩家小队,不过人员组成却非常奇怪。

        其中四人明显是一个固定小组,为首叼着雪茄的平头壮汉看起来像是个资深者,【超感直觉】给出的威胁度大约在三阶顶级,另外的二男一女三名队友约是三阶中级。

        当然,不是说双方真的差着段位,仅仅只是因相性不同对【超感直觉】造成的感知偏差。

        之外的六人似乎是独行或被打散的玩家,也都是三阶水准,但【超感直觉】中的威胁度确在介乎于二阶与三阶之间,几人从出现起就浑身散发着一蹶不振的颓废气息,眼神中透出灰败和绝望。

        罗戒在前世不止一次见到过这样的玩家,他们大多是因主线任务失败,又没有足够的积分缴纳罚金,被系统强制抵扣了主力装备,一时难以承受这样的打击,索性自暴自弃。

        而这样两组截然不同的玩家凑在一起,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遭遇了「惩罚任务」。

        说是惩罚,其实更像是系统与连续主线任务失败的玩家的一个对赌。

        系统会发布一个难度极高,同时奖励也极为丰厚的特殊任务,给这些玩家一个「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的翻盘机会。

        当然,失败惩罚也是极为严酷的,其他的任务失败还能逃回去伺机东山再起,惩罚任务失败的唯一结局就是——强制抹杀。

        至于说这些玩家为什么会乱入到正在进行中的《契约之吻》的世界里,罗戒也搞不懂其中的原理和逻辑,不过在前世确实偶有这种同一世界乱入两支不同任务队伍的情况。

        或许是觉得他一个人霸占这么大个世界玩单机太浪费了?

        就在罗戒正在一边观察一边瞎琢磨的时候,视觉投影中突然跳出了一行系统提示。

        【有其他玩家进入你所在的世界!】

        【和平模式开启,玩家间互相攻击将自动开启生命锁定。】

        那一队惩罚任务的玩家似乎也收到了相同的提示,立刻警觉的打量着四周往来的游客。

        那叼着雪茄的壮汉弹

        了弹烟灰,不以为然道:「系统说得很清楚,我们只是乱入到了其他玩家开启的任务世界,对方未必是和我们在同一艘船上……而且既然开启了和平模式,就说明我们和当前世界玩家的任务不会发生任何冲突,所以你们大可不必那么紧张。」

        听雪茄壮汉分析得极有条理,连罗戒听了都不住暗中点头——除了第一条说错了。

        四人固定队中唯一的一名女玩家此时也开口道:「大家既然是因惩罚任务聚在一起,就争取通力合作度过这次难关……认知障碍的时间有限,大家抓紧时间换衣服吧,顺便做个自我介绍——我是「小良」,刚才说话的是「老烟枪」。」

        「三胖子。」一名瘦高青年礼貌的抬了一下手。

        「大棒子。」一名小正太模样的少年腼腆的挠了挠脸。

        「老烟枪」所带领的四人队所表现出的自信给了其他人一定的鼓舞,联想到这可能是自己的最后一搏,六名玩家强打起精神,互相通报了各自的代号。

        不过在一旁暗中观察的罗戒懒得去记,他早就看出这六人早已失去了斗志,除非「老烟枪」那支小队有本事能四拖六,不然这个世界就必然是这六名玩家最终的埋骨之地。

        相比这一队倒霉蛋的结局,罗戒现在更在意系统给这些人发布的任务究竟是什么。

        虽说双方的任务目标基本不可能发生冲突,但蝴蝶效应这玩意是有名的坑,十人份的变量到最后指不定会跑偏成什么样。

        不过眼下显然不是跟对方摊牌的好时机,初入新幻境的玩家都会有着近乎过度反应的警惕,即便是他主动表达善意,也未必能得到真实的回答,倒不如先观察他们几天,再从他们一系列的行动中印证他们的说辞。

        ……

        按照航行安排,「魔幻乐园号」会在贝隆市与倭岛本土之间巡游两天,而后再驶入公海海域。

        两日来,罗戒一直暗中观察着这十人的行动,发现他们同样也在满船瞎溜达,时不时还会与船上的游客搭个讪,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从这些人搭讪目标的特征共性来看,他们要找的应该是个年轻的金发女子,颜值未知,但胸一定不小。

        总不会他们要找的也是「莎朗」吧?

        罗戒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可能,如同系统给他们的任务也是营救「莎朗」,那就意味着他会被动成为这几人的通关助力,也就彻底失去了惩罚任务的意义。

        算了,这几天观察得也差不多了,是时候对这几人摊牌了。

        wap.

        /29/29190/21156045.html